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聚焦
中国文学诗教与审美功能的互动共融
2017年11月28日 08: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韶华 字号

内容摘要:文学艺术的美在于诗教与审美功能的互融后形成的那种在艺术语言中洋溢着的生命之力。

关键词:寄托;文学艺术;审美;创作;诗歌;语言;情感;关注;形成;情怀

作者简介:

  文学艺术的美不只在于艺术语言规律性组合形成的感受,也不只在其关注现实、化育世人的能力,而在于二者互融后形成的那种在艺术语言中洋溢着的生命之力。

 

  发端于“诗言志”的中国文艺思想,在长达三千多年的历史上,虽经言志、缘情、明道、独抒性灵等变迁,但对于内在世界的抒写却一直没有改变。伴随着这种抒写的是古人对于文学之美的认识。二者俨然是两条迥异的道路,但历史上,它们在各自的坚守中,又在不断接近对方并试图调和双方的矛盾。中国文学和文论正是在这种演进中臻于完善。

  “诗言志”是先秦文艺实践的总结。本是内心世界的“志”被当时文学政治外交、礼仪教化的现实目的所框定,传递着那个时代文学艺术独有的政治情怀。“声音之道与政通”(《礼记·乐记·乐本》),汉代将文艺牢牢地局限于教化的樊篱中。秦汉时期,虽有屈原《离骚》的“抑志而弭节”,有司马迁的“发愤著书”,但主导情感依然是政治抱负。与“诗言志”的政教目的相伴,创制于《诗经》时代的文学创作手法赋比兴,也被解释为善恶美刺。而一代赋体须“丽以则”,以儒家之规则为前提。“辞达而已”(《论语·卫灵公》),文学只是表达政治情怀的工具。

  魏晋时期,陆机“诗缘情”的提出,冲破了儒家礼教约束;与此相伴,文学的音声之美被发现,并在文学创作中得到充分实践。而对于无拘无束的情感的抒写和对于文学语言之美的特别关注,却导致了六朝,尤其是齐梁文学的浮艳无实。

  文学史上的这两个阶段,恰是文学功能展现出的两个端点。独立前,文学是政教的附庸;独立后,文学以强劲的力量展示自我。但文学的发展告诉我们,成熟的文学和理论应该是不舍彼此,是二者较量后的互动与融合。

  中国文学中,二者的较量是从唐代开始的。唐代以白居易、杜甫对于现实的高度关注和韩愈、柳宗元对于先秦古文传道的追慕,沿着诗教的道路,将文学政教功能推陈出新,随后又有宋代诗文革新运动推波助澜。皎然、司空图则继承了南朝钟嵘“滋味”说,以 “味外之味”开拓了文学的审美之路,其后又有宋代严羽不断完善。这两条道路是对诗教和审美功能的拓展,前者赋予了诗教以现实的关怀和儒道的高度,后者使文学之美超越了语言本身,具有了整体性的美感。

  “言志”与“缘情”二者的互动实际上在南北朝时就已悄然开始。刘勰在“明道”、“宗经”、“征圣”的基础上,构建了文艺思想体系。钟嵘激赞的“滋味”与以“怨愤”为主的“建安风力”密不可分。唐代陈子昂所谓的“兴寄”、“风骨”之作必有“光英朗练”的声音之美。而将诗教与审美结合,全面评价作品始于北宋苏轼、梅尧臣,在清代臻于完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