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现代文学
1920年代国语文学史的发生与退场
2017年06月07日 14:48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作者:方长安 邬非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1920年代胡适的《国语文学史》和凌独见的《新著国语文学史》均以国语为述史准则,并试图从文学史写作和国民教育角度解决国语普及和新文学建设的双重难题。相较于胡适的《国语文学史》,凌独见的《新著国语文学史》虽然被时人评为“糟糕”,但是其不仅在叙述起点和分期问题上弥补了胡适文学史著存留的遗憾,而且在如何兼顾国语标准和文学审美性方面体现了自己的独见,反衬出胡适文学史著意图先行写作方式的弊端。当然,胡适《国语文学史》作为第一部从国语角度编纂的文学史著,首次把国家民族概念融入文学史构建及文学批评创作等活动中,具有重要的开创意义。1928年,胡适著《白话文学史》的出现宣告了国语文学史的退场,体现了胡适对新文学发展和文学史写作的重新思考,并展示出20世纪初文学思潮转换的历史背景。而退场之后的国语文学史并未完全消失,仍以显性和隐性的方式影响着新文学建设和文学史书写,也提供了从语言角度深入研究文学史书写的可能性。

  关键词:胡适;凌独见;《国语文学史》;《新著国语文学史》;《白话文学史》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5AZW010)

      

  1921年,胡适编著出《国语文学史》讲义,“国语”作为关键词进入文学史叙述,新的述史观念、模式成为中国文学转型的重要体现。而仅仅过了六年,1928年,新月书店出版了胡适的《白话文学史》,宣告了国语文学史的退场。在此期间,除了胡适的《国语文学史》,以“国语”冠名的文学史著还有凌独见的《新著国语文学史》。但是这两本国语文学史著在当时都未得到人们的肯定,《新著国语文学史》甚至被批评为“糟糕”。实际上,这两本出现在中国文学史写作早期的国语文学史著隐含着民族国家意识,胡适的《国语文学史》更是对其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的一次“史”的实践,影响着文学经典的重塑和新文学的走向。可是近一个世纪以来,凌独见的《新著国语文学史》未得到应有的重视;胡适的《国语文学史》虽然较早地进入文学史研究者的视野,但是相关研究成果多通过发掘其平民意识、进化史观以揭示此本文学史区别于之前中国文学史著的时代意义,对于《国语文学史》所蕴含的国语内涵关注不够。那么,为何胡适的国语的文学概念代入文学史著后,并未受到重视?甚至凌独见的《新著国语文学史》被批评为“糟糕”?在中国文学史发展的一个多世纪内,国语文学史的历史为何如此短暂?两本国语文学史著在历史中的发生与退场究竟给中国文学史书写乃至中国新文学带来了哪些影响,它们的价值、意义何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