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英美文学
福克纳小说的生态批判意蕴
2017年05月12日 09:0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睿姝 字号

内容摘要: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是194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一生写有19部长篇小说和70余部中短篇小说,其作品视角丰富,表现手法多变。

关键词:福克纳;小说;生态;批判;作品

作者简介:

  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是194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一生写有19部长篇小说和70余部中短篇小说,其作品视角丰富,表现手法多变。福克纳的作品不仅有对美国南方历史的描写,对种族主义的谴责,对南方社会和传统文化的批判,也有从生态批判的角度描写了人对自然的疯狂攫取和人的异化。在他的作品中,工业文明迅速地蚕食自然和人类社会,人对物质和自然的占有欲望越来越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漠,整个社会不可避免地陷入严重的精神和生存危机。他呼吁人们善待自然、尊重自然,同自然实现和解,为人类走出精神困境提供了深刻的启示。

  人与自然的矛盾

  福克纳的小说不仅描写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还探索了人与自然的矛盾,描绘了资本主义工商文明对大自然的破坏,即人与自然关系的失衡。他的作品揭示人类对自然进行粗暴的干涉,无度的利用和榨取,践踏它们的主体性、独立性,表现出鲜明的生态意识和生态批判思想。

  在福克纳笔下,没有人类干涉状态下的自然界,一切都是美好而安静的。“叶子、枝丫与微粒,空气、阳光、雨露与黑夜,橡实、橡树、叶子再又是橡树,天黑天亮天黑再天亮,周而复始”(福克纳《熊》,李文俊译)。但19世纪以来,伴随着南北战争和工业化的进程,人造环境渐渐蚕食并取代了自然荒野。人们认为土地和自然资源是人类的私有财产,可以无度地开采和利用。人类文明破坏了整个生态系统,包括对动物进行残酷的戕害。在小说《熊》中,“老班”的尸体上呈现的不仅是最后这次猎杀造成的伤痕,还包括许久前“断了脚趾的脚”。陈年旧伤变成了“皮底下的小硬块,那是历来打在它身上的子弹,一共52颗,包括大铅弹、步枪子弹和散弹”。大熊离世的时候表情痛苦而充满仇恨,“眼睛是睁着的,嘴唇怒咧着”。

  铁路的修建和火车的出现使伐木厂、机器迅速蚕食自然资源。福克纳在多部小说中都描写了铁路进驻森林的景象——铁路修进了大森林,成片的树木装在运送木材的火车中被运走,大森林在迅速消失,荒野在消逝。在福克纳笔下,火车就像不祥之物,入侵人们平静和谐的生活,预报着人类的噩耗。在《八月之光》中火车被比喻为女巫,在《熊》中火车被比喻成在《圣经》中代表着诱惑人类犯错的蛇。火车(女巫、蛇)将人类引向新的罪恶,象征着现代物质文明进步的火车打破了荒野本来的面目——森林和土地被机器践踏、蹂躏之后变得贫瘠、荒凉。工业文明破坏了自然原有的宁静与美丽,把自然变成人类利用和榨取的对象,人与自然处于对立之中,完全失去了平衡。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