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聚焦
尊崇实践之精神 高举变革之旗帜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2018年05月15日 08:30 来源:文艺报 作者:陆贵山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实践;生产;文艺创作;恩格斯;审美;艺术;力量;历史变革;感性

内容摘要:马克思把文艺创作、艺术生产和“美的规律”,都纳入社会实践的大系统中进行解析。

关键词:马克思;实践;生产;文艺创作;恩格斯;审美;艺术;力量;历史变革;感性

作者简介:

  历史变革的潮流是任何势力阻挡不住的。追求自由、幸福和解放的人们应当跟着历史老人的脚步走向光明美好的未来。马克思是伟大的变革家。他的思想博大精深,如天地正气,大义凛然,似日月之光,熠熠生辉。马克思永远活着。

  历史变革和文艺使命

  马克思一生亲身经历了两次伟大的历史变革:一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主要解决市民阶级和封建贵族的矛盾;一是无产阶级革命,主要解决无产者和资产者的矛盾。这两次历史变革是同时或交替进行的。马克思绐终站在体现历史发展趋势和代表先进生产力发展方向的一边。1848年,马克思作为30岁的青年人和恩格斯联手发表了震撼世界的《共产党宣言》。这部天才的著作不仅宣告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宗旨和历史使命,而且对资产阶级发动的历史变革进行了全面科学的总结。由资产阶级发动和领导的世界范围内的工业化、现代化和初步全球化的历史变革运动,取得了赫赫实绩。马克思和恩格斯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资产阶级革命取得的历史成就,予以公正客观的评价。他们指出:“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和“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它把职业人员变成了“出钱招雇的雇用劳动者”。它把家庭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一切都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资本的积累、增殖和运动改变了世界。“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它第一个证明了,人的活动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它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和奇特式教堂的奇迹;它完成了完全不同于民族大迁徙的十字军的远征”。

  资产阶级赖以形成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是在封建社会里形成的。随着历史的发展,封建的所有制关系已经不再适应已经发展的生产力了,“它变成了束缚生产的桎梏”。“它必须被炸毁,它已经被炸毁了”。经济基础的变革一定会引起观念的上层建筑的变革。“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

  “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文明成为世界性的文明。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许多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世界文学。“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是联系在一起的。由于利益的驱动,资产阶级用暴力的、和平的、商业的手段向外扩张,对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发动了侵略,向资源富饶而又生活贫困的大小民族伸出贪婪和肮脏的手。它把价格低廉的商品用来作为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和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榨取殖民利益。马克思连续发表了《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和《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结果》两篇文章,对英国统治者进行政治上和道义上的遣责。这些侵略者“完全是受极卑鄙的利益的驱使。而且谋取这些利益的方式也很愚蠢”。它们对印度的掠夺、压榨和摧残是令人深恶痛绝的。马克思以怜悯和同情的口吻写道:“从人的感情上来说,亲眼看到这无数辛勤经营的祥和无害的社会组织一个个土崩瓦解,被投入苦海,亲眼看到它们的每个成员既丧失自己的古老形式的文明又丧失祖传的谋生手段,是会感到难过的;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些田园风味的农村公社不管看起来怎样祥和无害,却始终是东方专制制度的牢固基础,它们使人的头脑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成为迷信的顺服工具,成为传统规则的奴隶,表现不出任何伟大的作为和历史首创精神。”

  马克思一方面揭露和批判了资产者的侵略行径,另一方面也对被侵略者者蒙受的不幸进行深刻反思,指出只有软弱的民族强大起来才能阻止和抵抗掠夺者的野蛮行为。宗法式小生产农耕社会存在着给殖民者提供乘机闯入的可能性。社会制度和生产方式的局限性、保守性、狭隘性和对侵略“无动于衷”的“不开化的人的利己主义”很容易成为“侵略者的驯顺的猎物”。宗法制小生产农村公社的封闭性、僵化性和落后性,使人们过着一种“有损尊严的、停滞不前的、单调苟安的生活”。这是一种“消极被动的生存”,他们听命于“一成不变的自然命运”,“没有推动社会进步所必须的愿望和行动”。马克思精深透彻的分析告诉人们,一个民族只有自身革命,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自己不开放则被开放,自己不变革则被变革。这实际上只能引发殖民者用坚船利炮轰开锁国之门,让罪恶的侵略者充当“历史的不自觉的工具”。诚然,封建宗法式社会,也存在着和谐、静好和绿色的一面,但作为一种社会历史结构,作为一种生产关系和生产方式,整体上已经失去了历史的合理性和进步性,理应向现代社会转型,接受工业化和现代化的洗礼。文艺家们应当礼敬驱动变革的历史老人,读懂它书写的文本,正确认识封建宗法式小生产农耕社会,不要过于痴迷和钟情滞后的历史生态,不要把宗法社会和氏族生活不适度地加以美化和诗化,不要把封闭保守、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社会描绘得过于美妙和神奇。作家们应当愉快地向封建宗法式农耕社会揖别,警惕和防止新殖民主义的渗透和入侵,全心全意、满怀激情地投身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社会实践中去。当代中国正在发动和推进的史无前例的伟大变革,改变了百年来中华民族积弱积贫、被动挨打的落后局面,给人民带来福祉,国家日益繁荣强大,屹立于世界东方,开始步入卓越的民族之林。马克思的相关论述,启发当代中国的作家、艺术家、评论家和理论家正确体认历史变革的伟大作用,精准表现宗法式小生产农耕社会田园公社的历史惰性,树立坚定的变革意识,构建先进的历史观,无疑具有非常迫切和极其重要的镜鉴意义。

作者简介

姓名:陆贵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