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学术资讯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子课题“日本古代文艺理论重要范畴、话语体系研究与资料整理”研讨会举行
2020年07月13日 17: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华夏 曾江 寇淑婷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华夏 曾江 通讯员 寇淑婷 李甡)近日,四川大学教授曹顺庆领衔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东方古代文艺理论重要范畴、话语体系研究与资料整理”(19ZDA289)的子课题“日本古代文艺理论重要范畴、话语体系研究与资料整理”研讨会以网络会议的方式举行。研讨会由日本古代文论子课题负责人、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副研究员寇淑婷主持。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欧洲科学与艺术院院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四川大学文科杰出教授曹顺庆在开幕致辞中重申了东方古代文艺理论重要范畴、话语体系研究的重大意义,指出这一重大项目与1990年他所提出的中国文论“失语症”问题以及中国文论话语重建问题一脉相承,而将中国文论的问题扩大至整个东方文论则具有更加重大的意义。曹顺庆强调,东方古代文论自成体系,和西方文论相比更胜一筹,今天,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视野下重新审视人类不同文明,通过对东方古代文论的研究,总结东方古代文艺理论的独特特征,梳理东方古代文艺理论的重要范畴,重建“东方”,构建起真正全球视野下的东方文论话语体系,对于促进东西文明互鉴,“夯实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具有重大意义。然而,曹顺庆也敏锐地观察到,目前,中国学界对东方古代文论的资料整理还不充分,对其重要范畴和话语体系的认识还有待加深,因此该重大项目的学术意义是开拓性的,当然这也就决定了该项目的难度,曹顺庆希望通过此次会议,能够将日本文论子课题研究的问题更加细化、更加完善,并能够促进各子课题之间的互相联系,协同推进课题进展,把重大项目的具体工作落到实处。

  子课题负责人寇淑婷以《中国学者对日本古代文论特别是其范畴和话语体系的译介与研究——兼谈日本古代文论子课题进展》为题,向首席专家曹顺庆及与会的各位专家学者就课题进展做了学术报告。寇淑婷梳理了中国学者在日本古代文论研究方面的三大成就,即对日本古代文论的译介、对日本古代文论史的研究和对日本古代文论及其范畴、话语的研究。同时,寇淑婷也对子课题的进展进行了汇报,指出本子课题汇聚了中国学界在日本古代文论研究领域卓有成就的权威专家和学者,课题组有信心、也有能力胜任该课题并顺利完成。

  在专家讲座环节,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日语语言文化学院暨亚非语言文化学院院长陈多友教授做了题为《日本<文心雕龙>研究史概略》的大会报告。陈多友指出,《文心雕龙》在日本的传播是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有力证明,其在日本具有千年接受史,百年传播史。《文心雕龙》在日本近现代的研究概况,主要分为三类:一是校勘、版本研究;二是翻译;三是对《文心雕龙》文本自身的研究,包括文学思想、文艺理论、表现手法等。陈多友还对《文心雕龙》在日本的传播进行了阶段划分,指出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是日本龙学的萌芽与兴起阶段,《文心雕龙》研究多现于日本学者的中国文学史类著作,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是铃木虎雄,他的研究贵古本而不盲从,多采用实证学方法进行研究;20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是日本龙学的发展和繁荣阶段,经过青木正儿和近藤春雄等学者的铺垫,日本龙学在校勘考证、翻译、评论三个主要方面迎来鼎盛时期。1980年之后,日本龙学进入持续与发展时期,尤其是21世纪以来,日本龙学出现了一些新气象,表现为经典著作的国内外再版、中日比较研究的出现和中国龙学论著的日译。

  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王升远在学术报告《“战败体验”意味着什么?》中,从“鱼缸”文学史和“江湖”文学史两种类型出发,重新审视日本的“日本性”和民族身份认同。在谈论“‘战败体验’意味着什么?”这一问题时,王升远认为应该具有“跨战争”的文学史视野,所谓的“战争终结”只是表象,因为只记住“败”却忘记“痛”是非常危险的。只有感知到侵略战争给个体生命带来的残酷历史,才能看得清当下的方向和未来的进路。谈到对抗失忆的宏大叙事时,王升远认为,需要把沉默的、单数的巨大整体还原为复数的、鲜活的个体生命。作为世界公民的一员,唯有超越时空的阻隔,带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记忆,继承前人的苦难,共享他人的痛苦,才能在以战争和革命为主要特征的20世纪当中,获得有效的历史经验,并以此为思想资源,理解当下问题,开启未来的进路,这是战败体验的文学史和思想史意义。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四川大学教授金惠敏的讲座题目为《从关键词到话语体系建构》。金惠敏从四个方面讨论了“关键词”的含义,一是语词的工具论或认识论;二是语词的本体论和现象学;三是语词的政治学和社会学;四是对经验和世界的反向建构。金惠敏认为,研究关键词的目的在于更好地理解我们人类自身的存在,我们作为核心概念或关键词的存在,并提升我们自我变革的自觉性和能动性,最终达到改变世界的目的。金惠敏谈到,研究话语的意义不仅在于政治方面,还在于话语构造了世界。话语指向了文化最深邃的方面,话语将文化最晦涩、幽暗的方面带出、展现,而且话语是构造生活的条件。研究日本的文论话语,就是把日本带给中国、带给世界,在这种展现之中,日本文论也参与了当代世界文化的建构。

作者简介

姓名:华夏 曾江 寇淑婷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