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艺学
【文萃】中国文学场域视野下文学评奖综合考察的理论发现与问题
2020年04月02日 09:55 来源:《社会科学辑刊》2019年第6期 作者:刘俐俐 字号
2020年04月02日 09:55
来源:《社会科学辑刊》2019年第6期 作者:刘俐俐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文艺评论价值体系的理论建设是当代中国特色文艺理论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中国文学场域视野下文学评奖综合考察研究,是在理论与中国文学批评实践互动理路上提出的问题。本文侧重于具体分析文学评奖综合考察研究理由、选取原则以及基本思维方法,呈现作为事实论据式的发现和作为理论问题式的发现。

  一、文学评奖综合考察研究理由、选取原则以及基本思维方法

  1.“资格评价”和“品质评价”的区分

  “资格评价”主要任务为判断是否为文学作品,而不是宣传品、广告等其他东西,即承认它具有文学的基本品质,并不评价其是否达到了怎样“伟大的”或者是优秀作品的水平。“品质评价”主要任务包括对于毋庸置疑的文学作品进行分析阐述、赞美和推介等,还包括以“比较”和“选拔”为主要行为切入的编辑选集和文学评奖等,可看作是沿着“推崇和推广”所发生的深化行为。 “资格评价”和“品质评价”两者各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两类标准绝非完全区隔,而是既区分又关联。

  2.价值体系特质是奖项选择的理论前提

  对于文艺评论价值体系,笔者不以系词“是……”的方式表述,而以特性和面貌做理论假设:该体系建设后属于文学基本原理,即文艺评论价值体系是具有稳定性、完整性、科学性与知识性的理论。科学性和知识性呈现可依赖静态维度,生命力和适应性呈现可依赖动态维度。动态与静态相结合,稳定性与调整性相结合,实现共时与历时的有机统一。只有大历史视野,才可能观察、描述和阐述动态与静态如何结合、怎样稳定、调整缘由以及如何调整等。至于文学作品冷热变化及其规律、文学经典价值延伸的轨迹和规律等,更需大历史视野,发现价值实现的时间错位现象才有可能,方可有价值贮存的自觉意识。评论由此具有了为理论服务的性质,价值体系由此科学、可信而且适用。

  3.文学奖项选取原则何在?

  文学评奖制度作为一种文学激励机制,是中国当代文学制度重建的重要内容。文学评奖以及颁奖都是经验层面的重要事件。

  借鉴布迪厄有关“占位”和“配置”思想。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国家政府四大奖项进入我们的视野。这四大奖项组成了体现国家意志的文学评奖整体。根据文学的人类相通性以及体系与外在环境互动的基本原理,选取中国之外的国际文学奖项——诺贝尔文学奖和安徒生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和安徒生文学奖均是学术团体组织的“民间性”奖项,而非政府性文学评奖,这启发我们对政府文学奖以及政府以外的其他文学奖项进行比对性考察,安徒生奖可对应我国的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民间自发性奖项“小小说金麻雀奖”,是依据布迪厄关于文学场与社会场、权力场同源的原理。金麻雀奖与权力场内文学场的关系值得深入研究。根据布迪厄权力场与继承关系的思维方式,选取我国古代文学选本历史和观念为对象考察研究,

  四个政府奖,一个民间奖,两个国际奖,一个古代文学选本,八个研究对象贯穿了历时共时、国内国际、政府民间等场域,通过梳理各个奖项(选本)的不同观念和标准,互相比较和参照,意在发现共同点和不同点,更希望发现某些规律性。这些奖项构成的整体呈现为以政府奖为圆心辐射到民间、国际文学因素进入中国的效应等多层次的文学场。

  二、作为事实论据的发现以及初步观念

  1.政府文学奖奖项考察:权力场内文学场的建构与配置

  政府文学奖居于权力场之内文学场的圆心位置,缘于政府意志和诸般考虑。茅盾文学奖以文体为原则颁发给长篇小说作品。鲁迅文学奖为相对综合性的奖项,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网络文学和小小说被纳入鲁迅文学奖,体现了其开放性。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评奖条例多次修改,但始终保留有“激励、引导、扶持、示范等骏马奖所要起到的显示效果”的表述,印证了配置特性。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设置的深层观念包含有诸多元素:儿童文学教育居首位性质的特殊性;文类不宜界定也难以囊括到所谓的综合性文学文类;儿童文学对于民族复兴和国家强盛有着重要功能,所以需要单独设奖。

  2.政府文学奖奖项考察:选择(选拔)标准总体稳定中的不断变化

  政府文学奖运行过程体现的选拔标准如何?一句话概括:评奖标准以保持总体稳定为前提,以阐释的方式使其处于变化状态。

  关于稳定的机制。中国政府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党的文艺方针政策最早源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以下简称《讲话》)。《讲话》提出文艺是为“最广大的人民大众”服务的总目的以及“文艺批评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政治标准,一个是艺术标准”的思想。我们发现,四个政府奖均将“政治”换成了“思想”。这既尊重初心又是重大变革。

  关于变化状态及其实现。各奖项的考察都有诸如作家所用文体、获奖者性别、民族属性、获奖数量等数据收集和分析,颁奖词词频以及颁奖词关键概念的分析,颁奖词部分是各奖项考察的重中之重。对这些数据的综合分析发现,总体稳定中不断变化的结果大致概括如下:其一,客观上实现了国家主流价值观为导向并渗透于文学活动的功能,体现了国家奖项的设置初心。其二,引导和推进了我国文学追求艺术本性和提高审美价值。最有力证据是各个国家奖项获奖的数量总体趋向于减少。参与数增多和获奖数减少乃至稳定,由此而形成的反差越大,选拔性质越凸显。客观上促进了文学回归文学艺术本质特性,审美价值得到支撑。如上事实印证了笔者一贯认为的作品的“内在价值”是文学价值发生最初基础的观点,理当成为价值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

  3.国际文学奖与国内权力场内文学场的互动与印证

  国际性诺贝尔文学奖和安徒生奖,在我国语境下被关注议论的性质绝非纯粹原初发生意义的,事实上成了中国人理解的国际奖项和中国问题,具有互动和印证的合理性。先说印证。印证指国内权力场内文学场核心性的政府奖部分,其选拔原则及标准以不断调整方式实现稳定与动态的结合。再说互动。互动指我国文学进入诺贝尔文学奖视野和诺贝尔文学奖影响了我国文学。

  4.权力场之内文学场与民间文学奖之比较性考察的发现

  政府文学奖与民间奖的共同点是,都体现了评奖总原则稳定和具体语境阐释的动态变化相统一的规律。小小说以确立文体合法性、合理性不断调整评奖原则;以最初”扶持新人”逐步向确定作家身份转变,以求平民可为作家的事实。不同点是:其一,政府奖的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评奖结果多有争议,金麻雀奖评奖从未引发争议。其二,虽然此奖有向精英话语靠拢的趋势,其中也有过弱化这种靠拢的时期,但总趋势确为精英化。

  综合以上发现,大致可概括出如下基本结论和观点:1.中国当代语境下的文学场性质为权力场之内的文学场。政府文学奖项占据主导地位,体现和承载了国家意志,立意在传承民族精神,希冀实现鼓舞人们进入新时代的导向作用。2.政府文学奖以各自所占位置并经过配置形成了具有影响力和高层次性评奖原则和基本标准,是文学场内文学之圆心,具有号召、宣传、影响以及吸纳等重要作用,是重要的文化资本,也是权力场运行机制必然产生的效应,此即“场内部占统治地位的评判标准”。3.文学场的圆心部分之外的国际性奖项以及民间奖项所发挥的作用,呈现为双向性:国家文学奖具有导向和吸纳性;国际奖在国人理解中也具有了被国家文学奖吸纳的作用,民间奖被圆心性的政府奖吸纳,具有主动投入其运行轨迹的意向和特质。4.文学评奖作为文学场特性的重要体现,遵循文学场自主运行的逻辑,即在艺术特性和权力资本的两极摆动和游移,体现在体裁倾斜与变换、题材与风格、思想与主题等各方面。

  三、作为理论问题式的发现

  作为理论问题式的发现,“发现”的是问题,就是携带考察的基本结论进入价值体系建设发现的理论问题,当下并不能解决,意在理出头绪和分解,期待后续逐一解决。

  1.从“政治”到“思想”的继承性问题

  《讲话》的“政治”与“艺术”两概念对举的二分思维,给共和国成立后的文学批评标准定下了可继承性的框架,同时确定为国家文学奖项总原则的基本理路。延安时期和新中国成立以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处于同一权力场的两个时空。中国共产党产生和延续至今形成的意识形态,始终贯穿其“习性”。确如布迪厄理解的,“习性”绝非纯粹主观或纯粹客观。“习性”是被塑造的、动态的。可以理解为:“政治”到“思想”是“习性”所致。也是合乎不同时期与主体追求目标以及客观情境变化的概念。“思想性”是中国共产党场域“政治”随着不同时期变迁,逐步转移到人的解放的“政治”的具体体现。质言之,从“政治”到“思想”,具有中国语境共产党领导场域的历史继承性。“政治”到“思想”批评总原则的历史转换与继承具有合理性与必然性。

  2.继承性的可能变迁与拓展空间问题

  从“政治”变为“思想”,具有“习性”适应不同时期的主要任务以及“思想”可置于此“习性”的“政治”概念之下等方面的合理性与必然性,但是“政治”与“思想”毕竟是属于不同层次的两个概念。按照符号学理解,“思想”是边界模糊、不清晰的语词符号。模糊和不清晰恰恰缘于它与诸多学科相交叉互渗互融,这是思想可能继续分解为若干细致问题的机制,也可说是分解为外延更小但内涵更深的一些范畴,此其一;其二,思想也具有转换为人的感情、情绪等精神活动范畴的合理性与可能性。

  “思想”批评总原则在具体批评中的具体化与转换,得以实现思想内涵的扩展。而“政治”到“思想”批评总原则的历史转换与继承的合理性与必然性问题;“思想”批评总原则在具体批评中的具体化与转换,得以实现思想内涵的扩展,其机制与理路问题等,是笔者“作为问题式的发现”分解出的两个问题,有待后续研究。

  3.“品质评价”向“资格评价”逆向转换的可能性与合理性问题

  文学评奖颁奖词和评语显示出“思想”具体化和扩展的规律。首先,与政府文学奖的评奖机制和运作相区别,一般文学批评行为是评论家所为。其次,我们已经提出文学作品的“内在价值”是价值体系组成部分,文学评奖总体原则是“思想性”与“艺术性”相统一。其三,“思想”内涵在批评中的具体化和转换,无论怎样具体化和转换,都应该可置于”思想性”覆盖之下,都会汇入到“艺术价值构成机制”中。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文学院。《社会科学辑刊》2019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雨楠/摘)

作者简介

姓名:刘俐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