首页 >> 文学 >> 中北欧文学
“魔鬼的发明”? ——从《浮士德》的纸币主题看人本主义批判
2015年09月07日 09:11 来源:《外国文学评论》2014年第20143期 作者:徐畅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通过对歌德《浮士德》中的纸币主题及近年德国经济界在金融危机问题的讨论中对该主题的援引进行分析,结合系统论社会学的观点,本文试图论证:纸币的出现是社会沟通自发演进的结果,对货币增发和经济增长进行人本主义批判并不能真正有助于防范经济危机。尽管歌德对以纸币为代表的现代世界持批判态度,但他在作品中最终实现的是现代性批判和人本主义理想的和解,这种和解使他超越了人本主义批判的自反式悖论。但与此同时,由于魔鬼在《浮士德》中是以人格化的形象出现的,所以在这场援引《浮士德》的危机表述中,现代货币经济体系所具有的“魔鬼性”在很大程度上被阐释为一种“人性”错误并因此成为人本主义批判的对象,具体则表现为货币批判、进步批判和增长批判等形式。

关键词:纸币;浮士德;货币;批判;魔鬼;人本主义;梅菲;宾斯万格;区分;上帝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通过对歌德《浮士德》中的纸币主题及近年德国经济界在金融危机问题的讨论中对该主题的援引进行分析,结合系统论社会学的观点,本文试图论证:纸币的出现是社会沟通自发演进的结果,对货币增发和经济增长进行人本主义批判并不能真正有助于防范经济危机。不仅如此,人本主义批判本身也是一种人本主义意义上的努力和尝试,因此它自身也是它所批判的进步强迫症的组成部分。尽管歌德对以纸币为代表的现代世界持批判态度,但他在作品中最终实现的是现代性批判和人本主义理想的和解,这种和解使他超越了人本主义批判的自反式悖论。

  关 键 词:《浮士德》/纸币/系统论/人本主义/批判  

  作者简介:徐畅(1973- ),女,北京大学文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研究领域主要是近现代德语文学,近期发表的论文有《以文学为业——罗伯特·穆齐尔的诗人图》(载《跨文化的文学理论研究》第3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各国经济界就现代货币金融体系存在的问题展开了一场持续至今的大规模反思和讨论。在德国,这场讨论因与一部文学作品挂钩而在话语品质上呈现出一种独有的跨领域特点,这部作品就是歌德的《浮士德》。在网络和纸媒中,不断有文章和报道援引《浮士德》中魔鬼梅菲斯特发明纸币的情节,称纸币是一项“不详的实验”①,欧元危机是德国“与魔鬼订约”②的结果。在这些耸人听闻的标题之下,《浮士德》中皇帝对梅菲斯特所说的一句话被一次又一次地引用:“现在缺钱,那就去弄出钱来!”③2012年9月18日,德国金融史研究所在法兰克福德意志联邦银行总部举办了一场研讨会,将这场有关援引《浮士德》的经济和金融问题的讨论推向一个高潮。这场研讨会名为:“纸币—国家财政—通货膨胀:歌德触及货币政策的核心问题了吗?”德意志联邦银行行长延斯·魏德曼、德意志银行行长约瑟夫·阿克曼的博士导师、瑞士经济学家汉斯·克里斯托弗·宾斯万格等许多金融界重要人物参加了这次会议。④

  一部近两百年前创作的文学作品为何如此受到当代经济界的重视?莫非它包含某种迄今为止未被现代经济学所发现的独特认识?或是它早在两个世纪之前就已经预见到21世纪的金融危机甚至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通过对《浮士德》中的“纸币”情节及经济界对该情节的援引和阐发进行梳理,本文认为,这场文学和经济话语的联姻事件本质上是经济理性之危机感的一种表征,歌德的《浮士德》之所以备受青睐,根本原因在于它将纸币体系的出现赋形为“魔鬼的发明”,这一公式为资本主义货币经济日益明显的系统自生成、自运行特征提供了一个简明的表达方式。

  尽管在比《浮士德》早半个世纪的《国富论》中,“看不见的手”的隐喻已经表明经济系统具有某种不能为人的理性所洞悉和掌握的隐秘运行机制,但是这个隐秘机制所营造的更多的是一种安全的氛围,它让人相信市场有能力进行自我调节并保持良好运行;与此相反,当歌德将纸币的出现描绘成“魔鬼的发明”时,它所喻指的那种看不见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运行机制却充满了不可预知的黑暗和不可掌控的危险。但与此同时,由于魔鬼在《浮士德》中是以人格化的形象出现的,所以在这场援引《浮士德》的危机表述中,现代货币经济体系所具有的“魔鬼性”在很大程度上被阐释为一种“人性”错误并因此成为人本主义批判的对象,具体则表现为货币批判、进步批判和增长批判等形式。然而,这样一种以规范性批判为形式的改善欲望是否真能达到它所期望的良好效果呢?无论是从经济学还是从社会学角度看,这都很成问题。

  纸币出现在《浮士德》第二部第一幕的“御花园”一场。在这里,宰相宣读了一段文字:“本票值一千克朗,其可靠保证为帝国所藏之无数财宝。一俟金银富矿有所开掘,本票即可兑现不误。特此晓谕,一体知照!”(《浮》:234)由于有皇帝的亲笔签名,印有此段文字的这张纸就成为了纸币。这张刚刚诞生的纸币已经符合了我们后来所熟知的纸币的几个最基本的规范:首先,它由国家权力机构发行,皇帝的签名确保其法定效力;其次,它有一个固定的票面价值,但这个价值并不是其材料自身的价值,其材料本身几乎没有任何价值;第三,它以物质形态的财富作为担保,因此是一种信用凭证。

  由于《浮士德》中的纸币是化身为宫廷弄臣的魔鬼梅菲斯特创造的,因此它的出现实际上就被赋形为一项字面意义上的“魔鬼的发明”。一般来说,魔鬼总是被视为恶的象征,但在这里所呈现的纸币本身的形态中,我们很难看出纸币之恶,只有联系作品对纸币制造的具体动机、过程和结果的描写,纸币才呈现为一种恶之产物。

  在第一幕的“金殿”一场中,宰相、陆军大臣、财政大臣和内务大臣向皇帝所作的汇报呈现了整个国家的一幅可怕的乱世景象:“全国像发烧一样骚动,一桩一桩的祸事层出不穷”,人民道德败坏,“大家都在互相残杀,对政府命令充耳不闻”(《浮》:184-185),而种种乱象中最令大臣们担忧的是国库虚空,整个国家“寅吃卯粮”,背负着沉重的财政赤字,连雇佣军的军饷都开不出来(《浮》:187)。化身为弄臣的梅菲斯特将这一切都解释为“缺钱”:“如今哪里没有匮乏存在?所缺者不同,这里缺的是钱。”而皇帝也同意他的判断,说:“现在缺钱,那就去弄出钱来!”(《浮》:188-189)正是基于这段对话,才有了梅菲斯特后来造纸币的情节。简言之,纸币之所以在这个国家产生,是因为这个国家正处于极度缺钱的财政和债务危机之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