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轶事
李商隐:直通现代的诗人
2016年06月30日 11:09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何永炎 字号

内容摘要:王安石评说李商隐“为得老杜藩篱唯一的诗人”(蔡宽夫诗话引),毫无疑问,李商隐在唐诗是和杜甫堪称双璧的大诗人,他拥有律诗的所有美好,他现代起来,就是伟大的现代艺术了。

关键词:诗人;现代艺术;诗文;柳枝;去向

作者简介:

  李商隐是爱情诗大师,且多以“无题”命诗,这是他的独创。读他的这些诗,觉得很古典,但也很现代,依然那么撩拨人心,依然那么味道十足。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说:李义山(李商隐字义山)的这些诗,“思想性十分模糊,但艺术性极高,照样会成为名作而流传千古。”(《学问之道》第336页,沈阳出版社)这就是说,今人不必给古代诗文贴上政治标签,艺术性才是文学作品的灵魂。李商隐的爱情诗是千古不朽的艺术品,也“是唐代唯一直通现代的诗人”(木心《文学回忆录》第280页,广西师大出版社)。

  如今,谈到现代艺术这个话题常出现在现代艺术展中。其实,现代艺术很平常。就像历史是由无数个当下衔接起来的一样,每每发生在当下的所谓现代艺术,在过去的所有当下的都有可能,或多已经发生过。现代艺术大概有三个特征,就是陌生感、无去向、有来处。

  所有的现代艺术带给大家的总是一种见所未见的陌生感。我们来读李商隐的诗,那些无题诗,在他所在的当下,很明显是具有陌生感的。这种陌生感,是陌生的美,是陌生的无法破译的美,也是原创的美,“寄托深而措辞婉,实可容百代,无其匹也”(叶燮《原诗》)。李商隐的那些无题诗,让历代的评论,失去了自信,除了感觉美不胜收,就只有感叹美不胜收了。譬如那首:“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完全是李商隐一段纷繁的思绪,借七律的形式,流淌在文字里,这首诗情景、意象、典故、感慨,不黏不连,好没缘由,可是让你感觉美:华丽、深情、典雅,首句、末句,自然、滋润。真正的一种莫名的美,同时有一种陌生感,一种现在很时尚的现代感。

  李商隐是个多情的诗人。他的绮美诗写得很奇特。他学仙玉阳时,曾与女冠有过恋情,《燕台四首》、《常娥》诗所咏均与此有关。后又与洛中里娘柳枝相爱,好事未谐,柳枝为东诸侯取去,李商隐赋《柳枝五首》并有长序,俱道其事。此外尚有“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花下醉》)等绮诗。因而李商隐时有“春梦乱不记”(《乐游原》)、“别馆觉来云雨梦”(《少年》)等绮梦也在情理之中。他最奇特的一首记绮梦的诗是《闺情》:

  红露花房白蜜脾,黄蜂紫蝶两参差。

  春窗一觉风流梦,却是同袍不得知。

  闺中少妇在同衾裯的丈夫身边做了一个风流梦,与她的情人幽会寻欢,丈夫虽然睡在身边,却全然无知。是的,禁锢形体容易,禁锢思想万难,恋情是如此,亲情、友情、宦情等等又何尝不是如此?就“闺情”而言,此诗“这个题材,恐怕是古今闺情诗中绝无仅有。”(施蛰存《唐诗百话·李商隐七言绝句四首》)李商隐对绮梦诗有着非凡的想象力和开拓力。它体现的这种美,也是一种陌生感,甚至也可以说是现在很时尚的现代感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