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原创之声
初唐文学里的倡廉丰碑
2019年06月20日 15: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喻善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高蹈文章一代雄,幽州台古汉家风。悠悠涕泪知无尽,诗在人天万岁中。”[1]这是当代著名红学专家周汝昌游览蜀中金华山陈子昂读书台时写下的诗句。此诗表达了钦佩陈子昂在唐代诗文革新中的“高蹈”之举,感慨其千古绝唱《登幽州台歌》至今悠悠无尽,也点出了这位初唐诗杰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诗在人天万岁中”,评价如此之高!莫非陈子昂除壮开唐风、冠带千古之外,“人天万岁中”还有别样风采?于是,激发了笔者再次品读初唐文学史与陈子昂诗文集的兴趣,果然有了新的发现。

  陈子昂,字伯玉,初唐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人。24岁举进士。上《谏灵驾入京书》,武则天奇其才,赞子昂“地籍英灵,文称暐晔[wěi yè](暐晔:光彩夺目,文辞瑰丽)”[2],拜麟台正字,后擢为右拾遗(谏官),后世称陈拾遗。与差不多同时代的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比,陈子昂风骨特立,反对齐梁浮艳诗风态度更坚决,在理论和创作实践上都表现出鲜明的创造革新精神。其诗文风骨峥嵘,古朴雄健,寓意深远。内容多源于实际生活,或讽刺现实,感慨时事;或感怀身世,抒发政治抱负;或抨击边塞与内政之弊,见识卓尔不凡。尤其值得惊愕与称道的是,在思想内容的表达上,别说与媚上的龙朔诗人比,或与颂上的崔融、李峤、苏味道、杜审言之“文章四友”比,即使与积极向上的贞观诗人比,陈子昂之作也有一个独特而鲜明的亮点,即表达反腐倡廉意识相当强烈。其作中刺贪刺虐的讽谕力度、“公廉”二字出现的频率,也远非主张兼济天下的“初唐四杰”可比,不愧为初唐文学里倡廉的丰碑!即陈子昂在躬亲自廉、为官干净的同时,还在以铭倡廉、以诗倡廉,以文倡廉方面,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以廉入铭,以铭倡廉

  陈子昂一生轻财好施,慷慨任侠;为官忧国忧民,直谏敢言;壮志未酬,却为民自励,为国而图强。他志洁行廉,清心直道,关心民瘼,体恤民疾,为民请命,既是清官,又是诤臣。那么,陈子昂廉洁奉公的自律自觉、自省慎独来自哪里呢?立身处事的规范来自哪里呢?无疑来自能控制欲望且能约束自己言行的《座右铭》:“事父尽孝敬,事君端忠贞。兄弟敦和睦,朋友笃信诚。从官重公慎,立身贵廉明。待士慕谦让,莅民尚宽平。理讼惟正直,察狱必审情……言行既无择,存殁自扬名”[3],其中有“从官重公慎,立身贵廉明”,即是说,从吏当官要特别注重行事公平公正,慎重用权,要为国家与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着想;立身做人最可贵的是保持廉洁并光明磊落。这句话说明了为官之“重”和立身之“贵”,“公慎”与“廉明”互为因果,相辅相成,浅显易懂,发人深省,是陈子昂为官为人的内心坚守与行为准则。这种以廉入铭,以铭倡廉,从自身做起,内化于心,严于律己,外显于行,才是尽孝尽忠最靠谱的生命表达。为官奉公,立身廉明,不会遗臭于当下与后世,不会让祖宗与父母蒙羞,不会玷污明主贤君的颜面,是最能经受时间检验的尽孝尽忠的根本之道,也是“莅民”“理讼”“察狱”时做到“宽平”“正直”“审情”的品行保证,是“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逻辑起点与客观要求。若将此铭参照初唐文学名家生平与行迹而论,陈子昂在秉廉而行方面的确是罕见的。而今,“从官重公慎,立身贵廉明”被我国各地的廉政文化宣传作为“官箴之言”首选加以倡导,能启迪我们的党员干部践廉效廉,慎始慎终慎微;能督促我们的党员干部,正气充溢,勤政为民,或公忠体国,或公平公正执政执法,或洁身自好而直道前行!

  融廉于诗,以诗倡廉

  委婉融廉于诗,为民自励,洗心自洁。《送魏兵曹使嶲州得登字》“阳山淫雾雨,之子慎攀登。羌笮多珍宝,人言有爱憎。思酬明主惠,当尽使臣能。勿以王阳叹,邛道畏崚嶒。”[4]魏兵曹是朝廷派往蜀中嶲州(嶲州,即现在的四川西昌)的使臣,陈子昂告知“嶲州”那个地方有“阳山”,阳山多雾多雨,山高坡陡,山路崎岖滑溜,要“慎”,即要小心攀登。然后顺势托出比“攀登”更要紧的事,就是出使的那个地方,虽是偏远之地,但当地的少数民族,即羌族、笮族手里的珍宝多,然后旁敲侧击一下,“人言有爱憎”,面对珍宝,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从而委婉融廉,意寓言中,要警惕啊,廉洁奉公很重要,千万不要贪赃枉法啊!陈子昂在《感遇三十一》中说,“朅来豪游子,势利祸之门……箕山有高节,湘水有清源。唯应白鸥鸟,可为洗心言”[5]。这是在提醒、规劝那些奢侈游宴之徒,不要成天吃喝玩乐,不要追逐势利,势利是招祸之门啊!要像许由那样淡泊,屈原那样高洁,也要像鸥鸟那样忘机,洗心自洁啊!

  间接融廉于讽,托古讽今,刺贪刺虐。《感遇十二》“瑶台倾巧笑,玉杯殒双蛾”[6];《感遇二十七》“岂兹越乡感,忆昔楚襄王。朝云无处所,荆国亦沦亡”[7];《感遇二十八》“昔日章华宴,荆王乐荒淫”[8];《感遇二十六》“荒哉穆天子,好与白云期……日耽瑶台乐,岂伤桃李时。”[9]陈子昂借殷纣王、楚襄王、穆天子挥霍民脂民膏、奢华无度来讽谕当时最高统治集团的大贪大欲,既讽谕唐高宗李治专宠武氏,荒于国事;也托讽武三思等亲王权贵的骄奢淫逸、纵情享乐。《感遇十九》“圣人不利己,忧济在元元。黄屋非尧意,瑶台安可论!吾闻西方化,清静道弥敦。奈何穷金玉,雕刻以为尊。云构山林尽,瑶图珠翠烦。鬼工尚未可,人力安能存?夸愚适增累,矜智道愈昏。”[10]陈子昂从公济天下的初心出发,托出“尧”的“不利己、忧元元(百姓)”之圣人情怀,说节俭的尧乘坐豪华的车子并非他的本意。借此对比殷纣王用玉石建造瑶台的豪奢,又用殷纣王的豪奢来类比出武则天的佞佛靡财,从而讽谕武则天下诏在各州兴建庙宇并雕刻精美的佛像,“采木江岭,日役万人,府库为耗竭”[11]。如此融廉于讽,借古讽今,可谓用心良苦,尤其出现在武则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政治高压时期,充分显示了诗骨峥嵘的力度,也充分展示了风骨铮铮的谏官风采!

作者简介

姓名:喻善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