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艺学
“文学性”概念的多重蕴涵与当下意义
2015年02月27日 20:46 来源:《文艺研究》(京)2014年7期 作者:马汉广 字号

内容摘要:从前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出,这既是雅各布森提出“文学性”概念的最初意义,同时也是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时经常采纳的意义,即把“文学性”看作是文学之为文学的本质属性,“文学研究的对象是文学本身的特性,是文学与一切非文学比较所具有的差异性。这种讨论的落脚点依然在文学与非文学的区别,要让文学真正成为文学,让文学研究成为一种真正的文学研究,而不是社会学、心理学、宗教学研究等,就要保持文学的纯洁性,从而坚守对文学的信念,明确文学研究的对象。所以,无论是对文学信念的坚守,还是匆忙宣布文学已经终结,宣布一个所谓的“后文学时代”已经到来,他们都是在这种保守的传统文学观念、即在坚持文学与非文学的区分意义上理解和把握“文学性”这个概念。

关键词:文学性;文本;语言;文学作品;形式主义;区分;文学与;文学研究;文学理论;雅各布森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文学性”概念自雅各布森提出以来,影响了20世纪以来西方文论各流派,并在不同的语境中得到进一步阐发,因而具有不同的意蕴。自20世纪后期以来,这个问题在我国学界受到特别的关注,但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多半忽视了这个概念在不同语境中的发展变化,而依然执著于形式主义者提出这个概念时针对文学作为一种独立的精神生产形式与种种非文学形式的区分上,而没有看到这个概念的提出改变了研究文学问题的视角、方式、方法,因而对当下文学创作实践和文学研究具有的启迪。

  【关 键 词】文学性/语境/祛魅/文本/话语

  【作者简介】马汉广,黑龙江大学文学院、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

 

  一

  罗曼·雅各布森在1919年写成、1921年出版的《最近的俄国诗歌》一文中提出:“文学科学的对象不是文学,而是‘文学性’,也就是使一部作品成为文学作品的东西。不过,直到现在我们还是可以把文学史家比作一名警察,他要逮捕某个人,可能把凡是在房间里遇到的人,甚至从旁边街上经过的人都抓了起来。文学史家就是这样无所不用,诸如个人生活、心理学、政治哲学,无一例外,这样便凑成一堆雕虫小技,而不是文学科学,仿佛他们已经忘记,每一种对象都分别属于一门科学,如哲学史、文化史、心理学等等,而这些科学自然也可以使用文学现象作为不完善的二流材料。”①

  雅各布森提出的这个“文学性”概念,竟然如此深刻地影响了20世纪以来的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使得我们每当面对着一种新的语境下的理论话语建构时,都会不自觉地回到这个概念上,通过对它的梳理和阐发而引发新的思考,进而对“文学是什么”、“文学理论是什么”提出新的界说。在使用这个概念时,人们注意到了它在不同的语境中具有不同的蕴涵,产生不同的功用。按照张汉良的考掘,罗曼·雅各布森提出这个概念,在一定程度上是针对列宁的《党的原则和党的出版物》,针对“‘党性决定文学’论调铸造一个新词,以为回应”②。把《党的原则与党的出版物》作为雅各布森提出这个概念的潜在政治文本和具体语境,似乎意味着雅各布森所真正看重的是对文学与非文学做出区分,即真正重视文学之为文学的那种特质,而将虽然与文学有一定的关系、但并不属于文学自身的东西,尤其是与文学之成为文学的特殊属性无关的东西,排除在文学的研究之外。

  从这种考掘可见,这大概就是“文学性”这个概念最初的涵义,这也和雅各布森提出的要建立科学的文学理论的想法是相适应的。俄国形式主义文论在“文学理论是一门科学”的口号下,把关注点转向了文本自身,转向了文学作品的语言,结合区分文学语言与日常语言来建立这种“文学性”的规范。什克洛夫斯基提出了语言的“陌生化”原则,成为了俄国形式主义文论关于“文学性”的核心概念。他在《作为手法的艺术》一文中说:“那种被称为艺术的东西的存在,正是为了唤回人对生活的感受,使人感受到事物,使石头更成其为石头。艺术的目的是使你对事物的感觉如你所见的视像那样,而不是如同你所认知的那样。”也就是说,要摆脱那种对事物的习惯性认知,而能始终保持一种对事物的新鲜感,并延长这种感受从而形成一种审美的感知。语言的“陌生化”手法就是保持这种对事物的新鲜感和延长审美感知的手段③。

  英美新批评派文论也是把研究文学的重心放在了对文本的关注上,把作品的文本看作是一个封闭的、独立自足的系统。兰色姆曾强调对诗歌文本的本体论研究,他说:“我认为,诗歌作为一种话语的根本特征是本体性的。诗歌表现现实生活的一个层面,反映客观世界的一个等级,而对于这样一个层面和等级,科学话语无能为力。”和科学话语不同,“诗歌试图恢复我们通过感知与记忆粗略认识到的那个更丰富多彩、也更难驾驭的本源世界。根据这一假定,诗歌提供一种知识,这种知识有着迥然有别于其他知识的本体个性”④。通过与其他散文文本(主要指科学话语)的区分,兰色姆强调了以文学文本为本体来研究文学的基本原则,而这个原则在兰色姆之后被布鲁克斯、维姆塞特等人进一步发展,形成种种文本细读的方法和技巧。韦勒克在他与沃伦合著的《文学理论》一书中,区分了文学的内部研究和外部研究,认为只有这些涉及作品文本的内部研究才是文学研究的内容,而那些与文学有一定联系、但并没有多大关系的东西,诸如作者的身世与经历、时代的政治文化等等,均应摒弃在文学研究之外。这其实是在另一个角度探讨“文学性”的问题,并区分了文学与非文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