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学术资讯
“批判理论与历史哲学”跨学科青年工作坊举办
2019年11月25日 10: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谷乾鹏 骆驿 张雨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通讯员谷乾鹏 骆驿 记者张雨楠 )2019年11月16日,主题为“批判理论与历史哲学”跨学科青年工作坊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同济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开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科研机构及高校的青年学者共聚一堂,对本雅明《历史哲学论纲》和克拉考尔的《当前旨趣》两个理论文本进行了细致研读和深入探讨。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黄金城指出,虽然历史哲学本身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但总的来讲,在历史哲学的话语下展开讨论,其实是一种启蒙主义的理解范式,在历史进步论的话语之下,历史变成了启蒙自身的自我理解。与之相对应的,克拉考尔的《当前旨趣》和本雅明的《历史哲学论纲》对过往与当下、历史与政治的复杂性等问题都做出了回应。

  会议现场 主办方供图

  本期工作坊分为上下两场。上半场会议由河北师范大学讲师王丽主持,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副教授杜玉生领读《当前旨趣》一文。杜玉生系克拉考尔《历史:终结前的最终事》一书译者,他在简要介绍全书的成书背景后,对书中第三章《当前旨趣》进行梳理。他指出,克拉考尔认为,历史学家的个人看法和性情在描绘与理解过去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并且由于历史学家自我的认知机制,更有必要对其本质加以界定。而对历史学家的自我进行界定的重要理论之一就是“历史主义”理论,由于历史著述本身即为历史的产物,该理论认为,这些著述传达的观点依赖于作者的时空位置,进而推至极端——鲜活的当下就被确定为历史的源泉和目标。而克罗齐所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和科林伍德提出的“先验想象”都与这种理论形成一种共谋的关系。对此,克拉考尔认为,当前旨趣理论存在着两个致命缺陷:首先,其前提假设将时序时间(chronological time)之流看作是所有历史之载体;其次,它明显地与大量人们关于时期之结构的体验相冲突。最后,杜玉生又对卡拉考尔的折中方案做了介绍。

  会议现场 主办方供图

  中国政法大学讲师徐文贵对领读作评议。他指出,克罗齐和科林伍德实际上是以还原论的方式把过去还原为服务于当下的某一旨趣。而与之相对应的,另一种还原论便是科学主义,即把史学还原为史实,任何还原论的共通之处就是把它还原为服务于自己当下目的的单一事物,然后进入因果的连续序列。因此,我们要把握的核心就在于克拉考尔如何处理时间,以及他如此处理的目的何在。徐文贵认为,克拉考尔提出的时序时间和有形时间,就是为了批判启蒙以来的同质化、连续的时间观念。随后,学者们还就“先验想象”“有形时间”等术语的翻译进行了商榷。

  在自由讨论环节,黄金城认为,克拉考尔以认识论批判的方式考察“当下旨趣”,但似乎把“旨趣”片面地理解为主观的。他借用哈贝马斯的“旨趣”概念,认为“当前旨趣”从根本具有政治性,涉及对解放前景的想象,在“旨趣”背后包含着某种社会关系,推动历史发展的某种结构性的动力。浙江大学副教授张正萍认为,克拉考尔关注的本质上都是这一规律和本事间对冲的矛盾,有序时间和有形时间这个对子也不例外。进而,她向杜玉生提出了克拉考尔如何看待历史的地位等一系列问题。在回答了张正萍老师的提问之后,杜玉生还就本雅明与克拉考尔二者思想之间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会议现场 主办方供图

  下半场会议由上海外国语大学马骁远博士主持,同济大学副教授胡桑领读本雅明《历史哲学论纲》一文。胡桑认为,本雅明创作《历史哲学论纲》的思想动机主要分为三方面:第一是试图解决 “超验世界和世俗世界如何沟通”的问题;第二是“历史学如何处理过去”;第三个问题是“历史的变形问题”。在以上三个问题语境中,胡桑从《历史哲学论纲》的文本中析取出七组概念星丛。他着重分析“装置”(Apparatur)、“过去”(Vergangenheit)、“影像”(Bild)、“救赎”(Erlsung)、“停顿”(Stillstellung)、“幻境”(Phantasmagorie)等术语,勾勒出本雅明重构历史概念的意图和策略,本雅明的历史不是起源于当下旨趣的,而是起源于一个不可认知的过去,并且这种历史不具备历史主义和进步论的色彩,而是面向过去的灾难和废墟,具有救赎式的神学意味。最后,胡桑认为,本雅明提出的是“历史是建构的对象”,如同可建构的拱廊街一样。而我们只有确定历史研究的政治和伦理,才能确定历史变形的路径,否则只能退回历史主义。所以为了做到重构历史概念,历史研究者必须回望过去的废墟,并从无名的死者那里发掘历史。 之后,同济大学副教授赵千帆围绕“本雅明与克拉考尔的关系”“克拉考尔是否缺乏政治和伦理关怀”等问题对胡桑的领读进行了评议。赵千帆指出,从著作和用语的风格来看,本雅明受克拉考尔早期的大城市文化景观研究影响颇深,因而或者我们可以认为本雅明和克拉考尔实际分有了同样一种思想资源与理论情绪;第二,我们只能判断克拉考尔不以政治—伦理视角见长,但不能说克拉考尔失落了政治性与伦理性;第三,只有被落实到具体生活中的历史才是真正的历史。

  会议现场 主办方供图

  与会嘉宾同时将本雅明放置在思想史的脉络中进行了讨论。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助理研究员汪尧翀在参照了马克思、霍克海默、哈贝马斯等思想家的观点后,认为可取的态度在于恢复和重视本雅明历史哲学中的历史唯物主义要素,或者说,将之作为批判理论的一个激进批判形态以资参照。而同济大学李弢副教授则认为,本雅明历史思想中的“自然”概念是勾连历史和未来的重要中介。此后,赵千帆又与汪尧翀、李弢进行了多轮的讨论和互动。之后南开大学林云柯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李莎博士、上海第二工业大学副教授吕峰等与会嘉宾又从新康德主义、朗西埃、分析哲学等方面,对本雅明的“幸福”“未来”等概念进行了探讨。李莎援引荷尔德林,又将之与本雅明并置和德国浪漫派、黑格尔美学等进行互文,对历史观念和历史书写进行了思想史脉络的补充;林云柯则借道分析哲学,讨论了本雅明历史哲学中“弥赛亚”和世俗化等相关问题;吕峰援引朗西埃,对历史书写的问题进行了另一种回应。

作者简介

姓名:谷乾鹏 骆驿 张雨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