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轶事
聆听教诲 受益匪浅 ——我与王富仁先生的交往
2017年09月04日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洪岳 字号

内容摘要:惊悉王富仁先生逝世,不禁悲从中来,之前与先生交往的几个难忘的情景油然浮现在眼前。王富仁原是聊城四中的语文老师,后来想考聊师中文系主任薛绥之先生的研究生,但由于当年薛先生不招生,所以他就考到了西北大学单演义先生门下。回想起王富仁先生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就对文化和历史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对王富仁先生的敏感而睿智愈加敬重。王富仁先生有着山东人的共性,更有着属于他自己的鲜明个性。有一次,李贵苍和王富仁两位先生一起去香港中文大学担任世界华文文学大奖赛终审评委。李贵苍教授的回忆让我对王富仁先生的了解又深入了一层。

关键词:王富仁先生;李贵苍;文化;教授;文学;学术;鲁迅;演讲;研究;散文

作者简介:

  惊悉王富仁先生逝世,不禁悲从中来,之前与先生交往的几个难忘的情景油然浮现在眼前。

  第一次见到王先生是1986年。那时候作为中国第一个现代文学专业的博士,他对于源自京城的“文化热”自然有很切身的体验与观察。他回到自己早年工作过的鲁西文化名称聊城,来到了聊城师范学院中文系,为我们这些本科生做讲座。他演讲的题目大概就是关于“文化热”的冷思考。讲座开始,他就用带着浓厚山东味儿的普通话介绍自己:“古代讲为富不仁、为仁不富,我是既富又仁。”同学们都笑了,这位京城的博士一下子拉近了和我们这些大学生的距离。时过三十余年,我的同学陈万钦在微信里还提及先生当年这句幽默的话语。王富仁原是聊城四中的语文老师,后来想考聊师中文系主任薛绥之先生的研究生,但由于当年薛先生不招生,所以他就考到了西北大学单演义先生门下。后来我读到了他的硕士论文《鲁迅前期小说与俄罗斯文学》,感佩至极。在他的其他著作的后记中,读到他回顾学校和导师对他的培养教导的文字,他还谈到了西安这座城市给他留下的印象。1994年我到西安开会,进一步了解了西安。回想起王富仁先生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就对文化和历史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对王富仁先生的敏感而睿智愈加敬重。

  记得在当时的演讲中,他自问自答,什么是文化呢?文化截止到目前(1986年)有160多种定义。文化实际上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文化环绕着人的生存。他的演讲信手拈来又大气磅礴。他说,自己以前在高唐老家,冬天里穿着老棉裤,那时候自然没有什么牛皮、鳄鱼皮腰带之类,老农们往往用一根绳子扎腰,他随手比划着,把裤腰一折,腰带一系,就成了。这就是一种文化的表现。再比如,教室里的电灯,也是一种文化的显现。后来他把这个演讲扩展为“文明三层次”,还谈到文学如何发展的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