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网络文化与文学
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的思考
2020年10月19日 16:10 来源:文艺报 作者:欧阳友权 字号
2020年10月19日 16:10
来源:文艺报 作者:欧阳友权

内容摘要:经政府倡导、文学赛事推介和公共舆论的积极引导,我国现实题材网络创作增长迅速,出现了一批主题格调健康、艺术质量上乘、社会效益凸显的现实题材佳作。现实题材升温,对长期以来幻想小说一家独大,网络创作远离现实,促进网络文学关注时代、关注社会、关注普通人的生活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经政府倡导、文学赛事推介和公共舆论的积极引导,我国现实题材网络创作增长迅速,出现了一批主题格调健康、艺术质量上乘、社会效益凸显的现实题材佳作。《浩荡》《大国重工》《网络英雄传》《朝阳警事》《明月度关山》《天下网安:缚苍龙》……这类取材现实、承接市井地气和时代精神的作品受到广泛好评。在网文IP改编的现实题材影视剧方面,涌现出《大江大河》《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隐秘的角落》等多部现象级作品。从“文”到“艺”、从“艺”到“娱”、从“娱”到“产”,由网络小说创作引发的现实题材热,已经跨界引爆了网络文化和大众娱乐的现实题材回归。

  现实题材升温,对长期以来幻想小说一家独大,网络创作远离现实,促进网络文学关注时代、关注社会、关注普通人的生活,补上“宅”“玄”“空”造成的网络文学短板,无疑有着矫治积弊的作用,它让网络文学多了一些人间烟火气与时代亲和力。但从实际效果看,现实题材的网文作品在读者中占据的喜好指数与市场份额还十分有限,有的甚至处于“主流叫好”而“读者不叫座”的“落地尴尬”中。究其原因当然不在“现实题材”本身,而在“怎样书写”现实题材上。一些现实题材网络作品虽然写的是现实生活,却仅仅把现实作为文学的“打卡地”和“留言板”,停留在书写生活皮相、“为现实赶场”阶段,其内在精神与真正的现实是隔膜的、游离的,造成了艺术感召力缺失,这样的现实题材作品与现实主义精神其实是“脱榫”的。

  要打开现实题材高调入场与“精神合榫”的迷局,以现实题材创作彰显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精神,需要确立起几个基本的文学观念。

  一是从题材选择走向“价值及物”。现实题材不等于现实主义精神,网络作家选择现实题材不只是找到了生活素材,有了可写的对象,而是选择一种价值立场,一种评判生活的责任和干预生活的“及物冲动”。真正的现实主义文学是由正确的价值观统摄的良知与悲悯、关爱与真诚,体现的是创作者的情怀与信仰,而不是一种外在于生命的技能活动、一种谋生的“赶场”。网络创作回归现实需要以正确的立场评价现实以“赋能”生活,发现日常生活中的真善美,为社会的进步承担文学应有的责任。

  二是从“在场秀”站位走向体验式书写。创作现实题材仅有作者的在场站位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对于书写对象的“过命性”体验,即如高晓声当年所说的:“半生生活活生生,动笔未免先动情”,或者像张贤亮在《绿化树》的“序”中所言,让自己“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没有迈过生活体验这道“铁门槛”,没有承受过生命的沉重与苦痛,没有与生活真相相匹配的伦理与美学,笔下的所谓“现实题材”终归会隔着一层。那些“在场”却不“在地”的现实题材作品其实是一种“伪现实主义”写作。例如,有的网络小说描述的生活状貌能让我们窥见当下社会元素和个人生活的“圈层”,却无法感受到生活背后的时代传响和历史脉动,只能给人以“站在桥上看风景”之感;有的作品迎合市场热点,有职场奋斗、无私奉献等“正能量”外衣包裹,但由于缺少对真实生活的感受和洞察,那些现实的故事和空洞的激情沦为“踏空”的现实叙事,实质仍是空洞苍白的快餐式消费品;还有的网络作品聚焦现代都市或青春校园,却侧重展现“小时代”的奢华、“丛林法则”的争斗或“霸道总裁式”的爱情生活,陷入了消费青春的拜金主义等等。这些作品虽为现实题材,却偏离了现实主义精神,或许写出了生活的“剖面”,却难以让人感受到嵌入生命体察、浸染灵魂底色、“咬出个人牙印”的那种刺痛心扉,或“深文隐蔚”、启人深思的更绵远的东西,在精神力度上似乎总缺点什么。

  三是从生活镜像走向艺术审美。现实题材创作不是写生活日志,而是“创作”文学,而文学是离不开艺术、离不开审美的。作家要写出的是“人与现实之间的审美关系”,而不仅仅是描摹式的“镜像”关系,他需要用文学的“强光”照亮现实和现实中的人心,作品不仅要有“爽感”,还得有美感。因而,现实题材创作的终极指向并不是题材上的自洽和自证,而是现实主义精神的审美表达,否则只能是“现实的空转”。检验一个现实题材作品是不是表达了现实主义精神有两条相互关联的标准:一是看作品是否蕴含着以人民、人生和人性的力量彰显时代精神,体现出推动人类社会历史进步的正面价值,二是其艺术的感召力能否成为独一无二的审美标识。前者侧重内容层面的意义赋值,后者则以风格化表达赢得阅读的适恰性和审美快感,实现这二者的结合就能使作品产生打动人心的艺术力量,形成思想精深、艺术精湛的感人魅力。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现实主义的文学精神,网络现实题材创作就需要与这样的现实主义精神“合榫”。有的作品以生活的“零距离”描写凡人琐事,但不是去写生活的“一地鸡毛”,而是通过人物的工作经历表现社会变革的艰难历程,透过平凡人物的英雄梦传递出时代变化的大图景,如《上海繁华》《中国铁路人》;有的作品把个人命运与历史变革融为一体,以小见大,呈现出一个立体而鲜活的时代画卷,如《大江东去》《浩荡》;还有作品以逼真的生活细节、鲜活的故事、跌宕的爱恨情仇,让励志的精神舒展人物命运,回旋着奋发有为的生命传响如《网络英雄传》《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这些现实题材作品贴近生活,贴近时代,也贴近读者心灵,正在于作者善于让“生活”走进“文学”,由“现实”走向“艺术”。由是,生活镜像便走向了艺术审美,达成现实题材创作与现实主义文学的“精神合榫”。

作者简介

姓名:欧阳友权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