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轶事
石油作家怀念翟泰丰
2020年10月27日 14:02 来源:文艺报 作者:路小路 字号
2020年10月27日 14:02
来源:文艺报 作者:路小路
关键词:石油;贾平凹;翟泰丰;作家;中国作协

内容摘要:文友早上给我发来中国作家协会的讣告:翟泰丰同志因病于2020年10月4日10点10分在北京辞世。这让我震惊此时此刻,我回想起了翟泰丰同志关心石油作家的点点滴滴,让人难忘又充满敬意!我是石油工人岀身的业余作者,能受到中宣部副部长、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的关怀,反映了党的高级干部翟泰丰同志的朴实亲民、平易近人的作风

关键词:石油;贾平凹;翟泰丰;作家;中国作协

作者简介:

  文友早上给我发来中国作家协会的讣告:翟泰丰同志因病于2020年10月4日10点10分在北京辞世。这让我震惊,也让我十分悲痛。就在今年元月十四日下午,中国作家协会在京召开了首都文学界迎春茶话会,翟泰丰作为名誉副主席也出席了会议。他在第一桌就座,我和周明老师等在第二桌,他还给我们打招呼祝新春快乐,那时他的身体很好,看着很精神。由于今年疫情原因,大家都很少走动,以后再也没有和他见过面,没想到这竟然成了最后一别!

  此时此刻,我回想起了翟泰丰同志关心石油作家的点点滴滴,让人难忘又充满敬意!

  我是石油工人岀身的业余作者,能受到中宣部副部长、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的关怀,反映了党的高级干部翟泰丰同志的朴实亲民、平易近人的作风,事实也有力地说明了他是作家的“贴心人”。所以,在中宣部和中国作协机关,大家都不叫他“翟部长”“翟书记”,而是亲切地称呼他为“老翟”。在作家们的心中他就是一位兄长、同事和亲人,他对作家非常关心,是作家们的好朋友。最难忘的是1996年8月,我陪同全国政协委员、作家贾平凹去塔里木油田采风深入生活。当时,贾平凹正处在创作的转型期,是“老翟”安排他去华西村深入生活,他对平凹很关心。这次贾平凹到塔里木油田深入生活,“老翟”更是十分关注。那天,当我们离开库尔勒一个多小时,穿过轮南油田戈壁滩,进入600公里沙漠公路时,正遇上突来的大沙暴,狂风把两辆拉设备的车都掀翻在沙漠里,一堆堆沙丘随风在公路上移动,车子像在大海中行驶一样,打着旋。油田上陪同的同志劝说,还是返回库尔勒休息,等沙暴停了再进塔中油田。可贾平凹坚持要体验塔里木油田工人的生活,继续坚持前行。当时平凹的感冒还没有好,牙疼病又犯了。由于大沙暴使气温骤降,牙疼和冷加在一起使他浑身打颤。就这样,他坚持了10多个小时,当天就进入了塔里木腹地塔中四油田。工人们把衣服脱下赶快给贾平凹穿上,让他先休息。可平凹一刻不停就要去钻井队、采油站、沙漠车队,看望石油工人。在塔中油田的几天,贾平凹住帐篷、爬井架、乘沙漠车,回到驻地又给职工题词并签名留念,一刻也不休息。他的这种精神,对会战的石油工人鼓舞很大。塔中油田前线总调度长十分感动,在活动板房用电台向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张锲通电话,汇报了贾平凹在塔里木的采风情况。张锲把这些情况向时任中宣部副部长、中央机关工委委员的翟泰丰同志汇报。翟泰丰听了十分高兴,让张锲同志传达他的问候,并约定时间要和我们通电话。当我们从塔中油田回到库尔勒基地时,他打来了电话,详细了解平凹深入生活的收获和情况,并关心平凹的身体状况。当和平凹通完电话后,还让把电话转给石油上陪同的我,接电话后他说:太感谢中国石油了,给平凹同志提供了一次很好体验生活的机会。陪同平凹塔里木体验生活的俄罗斯族司机陈福生,被平凹的朴实精神所感动,在短短7天时间内,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站台送别时他和平凹紧紧抱在一起,两人都流出了眼泪。翟泰丰同志听到这些情况后,对我说:“作家与石油人产生了共鸣,作家的眼泪和石油人的眼泪流在了一起,流出的不仅仅是眼泪,而且是诗,是中国当代文坛最瑰丽的诗。”

  此后,贾平凹创作了6000多字的散文《走进塔里木》,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了石油职工的强烈反响,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党组在中心组学习会上,专门通读了这篇文章,塔里木油田一些领导和职工甚至能背诵这篇文章。中央领导对这篇文章给予了肯定,说“优秀作品鼓舞人”,在作家中产生了反响并取得了成果。当时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同志要接见贾平凹一行,我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办公厅主任的李克成老领导专门给我派了奥迪车,送我到中宣部,第一次见到了“老翟”部长,就像老朋友一样,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感谢你小路同志。可当时由于中央领导的安排很紧张,当天上午还有别的公务,特别是给中南海西门报备的是3个人,当时贾平凹从西安來,《美文》常务副主编宋丛敏同志陪同他来的,我就主动说还让老宋陪同吧。“老翟”说小路是功臣啊,你也去吧,我们再协调一下。我怕耽误领导接见,就坚持在中宣部等待。这样翟部长和贾平凹、老宋三人去了中南海。他们从中南海回来后,“老翟”在中宣部请我们吃了一次工作餐。他一点没有部长的架子,非常亲切和蔼,边吃饭边问平凹的创作情况,有时还讲起笑话,气氛很好。吃完饭,他亲自送我们上车,就像老朋友一样,看着我们离开中宣部。这次相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此后的1997年10月,我责编的长篇报告文学《世界沙漠第一路》出版了,这部作品宏观全面反映了石油工人修筑世界最长的沙漠公路的悲壮故事。在京开研讨会前,我想送这本书给翟部长。谁知这时他因病在北京医院住院。中国作协创联部的领导说,大夫不让探望,作协的领导汇报工作都是电话联系,劝我不要去医院了。我和侯秘书联系说,平凹还给他捎了一封信,想一同当面交给翟部长。翟部长听侯秘书说我要去看他时,就立即答应了。我到北京医院后,侯秘书说,他身体不好,给你20分钟时间。我说没问题。当我到病房见他时,他在客厅等着我,接过了书和信,连连说太好了,塔里木有沙漠公路了,这片死亡之海成了希望之海,我们文学创作就要像石油人修筑沙漠公路一样,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他又详细地问起贾平凹的情况及贾平凹母亲的身体,他说平凹是一位真正的大作家,也是大孝子。你们去塔里木油田深入生活,对他帮助很大,净化了他的心灵,更好地完成了他的创作转型期。他对贾平凹评价很高,也很关心。他对我说,你是平凹的好朋友,以后多请他到石油企业走走,石油和中国作协有缘,李季就是穿着石油工人服装去了八宝山。说到石油文学,我就忘记了时间,一下谈了40分钟。他了解了石油文学创作情况,破例给《地火》杂志5周年题了词。我胆子一下大起来了,又说了我们想加入中国作协团体会员的事情。他说,这件事情要解决,不是你们石油一家,以前也没有先例,昌本同志这次去塔里木油田后,也说起了这件事情。你们也可以联合其他产(行)业作协,先提出个文字申请。中国作协要调研并经作协主席团会研究才能决定。我听到这里高兴得快跳起来了,没想到这次见到翟部长收获这么大,解决了这么多的问题,我们谈了一个小时,耽误了他的休息。回来后,我急忙给石油作协常务副主席、《中国石油报》副总编王世伟汇报,他也非常高兴,当即和我去给石油作协主席、中国石油报社社长、党委书记李秋杰同志汇报。我们给中国作协书记处写了关于产(行)业作协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团体会员的文字报告,并联合了煤炭、铁路和电力五家作协,把报告递交给高洪波同志。中国作协对这个报告极为重视,在1998年元月召开的五届四次全委会上,接收石油、电力、煤炭等五家产业作协为中国作家协会团体会员,开创了中国文坛的先河。所以,产(行)业作协成为中国作家协会大家庭的一员,怎能忘记“老翟”同志呢?他是石油作家的亲人和朋友,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老翟”同志身居高位,阅人无数,但却能记住我这个“石油小人物”。1999年11月,我还请他参加了首届“中华铁人文学奖”颁奖典礼,时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的他,很高兴答应了并且提前到会。此后,在中国建设文学协会王大衡同志召集的一次产(行)业作协座谈会上,我又一次见到了“老翟”同志,他那时还担任全国政协科教文卫副主任,他也来参加了这次会议,可见他对产业作家协会的重视。几年不见了,他还能认岀我,并且还说你又和平凹去了西路,走进了柴达木,好啊!石油作家协会的工作很好,你小路功不可没……

  “老翟”同志,小路永远铭记着您对石油作家的关怀和厚爱,永远怀念您,愿您一路走好!

作者简介

姓名:路小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