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艺学
审美乌托邦的理论重构
2017年11月29日 08:30 来源:《中外文论》 作者:刘长星 字号

内容摘要:摘要:“审美乌托邦”是法兰克福学派艺术理论的主要特性,马尔库塞、阿多诺、本雅明等第一代理论家共同构建了这一美学体系。在或激进或保守的美学姿态背后,“审美乌托邦”内蕴复杂,与政治美学具有清醒的亲和性。对此,法兰克福学派的思想家们倒是从来都不否认自己学说的乌托邦色彩,他们不仅多次在自己的著作中使用“乌托邦”、“艺术乌托邦”、“审美乌托邦”等概念范畴,还有人宣称自己“是一个乌托邦人”。二、美学理论的重构美学理论的重构意味着现代美学对传统美学的取代、颠覆与重建。三、话语路径的差异:保守与激进之间马丁·杰伊从理论的实际效用角度揭示了法兰克福学派艺术理论的乌托邦性质:批判理论现在不能提供一个批判实践,自由作为理性和自我实现行为的统一已分崩离析。

关键词:批判;阿多诺;法兰克福学派;审美乌托邦;马尔库塞;艺术理论;政治;本雅明;传统美学;哲学

作者简介:

  摘要:“审美乌托邦”是法兰克福学派艺术理论的主要特性,马尔库塞、阿多诺、本雅明等第一代理论家共同构建了这一美学体系。他们的美学话语虽然路径不同,但依然具有社会批判和人类救赎的功能,是对传统美学理论的反叛与重构。在或激进或保守的美学姿态背后,“审美乌托邦”内蕴复杂,与政治美学具有清醒的亲和性。

  关键词:审美乌托邦;法兰克福学派;批判;重构

  作者简介:刘长星(1979— ),新疆沙湾人,文学博士。新疆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主要从事西方文论、区域文学研究。编有《简明外国文学教程》《二十世纪外国文学选读》等,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毫无疑问,“乌托邦”作为某个特定时代的显学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似乎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然而在政治乌托邦基本上烟消云散之后,审美乌托邦问题却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普遍认为,艺术是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异化状态下人性复归的主要途径,只有在艺术和审美活动中,人才有可能成为自由和谐的人。作为影响最大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学派之一,法兰克福学派以其不妥协的批判精神在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领域对西方社会进行深入剖析和批判的同时,也格外关注这个问题。

  众所周知,法兰克福学派主要的理论观点被称为“社会批判理论”,也有人直接把“社会批判理论”理解为意识形态批判理论和文化批判理论。[1]事实上,美学、艺术以及文化的问题始终是法兰克福学派关注的焦点,美学思想和艺术理论是与其哲学、政治学、社会学思想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就是其批判理论的一部分。他们所有的美学主张都建立在同一问题基础之上:艺术如何体现社会批判的姿态,如何成为解放意识、否定社会压抑的手段。[2]所以,美学还是其整个批判活动赖以展开的基础与归宿,成为该学派理论中颇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批评家麦克莱伦就曾指出:“法兰克福学派的最引人注目的成就是美学领域。” [3]具体来看,法兰克福学派的多数理论家在艺术领域都有建树,如阿多诺作为音乐学家,本雅明作为文学批评家,马尔库塞作为美学家,洛文塔尔作为大众文化批评家都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尤其是两大理论重镇——马尔库塞和阿多诺都不约而同地在美学领域结束了自己一生的思想跋涉。

  对于法兰克福学派的美学思想,现在已有一个普遍的评价——审美乌托邦。对此,法兰克福学派的思想家们倒是从来都不否认自己学说的乌托邦色彩,他们不仅多次在自己的著作中使用“乌托邦”、“艺术乌托邦”、“审美乌托邦”等概念范畴,还有人宣称自己“是一个乌托邦人”。“审美乌托邦”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对法兰克福学派美学思想的总体认识和否定性评价。

  之所以有如此一普遍评价,这关涉到法兰克福学派研究艺术(美学)问题的基本出发点:在阿多诺、本雅明、马尔库塞等人的观念中,艺术乃是一种具有政治解放潜能的活动,因此,法兰克福学派的艺术研究是以让艺术承担现代性批判的任务为其基本目的的,他们主张,要通过艺术而达到对于社会现实的批判和对于人类自身的拯救。正是这样的理论动机,导致众多评价者很自然地认为他们的工作是不切实际的,是一种乌托邦的浪漫主义的构想。比如朱立元在《法兰克福学派美学思想论稿》中就认为,“他们美学的虚幻、空想的性质就一目了然了。”[4]

  然而,从研究现状来看,如果“审美乌托邦”如此不切实际,没有自身的理论效力,其空想性质早为世人所知,那么,它还有言说与研究必要吗?实际上,这种评价背后暗含着这样一种逻辑:艺术其实并不具备坚实的基础,去承担现代性批判之重大任务是不可能的,所以它是乌托邦。显然,这里就有一系列问题值得追问:艺术(审美)之于社会是一种乌托邦的关系吗?阿多诺们的研究活动如果根本无法为自己正名,那么其自身研究的合法性在哪呢?在“审美乌托邦”这一大帽子之下,阿多诺们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他们都参与了这样一个乌托邦的建构?现代艺术是在何种意义上以何种方式具有某种审美救赎功能……显然,审美乌托邦背后问题多多,不能以想当然的态度去看它,其复杂性不得忽视。

  阿多诺、本雅明、马尔库塞是法兰克福学派第一代理论家的重要代表,他们的艺术理论比较丰富,虽差异很大,但共同参与构建了法兰克福学派的“审美乌托邦”。他们的审美乌托邦理论发挥着对西方现代社会进行审美批判的作用,同时也对传统美学进行了重构,这种重构的结果,是形成了法兰克福学派的现代艺术理论,有浓厚的政治美学倾向。由于对艺术(美学)与现实社会政治的不同看法和态度,导致阿多诺、本雅明、马尔库塞形成了不同的艺术理论表达。虽然他们总体的审美乌托邦倾向是一致的,但具体的美学思路、话语又有很大差异,显示出审美乌托邦的多维内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