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原创之声
新世纪拉丁美洲小说概览
2016年12月28日 15: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朱景冬 字号

内容摘要:作品在表现人物的感受、再现人物的记忆和运用嘲讽的语调方面,与作者的前一部小说《诗人的婚礼》十分相似,(那部小说讲述的是亚德里亚海岸居民逃离战火移居智利的情景和科佩塔两兄弟的命运:一个途中投海,一个到达智利)。小说故事采用了多声部的叙述形式,是一部复调小说:第一部分的开头是一篇由达里奥署名的关于陪伴萨尔瓦多大公的古怪随从的报道,文中第一次提供了有关卡斯特利翁的消息,虽然只是一笔带过,却在很大程度上确定了小说的整体划一。这种由多个各自独立的声音构成的多声部小说,体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的基本特征和巴赫金复调小说的理论,它不同于传统小说那种作者的意识统治一切的模式,是一种全新的小说类型。

关键词:小说;卡洛斯;智利;文学;人物;女孩;出版;纳塔利娅;政治;故事

作者简介:

  进入新世纪以来,国人对拉美文学远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么热了。无论译作还是评论,都廖若晨星,基本上陷入了沉寂。这一切给人的印象似乎是,拉美文学是不是走入了低谷,不景气了呢?根据笔者这些年来对拉美文学的跟踪和研究,觉得今日之拉美文学虽不像上世纪文学“爆炸”的六七十年代那么火爆,但也并非一片萧条,在一定程度上讲,它倒是充满了生机,因为无论老一代作家还是中青年作家,都在努力写作,不断推出新作品,使文坛呈现一派新气象。

  20世纪60年代的文学“爆炸”早已偃旗息鼓,它的代表作家大部分已经仙逝(如加西亚·马尔克斯、胡利奥·科塔萨尔、卡洛斯?富恩特斯、何塞·多诺索和加夫列拉·因方特),但健在者仍殚精竭虑,坚持笔耕。已逝者生前在新世纪也有所作为,比如加西亚·马尔克斯(1928—2004),继出版长篇回忆录《沧桑历尽话人生》后,2004年又将中篇小说《回忆我不幸的妓女》呈献给读者。小说初版印数多达百万余册,随后被译成二三十种外国文字。故事背景是加勒比地区的重镇巴兰基利亚。作品以第一人称自述形式写成,主人公是一位耄耋之年的新闻工作者,为了庆祝其90岁生日,他决定找一个14岁的童贞少女伴他过夜。为此,他去求助他多年前光顾过的妓院的老鸨罗莎。老鸨果然为他物色到了一位少女,于是他躺在赤裸的女孩旁,仔细地观赏她,抚摸她,如梦如幻,却没有其他欲望,因为他太老了。就这样,他和女孩的关系持续了一年。小说将现实和回忆结合在一起,描述了主人公劳碌和纸醉金迷的一生,及其年迈后的生活、爱情、忧虑、忌妒、喜悦和荣誉观,细致地刻画了这个老翁的行为举止和心理活动。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这部作品和他的其他作品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仅仅表现一位垂暮老人一生的方方面面。

  但墨西哥作家卡洛斯·富恩特斯(1928-2012)的《鹰之椅》(2003)却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小说写的是2020年的墨西哥:和新千年开始时一样,社会动荡不安,腐败现象仍然存在。作品以书信体写成,通过一系列政界要人间的信件往来展开情节。主要人物都是政客,其中有为人善良却丧失意志力的洛伦索·特兰总统,有他的内阁总理、阴谋家塔西托·德拉·卡纳尔,有他的政府秘书、会算计的贝纳尔·埃雷拉,有严厉的国防部长、保守着可怕的秘密的范·贝特拉夫,有杀人成性、天下无敌的警察局长西塞罗·阿鲁萨,有报复心重的前总统塞萨尔·莱翁和操纵政治、掌控一切、极其性感的女强人玛丽亚·罗莎里奥·加尔万。政客,自然以政治为本,善于玩弄权术和投机。正如加尔万所说:“对我而言,包括性在内,一切都是政治”,活着就是为了一个目标:“以政治为食,以政治为梦想,政治是我的本性和事业”。小说的主要内容几乎都是关于议会、政党、政权交替、总统的生活和政客间的勾心斗角的描述。那时的墨西哥对美国极其依赖,国内存在着官员明目张胆的腐败,工人罢工,学生游行,暴力肆虐,农民遭屠杀。其实,这正是当今墨西哥现实的写照。批评家们认为,富恩特斯写这样一部小说,目的并不是让墨西哥人对未来失去信心,而是为了促使那些掌握着改变国家历史进程的权利的人进行思考并采取必要的措施,使国家变得越来越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