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坛聚焦
中国现代文学丛书的特征
2013年12月06日 14: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2月06日第533期 作者:彭林祥 字号

内容摘要:现代文学图书中丛书出版的数量,约占至少三成以上。可见丛书是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的集中体现。

关键词:图书;文学丛书;文学作品;诗歌;翻译;中国;小说;丛书出版;戏剧;散文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笔者据《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抽取1925年、1935年和1945年出版的图书(包括诗歌、小说、散文、戏剧和翻译五部分),对其数量作了抽样调查,发现属丛书的图书数量分别为89、147、189,占当年所出图书的比例分别为59%、40%和38%。据此粗略推算,中国现代文学图书中以丛书出版的数量,约占所出图书数量至少三成以上。可见,丛书是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的集中体现。

  中国现代文学三十余年的发展过程中,以丛书形式出版的文学作品究竟有多少,实在难以精确统计。笔者据《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抽取1925年、1935年和1945年出版的图书(包括诗歌、小说、散文、戏剧和翻译五部分),对其数量作了抽样调查,发现属丛书的图书数量分别为89、147、189,占当年所出图书的比例分别为59%、40%和38%。据此粗略推算,中国现代文学图书中以丛书出版的数量,约占所出图书数量至少三成以上。可见,丛书是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的集中体现。

  丛书的兴盛也是文学创作繁荣的具体体现。有研究者统计,民国时期丛书的出版以抗战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从1912年到1937年,丛书整体呈上升趋势,1936年丛书出版达到顶峰,有320种。1937年到1949年,丛书出版数量再无突破,在200—300种之间徘徊,大型丛书的出版更是直线下降。(贾鸿雁《民国时期丛书出版述略》)这是民国时期丛书出版情况的总体状况,而作为其中一部分的中国现代文学丛书的发展大致也应是如此情形。大体而言,与古代的丛书相比,中国现代文学丛书具有以下五个方面的特点。

  丛书的称谓、种类众多

  除“丛书”这一最常用的名称外,还有以下多种称谓:“文库”,如《创作文库》、《良友文库》;“大系”,如《中国新文学大系》、《世界短篇小说大系》;“丛刊”,如《未名丛刊》、《文学丛刊》;“文丛”,如《七月文丛》、《现代作家文丛》;“新刊”,如《开明文学新刊》;“丛辑”,如茅盾主编的《新绿丛辑》等。这些新名称有的是沿用传统的称谓,有的是借鉴日本和欧美现代图书业中的丛书名称。如“大系”一名就来自日本,经良友图书印刷公司推出《中国新文学大系》,这一丛书名称就广泛流行开来。由于现代文学丛书数量巨大,丛书种类也异常多样,如有创作类丛书、译作类丛书、世界名著类丛书、诗歌类丛书、戏剧类丛书、通俗文学类丛书、小说类丛书、自传类丛书等。

  兼具专门性和综合性

  从内容上看,丛书有综合性和专门性之分。若以是否是文学作品的标准分,现代文学丛书显然属专门性一类,但文学作品又分不同小类,不同种类的作品汇集成丛书,使得现代文学丛书又有综合性的特征。现代文学丛书时常是多种类别收入同一种丛书。如周作人主编的《新潮社文艺丛书》,所收作品有诗歌、翻译、小说、散文、童话等。《创造社丛书》中也有诗歌、戏剧、小说、译作、文论、哲学等几大类。巴金主持的《文学丛刊》更是最大可能地包容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各种样式。也有专门以某一文学类别为收录标准的,如《七月诗丛》、《创造诗丛》、《现代长篇小说丛书》等,只是数量较少。总之,现代文学丛书多具有综合性的特征。

  整套丛书往往难以出齐

  由于受政治、经济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中国现代文学丛书的出版条件异常艰难,出版一套有始有终的丛书更为不易。“一般丛书,事前并没有详细的计划,也不是事前安排好了品种计划,而是主编者逐步收稿,逐步编辑出版的。”(《新文学资料引论》)许多丛书只是开了个头,以后难以为继,往往是无疾而终,出现“有头无尾”的情况。如《创造社丛书》,从1921年8月出版丛书第一种《女神》开始,一直到1929年2月创造社出版部被封止,由于出版时间长,先后有泰东图书局、光华书局、创造社出版部等多家出版社接手。该丛书究竟出版了多少种,至今仍未弄清。《良友文学丛书》从1933年开始,直至1946年结束,至今也有45、46、47种的争论。北新书局出版的丛书系列中,最少的只有一本,就再无下文,最多的又达20余册。

  多是作家最新的著译

  中国现代文学丛书多为作家最新的著译。与古代丛书多是古籍的重新整理组合不同,现代文学丛书往往是在确定丛书名称后先出版一种或数种,然后不断出版,一套丛书的出版时间很长,这就使得作家有时间进行创作和翻译,列为丛书的作品往往就是作家最近脱稿的创作或译作,实现了随写随刊。如中华书局在20世纪30年代初开始出版的《现代文学丛刊》,创作和翻译兼收。从1932年7月推出刘大杰的译本《苦恋》开始,以后每年推出十余种,到1937年为止,已出版了56种。抗战严重影响了丛书的出版,在十余年时间中只出版了5种,以1947年2月出版李劼人的译本《好人家》为止,共计61种,持续时间长达16年,这些列入丛书的作品都是作家近期的创作或译作。

  出现一书属多种丛书的现象

  现代文学作家的某一作品加入某一套丛书后,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在以后的再版中,在保持书名、内容等不变的情况下常又加入另一套丛书。如鲁迅的小说集《呐喊》,最先加入了周作人主编的《新潮社文艺丛书》,于1923年8月初版。在印行第三版时,则由北京北新书局作为《乌合丛书》之一于1924年5月出版。1926年10月,该书又作为《乌合小丛书》之一在上海北新书局出版。巴金的《控诉》也是一书兼两种丛书身份,最先是作为《烽火小丛书》第一种于1937年10月首次出版,印行五版后,又作为《呐喊小丛书》第二种于1941年12月出版。茅盾的《幻灭》、《动摇》和《追求》三部曲原先分别作为《文学研究会丛书》之一由商务印书馆于1928年出版,后又一起加入《文学周报社丛书》于1930年5月由开明书店出版。

  (作者单位:广西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