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学术资讯
冬季杜甫读书会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举行
2019年12月10日 15: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舒艺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冬季杜甫读书会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举行 通讯员/供图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通讯员 张舒艺 李雁琳 记者 华夏 曾江)12月5日,《杜甫研究学刊》编辑部、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西华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联合举办的冬季杜甫读书会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藏经楼举行。来自四川大学、西南民族大学、西华大学等高校师生及学刊编辑四十余人参与讨论,其中就杜甫《送高三十五书记》《寄高三十五书记》《奉留赠集贤院崔于二学士》《贫交行》《狂夫》等具体诗篇,从解体、解题、注释等多方面进行了深入解读。

  四川大学张少助对《送高三十五书记》一诗进行基本疏通。首先,他通过对《旧唐书·哥舒翰传》和杜甫行迹的分析,将仇注的此诗系年进一步确定为天宝十二载夏高适再次随哥舒翰出征时所作。其次,张少助分析了杜诗对开元、天宝边事的反映和其情感的复杂性。他指出杜甫的交游群体,如严武、高适、岑参等,对其人生选择产生的影响;以及阐述了开天边事本身的特殊性与复杂性,并且援引吕思勉《隋唐五代史·开天边事》一文,指明战事原因并非只是历代所指刺的李林甫、杨国忠与玄宗之故。最后,张少助结合《通鉴》的记载,对玄宗用兵吐蕃的意义进行讨论,反思了杜甫在《前出塞》等诗中对这一系列战争的评价,认为杜甫对开天边事的认识是日益深入的。

  西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王燕飞从文献学的角度,对张少助报告中的校勘记提出了细节意见,并指出关于此诗的系年还可结合孙钦善《高适集校注》中的观点。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左志南针对“崆峒小麦熟,且愿休王师”与“男儿功名遂,亦在老大时”等诗句,从《杜诗镜铨》阐发开去,认为或有出于私人角度、老友调侃之意。西南民族大学王猛老师认为,在对边事的理解上可援引更多材料证明石堡城的特殊性,并对国家强盛及其对文士与武士所产生的不同影响提出进一步思考。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孙尚勇建议关注宋本《杜工部集》将本诗编在第一卷第二首的原因。并且对于张少助对“惊风吹鸿鹄,不得相追随”一句的翻译,孙尚勇指出杜甫或意在指两人之聚散而非追随之意。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杜甫研究学刊》编辑部贾兵提出注诗应注意解决诗中的疑难问题,没必要注出所有诗句,要注意详略得当。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杜甫研究学刊》编辑部卞超建议从词汇训释的角度正确分析诗句。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杜甫研究学刊》编辑部彭燕强调了编年问题的重要性。

  西南民族大学邓森文对《寄高三十五书记》作了进一步的考辨,分析了杜甫献赋求仕期间心态的复杂性和变化。接下来,邓森文又详细辨析了《送高三十五书记》一诗中杜甫的情感取向,认为其大抵可概括为与高适的深厚情谊、对高适的关心与告诫、对高适仕途的艳羡以及对开边之举的责问,此外,邓森文对杜甫待制集贤院的具体情况,如李、杜待制情形的区别、杜甫待制与由他官兼任的文学待诏的不同、其待制的时间与地点等进行了细致的考察。

会议现场 通讯员/供图

  四川大学李成凯分别从解体、解题、注释等方面分析了《奉留赠集贤院崔于二学士》《贫交行》二诗。此外,他还以杜甫长安时期所作的、以干谒交游为主题的排律为主,对杜甫的赠答诗作了分析,其中重点比较了《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和《奉留赠集贤院崔于二学士》两首诗的结构。

  孙尚勇认为,李成凯对于《贫交行》首句“翻手作云覆手雨”及颔句“纷纷轻薄何须数”中“轻薄”一词的解释值得商榷。他指出,“轻薄”不应当指“轻视之人”,并且“贫时交”一语或有实指,可以作进一步的考察,从而推测此诗所讽刺的对象。

  西南民族大学张嘉睿和大家分享了她对杜甫《狂夫》一诗的理解。她结合《杜诗详注》《杜臆》和杜甫在蜀期间的经历综合分析,认为《狂夫》“厚禄故人书断绝”一句中的“故人”最有可能是诗人高适。并且张嘉睿通过梳理解读杜甫入蜀之前与高适的诗歌往来,就二人“音书断绝”的原因也给出了自己的思考。她指出,天宝十一载杜甫作《送高三十五书记》就表达了对即将前往边塞投奔哥舒翰幕府的高适的送别之情,在这之后,杜甫还为哥舒翰写过投赠诗,但此事并无下文。后来,杜甫也有陆续写诗寄赠给高适,均未得到回应。杜甫入蜀之后,时任彭州刺史高适虽有诗寄赠,但并未邀请杜甫前往投靠。杜甫在诗中也暗含了对高适的一丝不满。但张嘉睿结合史书记载和高适诗歌,认为高适并非故意冷落杜甫,而是由于自身经济实力的不足、安史之乱爆发后动荡的时局以及公务的繁忙才使得他没能保持与杜甫的密切联系。但所谓“厚禄故人书断绝”的心情并不意味着二人交情的减弱,而只是历史中的一个小插曲。

  同样针对《狂夫》一诗,西南民族大学曹阳则通过对文本细读的方法和对前人研究的辨析认为,《狂夫》中轻狂、疏放的“狂夫”形象背后实则包含了理想与现实激烈冲突后产生的愤懑不平的悲恸,不应单纯以“狂放”来解读此诗。曹阳指出,在首联“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一句中,杜甫借三国诸葛亮于万里桥送费祎使吴一典,表达出感慨沧桑之感,诗句中草堂的渺小和万里桥的情思深远虚实相衬,颇有自嘲之味。而颔联“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中对优美景色、旷达心境的描写又有举重若轻的妙用。接下来的颈联“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则可视为杜甫对贫贱富贵、世事无常的感慨,在时空流转之下更显处境凄凉。而尾联“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中的“自笑”更有苦笑、自嘲之意,看似狂放自在,实则是故作潇洒,饱含辛酸,因此《狂夫》一诗中“狂夫”的形象更有可能是杜甫有意为之。

  此次冬季杜甫读书会围绕杜诗文本,结合文本细读、文史互证等方法进行研究和讨论,学术水平较高,现场气氛热烈,对推进杜甫研究、传承和弘扬杜甫精神起到了积极作用。

与会人员合影 通讯员/供图

作者简介

姓名:张舒艺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