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艺学
高建平:日常生活美学在当代中国的意义
2018年05月08日 08:45 来源:文心微信公众号 作者:高建平 字号
关键词:现代美学;西方美学;哲学;中国美学

内容摘要:日常生活美学的意思是说,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有美学现象,应该得到我们的关注,并对它们进行美学研究。他们提出了一个错误的现代图景,认为在中国,原本有发达的中国美学,后来引进了西方美学,于是中国美学就被污染了,现在要清洗掉西方美学的影响,还原纯正的中国美学。在当代美学研究中,有一种错误的观点,即认为西方美学主张艺术中心主义,而东方美学主张生活美学。5.接续传统之道走出以德国古典美学和英美分析美学为代表的美学传统,使美学回到日常生活之中来,需要接续传统,从传统汲取资源。结语我们不是要拒绝西方美学,而是在当下,西方美学也在转折之时,实现弯道超车,发挥后发优势,使中国美学赶上去,走在世界的前列,与世界美学平等对话。

关键词:现代美学;西方美学;哲学;中国美学

作者简介:

  日常生活美学的意思是说,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有美学现象,应该得到我们的关注,并对它们进行美学研究。这种观点,似乎并不新鲜,在中国,这些见解似乎古已有之。我们曾遥想三国人物,追慕魏晋风度,梦回盛唐,依据《清明上河图》去体察当年汴京开封的都市风情。我们也习惯于欣赏生活中的美言美行,美情美景,美色美味。今天,看到有人倡导日常生活美学,并将之当作最新的美学思潮,不禁会感到困惑。为什么要把旧话当做新话来说?在今人在谈日常生活美学时,古人早就生活在美的世界中了。旧话新说,能说出什么意思来吗?

  1.日常生活美学与中国传统

  在现代美学出现之前,世界许多民族和文化之中,都有着一些前美学的观念和实践。这些观念与实践,与日常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古埃及建筑中的庄严、盛大和神秘,希腊人对人体美的发现和塑造,本来就是与他们的生活和信仰联系在一起。使西方人产生强烈印象的日本人的茶道,是日常生活美化的一个重要表现。中国烹调对色香味俱全的重视,也能上升到美学的高度。参与国际美学界活动的中、日、韩三国的美学家们,常常谈论东方审美意识。对这种审美意识的研究,就是要从日常生活开始。

  中国古代有着高度发达的礼仪制度。在被奉为儒家经典的“十三经”中,就有三部与礼仪有关的书,分别是《周礼》、《仪礼》和《礼记》。重视“礼”,原本源于政治的需要,但这种古代的政治,不是今天政治家的政治,而重在“治”,要治国、治民,将“礼”渗透到全社会的日常生活方方面面之中。婚丧嫁娶,寿诞喜庆,不同地位和辈份的人相见,都要有仪式,给日常生活加上一些规定的动作,并对这些动作提出美感方面的要求。

  在上古时,礼要配乐,实施乐教和乐治,完成一种艺术与政治、日常生活的无缝对接。这是上古时代的理想。孔子梦见周公,梦见的是一种政治乌托邦。从天子到诸侯再到士大夫,在一种礼仪制度下和谐相处。也许,在他的心目中,周公时期的人就生活在这种在礼乐配合下的美的世界之中。

  到了中古时期,有“文人四友”之说。文人要琴、棋、书、画兼通,尽管涉及到艺术,但其重心不是在艺术,不是追求艺术技能的高超,而是在人,通过一些高雅的活动,显示高雅的生活方式。

  对于人的评价,中国古代常用“潇洒”、“清逸”、“俊俏”、“雅致”、“庄重”、“华贵”一类的词,这代表着对生活中的人在行为举止、形象姿态方面的赞美和追求。日常生活中的这些词,都在展现古代中国人的美学观。宗白华讨论过“错采镂金”之美与“出水芙蓉”之美的对立,其主要对象,也不在艺术,而在日常生活。

  在一次国际会议上,一位韩国学者在发言中论述了“风流”这个概念。他认为,这个概念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和韩国,都有着深远的影响。我们熟悉这样一些诗句,如:“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些中国诗句中,“风流”包含了众多的意义。它不是“伟大”,不是“英武”,大致可说是“杰出”,但是又是一种特别的杰出。在今天,这是一个流行的词,从“风流人物”所具有的杰出,到“风流才子”所强调的不拘一格,再到“风流韵事”所指的有故事的男女关系,同一个词意义多样。对这种词义关系,不能简单的平面化,认为简单地共有几个意项,而是在不同的意项间,有着某种联系。

  中国古代的一些概念,例如,“气”、“韵”、“逸”等,游走于人物品藻、自然和社会的描述、诗品、画品、书品等各界之中,形成对各领域的评述。过去,我们总是将之看成是词语在各界的相互借用。实际上,这种跨界,所反应是各领域所共有的一个感性层面。

  在中文中,我们将aesthetics翻译成“美学”,将 the aesthetic翻译成“审美”。本来,这个词是来自希腊词,意思是“感性”。主体与世界接触,我们通过眼耳鼻舌身,获得“感性”的感受。针对这种“感性”的感受进行思考,获得“理性”的知识。“理性”的知识以“感性”的感受为基础,又反过来影响“感性”。“感性”上升为“理性”,“理性”又回到“感性”,从而在不断的循环中增进对世界的理解。这种意义上的“感性”,只是指获得感受而言,并没有价值评价在内。从“看”到“看到”,到“理解”,这是有距离的,同样,从“看”到“喜欢”到“热爱”或“迷恋”也是有距离的。我们可以一看就喜欢,一见就钟爱,但在心理学的分析中,这仍然是两个过程。

  当人们将the aesthetic这个词理解成“审美”时,就将价值评价放了进去。什么样的“感受”是“美”的,从而成为有价值评价的“感性”?这是一个美学上的大问题。本文会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但在这里,我们可暂且得到这样一个结论:游走在各界之中的一些评价性的词语,吸引人们对各领域的感性方面的关注,从而尝试建构一种审美价值观。

作者简介

姓名:高建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