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聚焦
创作主体高度决定文艺高度
2018年08月07日 08:4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炯 字号
关键词:生活;艺术;文艺创作;文艺高峰;积累;美感;文化;创造;文艺作品;创作主体

内容摘要:文艺高峰的出现,除客观社会环境外,创作主体至关重要。

关键词:生活;艺术;文艺创作;文艺高峰;积累;美感;文化;创造;文艺作品;创作主体

作者简介:

  文艺高峰的出现,除客观社会环境外,创作主体至关重要。一般来说,文艺家生活阅历越丰富,思想就越丰富;积累的思想文化资源越多,并且站在推动历史前进的前沿,就更能创作出鼓舞人们前进的作品,成为“照亮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

  艺术美之所以具有美感功能与价值,并不完全由于其形式,而是由于它既反映生活真实的美,又因为它融汇人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幻想力,从而使作品的艺术语言、艺术形象、艺术境界比现实生活更高、更集中、更强烈、更典型、更理想、更有普遍性

  政治清明、经济繁荣、文化昌盛,为文艺家勇攀文艺高峰创设良好客观条件,但伟大杰出作品的产生依然有赖于文艺家自身努力,文艺家树立雄心壮志,追求尽善尽美,依然格外重要

  文艺走向高峰是人民的期待,也是时代的需求。为此,我们文艺工作者必须强健创作主体,不躁不急,为攀登真善美的文艺高峰做出不懈努力

  创作主体需有超常条件和超常努力

  众所周知,文艺高峰总以伟大文艺家所创作的杰出作品为标志。如屈原的《离骚》代表楚辞高峰,司马迁的《史记》代表史传文学高峰,李白、杜甫代表唐诗高峰,唐宋八大家代表古典散文高峰,等等。曾有人否认文艺创作需要才能,现在已没有人这样看了。

  代表文艺高峰的作品往往具备以下特征:一是反映的现实生活比较广阔和深刻,二是给人们的思想启迪比较丰富和先进,三是文艺形式的创造比较完美和新颖。所谓优秀作品是真善美的统一,真乃相对现实生活而言,善乃相对思想导向而言,美则是有别于现实美乃至比现实美更高的艺术美。三者的统一必然要求文艺家对现实生活有广泛深刻的体验与把握,除确保生活细节真实生动外,还要深入了解人性和社会关系,与时俱进,因为人性和人的社会关系都随历史的发展而变化;必然要求文艺家对历史积累的思想文化有丰厚继承,并对历史发展趋势有超越常人的洞察力;还必然要求文艺家具有独到的审美涵养、自觉的艺术创新意识以及精益求精的不懈追求。屈原之所以名垂千古,与他被流放三湘“哀民生之多艰”、上下求索、广纳民歌民俗丰富自己的创作以及弘扬爱国精神分不开。司马迁《史记》的不朽,跟他遍历名山大川,广蒐史籍史料,横受宫刑后发愤著书紧密联系。李白、杜甫被誉“诗仙”“诗圣”,与他们从盛世入乱世,走遍大半中国,胸怀匡国济民之志,创作大量诗篇不无关联。《红楼梦》之所以名列古典说部上乘,也缘于作者曹雪芹由富贵堕入贫寒的身世,缘于其具备丰富的生活阅历、精深的文化积累和高远的思想境界,进而萌发个性解放之心声,在“绳床瓦灶,举家食粥”的困境中仍能将此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可见,没有创作主体的超常条件和超常努力,高峰很难以产生。

  伟大的文艺家往往也是伟大的思想家

  人们常说,伟大的文艺家往往也是伟大的思想家。人的意识总是存在的反映。文艺家的思想总与其生活经历,包括通过阅读前人积累的文化书籍的经历相联系——书籍往往是前人生活实践的升华。古人说文艺大家应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说的便是这个道理。文艺作品固然是文艺家的创造,但意识反映存在,人类意识归根结底源于现实世界。在这个意义上,现实生活永远是文艺的源泉。毛泽东曾号召文艺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许多文艺家对此都深有体会,无论艺术的想象和幻想多么奇特,归根结底都源于一定的现实。

  一般来说,文艺家的生活阅历越丰富,思想就越丰富;在生活中积累的思想文化资源越多,就越可能具有超越常人的思想高度;如果站在推动历史前进的前沿,其思想就必然带有先进的性质,从而就更能创作出鼓舞人们前进的现实内涵广阔且深刻的作品,成为鲁迅所说的“照亮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

  有种“反理性”的文艺思潮认为文艺创作就是感性的,加入理性思想就会损害创作。毫无疑问,文艺创作离不开感性。如果文艺作品只是图解思想,那当然应该反对。但人不仅是感性动物,更是理性动物,在日常生活中人的感性与理性往往互相渗透、互为作用。实际上,由一定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支配的思想立场不仅影响人们对客体世界的认识,还决定人们情感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文艺创作中自觉不自觉地总有某种程度理性的参与,这也是事实。“诗言志”“文以载道”“寓教于乐”是我国由来已久的文艺传统。诗论家叶燮曾说:“诗之基,其人之胸襟是也。有胸襟,然后能载其性情、智慧、聪明、才辨以出,随遇发生,随生即盛。千古诗人推杜甫。其诗随所遇之人、之境、之事、之物,无处不发其思君王、忧祸乱、悲时日、念友朋、吊古人、怀远道,凡欢愉、幽愁、离合、今昔之感,一一触类而起,因迈得题,因题达情,因情敷句,皆因甫有其胸襟以为基。”所谓“胸襟”,其实指的就是文艺家的思想境界。

  伟大文艺家的作品总因思想博大精深而焕发耀眼的光辉。我国儒家提倡的“泛爱众而亲仁”“仁者,爱人”“有教无类”的朴素人道思想和“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本思想,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带有某种先进性,因而为历代名家所尊崇和传扬。欧洲文艺复兴以来产生的人文主义和个性解放思想,在历史上也起过伟大的革命作用,它成为从但丁至19世纪数代伟大文艺家的思想支柱并非偶然。马克思主义作为人类文化结晶,在辩证唯物史观基础上批判地继承人类丰富的思想遗产,形成科学的世界观和社会主义学说,百余年来成为自鲍狄埃的《国际歌》到高尔基、鲁迅等诸多伟大作家的思想指引,也为人们所熟知。这都说明,基于丰富生活经历和文化积累的博大先进的思想境界对于产生伟大杰出作品的重要性。

作者简介

姓名:张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