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轶事
“写作就是我的生命”——送别父亲苗得雨
2017年08月03日 15:00 来源:文艺报 作者:苗长水 字号

内容摘要:7月10日晚上快11点钟了,我的手机骤响,显示“山东省中医重症”。

关键词:写作;爸爸;送别;父亲;重症

作者简介:

  7月10日晚上快11点钟了,我的手机骤响,显示“山东省中医重症”。我忙接起,是年轻女护士不成句的急声:“苗得雨爷爷不行了,已经停止心跳了,我们正在抢救,医生让你们家属快点过来,最好都过来,带上他的衣服,快点吧……”

  我一边电话通知弟弟、妹妹,和他们商量是否叫醒妈妈,一边开车往医院赶。大妹晓霞刚从香港回来,跟妈妈住在一起,最终他们还是决定叫醒妈妈,带上提前为爸爸准备好的衣服、被褥赶到。

  20多分钟后,我、弟弟长伦、洪峰、弟媳周凰、大妹晓霞挽着妈妈、侄子苗青,都赶到重症病房门前。护士让我们分别进去看望。我先进去,看到爸爸在急促按压胸部的抢救仪器下,大张嘴巴喘息。

  我出来之后,不想让妈妈看到爸爸那种情状,但妈妈坚持要进去:“我怎么能不进去看呢!”妈妈在妹妹搀扶下进去了。在爸爸病床边,妈妈不停地哭着呼唤爸爸,摸着爸爸的手、脚、身体、面容。爸爸竟然两次睁开了眼睛。

  妈妈坚持不停止抢救:“我摸着他身上一点凉气都没有,很热呼,他没死,在省立医院就这么抢救过来了,他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梦见走得好远好远,是洪峰把他领回来了。只要有一口气就得抢救!你们都喊喊他,他会回来的,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妈妈矫永1933年生于山东莒南,比爸爸小一岁。她是在战争时期的农村剧团会演时,与前来采访的父亲相恋结合的。她才十多岁时,跟着全家躲日本鬼子“扫荡”,小脚的姥姥抱着襁褓中的三姨实在跑不动了,要扔掉。妈妈却坚持不肯扔掉妹妹,再累也要抱着妹妹一起跑,三姨一辈子都感激这个姐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