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网络文化与文学
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四重境界
2019年12月23日 15:00 来源:《中国文学批评》2019年第2期 作者:王青 字号
关键词:翻译;小说;海网络文学;海外传播;数字媒介外传播;网站;网络文学海外;中国网络文学;语境;海外读者;中国文化;文本

内容摘要:摘要:中国网络文学凭借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走红海外,吸引了跨地域跨文化的百万读者,形成宛若“忽如一夜春风来”的开局盛况。我们有理由期待,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网络文学必将走过“吹尽狂沙始到金”的艰辛蜕变,以自信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实现中国在国际文化领域的弯道超车。起点国际不仅仅是网络文学龙头企业——阅文集团旗下致力于网络文学海外发展的新业务平台,更代表着国内文学网站以雄厚的商业资本介入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为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发展开启了全新的探索。我们呼吁更多专家学者加强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分析与研判,在更为广阔的文化视野内,从理论高度观照网络文学海外热现象,为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探索新的路径。

关键词:翻译;小说;海网络文学;海外传播;数字媒介外传播;网站;网络文学海外;中国网络文学;语境;海外读者;中国文化;文本

作者简介:

  摘要:中国网络文学凭借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走红海外,吸引了跨地域跨文化的百万读者,形成宛若“忽如一夜春风来”的开局盛况;然而欣喜过后的理性思考推动潜隐问题渐露,可谓“世途开步即危机”;以起点国际为代表的各方力量以“壮心上下勇求索”的积极心态作出诸多开拓性的有益尝试,推动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步入正轨;我们有理由期待,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网络文学必将走过“吹尽狂沙始到金”的艰辛蜕变,以自信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实现中国在国际文化领域的弯道超车。

  关键词:网络文学 海外传播 数字媒介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点项目“网络文艺发展研究”(16AA002)阶段性成果。

  作者王青,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北京102488)。

 

  一、开局盛况:“忽如一夜春风来”

  在数字媒介时代,中国网络文学20年的发展,经历了从民间的自发生长到被传统文学逐渐接纳的艰辛历程。从起于青萍之末、备受质疑,到呈现燎原之态、不容忽视;从零散羸弱的个体性生存,到系统蓬勃的全产业链条运作,网络文学的国内生存语境渐趋成熟。在全球化时代,新媒体技术的革新升级,拓展出跨地域传播的崭新文化语境,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成为研究者密切关注的论题。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点项目“网络文艺发展研究”(16AA002)阶段性成果。2016年末,一则“网络文学海外走红”的新闻成为热点。专门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外文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发表声明,宣布与国内文学门户网站起点中文网合作,签订十年翻译与电子出版的合作协议,并接受起点中文网20部网络小说翻译与电子出版的授权。随后,《人民日报》刊载文章《中国网络文学冲出国门闯世界,打造中国式“好莱坞”》。一时间,“网络文学海外走红”跃居为全网讨论的热门话题。由此,中国网络小说海外发展的历程开始步入公众视野。

  原来,早在2010年左右,晋江文学城等多家国内知名文学门户网站已与港澳台、越南、泰国、日本、韩国等地区与国家展开合作,推动中国网络小说走出内地,促使中国网络文学在亚洲文化圈内的走红。《何以笙箫默》、《凡人修仙传》、《斗破苍穹》等网络小说受到海外网友的广泛追捧。2015年,中国网络小说开始以境外个人翻译网站Wuxiaworld等为主要阵地,流行于北美文化圈,并在飞速的发展壮大中积累了百万外文读者。经过十年左右的发展,向海外输出的网络文学涉及言情、玄幻、武侠等多种小说类型,范围辐射东亚、东南亚、欧美等全球上百个国家与地区,包含日语、韩语、越语、泰语、英语等多种语言形式。

  作为拥有五千年璀璨文明的文化生产大国,中国的文化输出状况却一直不容乐观,国际舞台上鲜见具备中国文化标识的有影响力的品牌,文化出口的薄弱成为制约中国整体综合实力的短板。网络文学的海外走红给中华文化“走出去”注入一针“强心剂”,为中国文化品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提供新的探索路径。有学者称“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具备了与日本动漫、韩剧并称为亚洲三大文化产业的发展潜力”。[1]

  中国网络小说进入全球语境,在海外读者群体内掀起一阵文学审美的新潮流,这主要源于网络文学独特的艺术魅力与外国读者迫切的精神需求之间的完美契合。在数字化时代,互联网技术的更新与普及冲破了时空的限制,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在共享市场资源的同时,也遭遇同样的生存困境与精神危机。经济的高速运转与消费的极度膨胀将全球人民纳入到同一紧张高压的生存语境。网络小说凭借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契合海外消费者的精神文化需求,实现全球语境内审美体验的共享。

  魅力之一:中国文化元素的集结

  网络文学以璀璨的中华文明为精神积淀与素材宝库,作品或以某一具体历史时段或现代社会的语境为书写背景,或以之为参照,架构起一个虚拟空间,潜隐着中国化的思维逻辑、价值取向、精神风韵等,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之为中国文化元素的集结。诸如《后宫·甄嬛传》等历史题材小说对中国古代宫殿、服饰、器物、礼制等方面的特征描述;《择天记》等玄幻修真类作品渗入了中国传统道教文化的因子;《悟空传》以中国古代唐僧取经的经典故事为叙述背景;《放开那个女巫》中主人公程岩穿越到欧洲中世纪风格的异域空间,但其思维方式和价值观都带有明显的中国化特征。

  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与国际地位的不断攀升,中国成为全球语境内不容忽视的重要角色,而中国文化却由于其广博的历史承载,很难为海外大众所了解。网络小说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开启了了解中国文化的大门,为海外读者带来充满中国风情的全新审美空间。如《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如懿传》等网络小说作品中频繁出现对中国古典诗词的引用,这些引用不是简单的堆砌,而是更注重与场景氛围、事件特征等方面的契合,帮助海外读者在具体的语境中理解与感受东方文化的魅力。

  以《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第二章中对辛弃疾《青玉案·元夕》的引用为例,书中《青玉案》为主人公江哲所作,在太子与和亲公主的婚宴上配乐演奏。《青玉案·元夕》这首词通过对元宵节人潮涌动、乐声飘然、光影流转的热闹场面的渲染,反衬出灯火阑珊处形单影只的女子形象,词意唯美,蕴蓄深远,但对于海外读者而言,却难以理解。作者将这首词植入到长乐公主与南楚太子大婚之日的热闹宴会上:远道而来和亲的长乐公主在听到《青玉案》的乐声后,“一滴晶莹的泪珠无声无息地滑落尘埃”,目睹了这一幕的男主人公江哲感慨道:“这个孤独的少女从此就要在异国他乡度过自己的一生了”。联系前后文语境,诗词的涵义得以彰显,既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也让海外读者领略到了中国诗词之美。

  魅力之二:超脱于现实之上的想象与自由

  与传统文学作品不同,中国网络小说以天马行空、汪洋恣肆的想象为审美根基,表现出一种超脱于现实语境的自由。海外读者在中国网络小说的阅读过程中,暂时脱离现实的羁绊与生存的困顿,获得压抑感的消解,体会随心所欲的自由与轻松。《修真聊天群》在现实生活中开辟了一块想象疆域,即充满货真价实的修真者的聊天群;《全职高手》、《重生之最强剑神》等描述的都是虚拟的游戏世界;《我真是大明星》讲述了在现实中一心想当大明星的张烨穿越到类似地球的新世界,从而走上明星之路。读者在各式各样的想象空间中跟随人物开启超脱现实的自由之旅。

  优秀的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即便是以超越现实的想象式书写构建故事框架,也在更深层次上指向人类普遍的价值情感与人文关怀,这使海外读者在潜移默化中获得具备东方色彩的情感教益与思想启迪。如《微微一笑很倾城》属于虚构性的言情作品,游戏世界与线下现实世界并行,男女主人公都是颜值与智商双高,两人的感情没有误会、矛盾和挫折。无论是从背景架构、人物形象设置,还是就故事情节而言,这部作品都无疑是典型的以现代校园为叙述背景进行的想象式书写,作品展现的是两个独立的、优秀的个体之间健康的、充满智慧与情趣的恋爱过程,在满足了大众对纯美爱情的想象之余,也呈现出美好爱情中个体应有的品质,诸如优秀、自信、包容、独立、温和、智慧等,推动海外读者对于两性关系与自我成长的新思考。

  魅力之三:实现郁积情绪的宣泄与多重欲望的满足

  中国网络小说多以主人公打怪升级式的小人物成长为主要叙事脉络,通常是主角的成长线与情感线并行,主人公携带明显的主角光环,总能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天道图书馆》的男主角张悬穿越后,头脑中拥有一座图书馆,掌握无限知识,成为九星名师,传授天下;《主宰之王》的主人公意外被闪电击中而融合了一只太古神灵的眼睛,拥有超群视力,踏上传奇的灵修之路;《重生之最强剑神》的主人公预知游戏里所有的技巧、攻略与秘籍,成长为最强剑神;《超级神基因》中韩森通过食用异生物而获得超级基因,开启人类的飞跃性进化;《放开那个女巫》中穿越后的程岩依靠现代科技建立新的王国。

  在阅读中,海外读者以角色代入的方式参与故事发展,跟随主人公在磨难中逢凶化吉,逐渐聚合了人、财、物优势,得到了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双重实现,同时享受众星捧月带来的情感满足。海外读者在网络小说的阅读中,在小人物一步一步的成长脉络中,体味到人生价值实现的获得感,也宣泄了自身在现实生活内郁积的情绪压力。

  魅力之四:读者、作者、作品的三者融合

  网络小说以开放性的平民化写作、即时性互动等为主要特征,这在一定程度上为网络文学的海外生长提供了先决条件。一方面,互联网开放式的媒介平台吸引了大众参与文学创作,绝大多数网络文学作者都是非科班出身,初期以兼职写作为主。大众的日常生活经历与精神困顿或多或少跟随作者的书写而融入到作品中,形成网络文学不可磨灭的底色。另一方面,小说章节在网络平台连载后,读者以与作者即时性互动的方式参与作品品评与意见反馈,作者以之为基础,适当调整后续的文本创作。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已经完结的网络文学作品是作者与读者共同创作的结果。也就是说,传播至海外的网络文学作品已经在生产过程中充分考虑到读者的审美意愿,完成读者、作者、作品的三者融合,这样的作品更容易契合海外读者的阅读期待。

  二、渐露困境:“世途开步即危机”

  在中国网络小说在海外取得巨大影响的同时,理性思考网络小说海外传播潜在的发展困境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与讨论的。

  质量是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基石。网络小说进入国际视野后,被统一打上“中国文化”的标签。海量网络文学作品的输出,为国外读者掀起了中国文化的神秘面纱。当泥沙俱下的网络小说文本作为中华文化的载体呈现在全球语境中,缺失辨别能力的海外读者难免对中国文化产生曲解与误读。当带有中国元素的网络文学进入国际视野,却与“精品化”的定位无缘之时,就无法避免西方资本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以中国网络文学为原始脚本进行二次创作与包装。网络文学将与国内其他出口原材料一样,以“中国制造”而非“中国品牌”呈现于全球文化舞台。质量问题不仅影响网络文学自身的海外传播与接受,更攸关中国的国际形象。

  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质量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小说文本的质量与翻译作品的质量。出于种种原因,中国网络小说的文本质量难以保障。数字化语境下,为实现市场利益最大化,文艺生产的时间被大大压缩了。很多网络写手一天码字数以万计,迫于更新的时间压力,没有精力对文本进行反复细致的考量与打磨。甚至,在网络文学创作领域出现“代笔团队”。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有的负责故事脉络的建构,有的负责各章内容的填充,有的则负责各部分的衔接。此类“作坊”式的网络文学生产方式将作品变成一种零件式的组插,文学作品整体性的艺术价值难以保全。与此同时,相当一部分网络作者未经过系统化的专业训练,囿于自身能力与文学素养的局限,所创作的网络小说文本质量有待提升。

  一部分网络小说文本脱离现实语境与历史事实的制约,以随意无度的想象式书写构成对中国历史的肆意篡改与过度演绎;有些作品随处可见诸如杀戮、暴力、复仇、黑道等负面元素,呈现出对丛林法则、强权政治、暴力腐败等的推崇。如《后宫·甄嬛传》中,主人公甄嬛依靠技高一筹的权谋,从不谙世事的闺中少女走向位高权重的一朝太后。有学者指出其“批判制度戕害的主题在故事展开过程中被完全遮蔽了,而是让位给了对丛林法则的认可;作品是非判断的价值立场也被人物设置等因素模糊,甚至丧失了”。[2]

  处于初级阶段的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以传播者与接受者的阅读兴趣为作品的选拔指标,相应监管力量的缺失与筛选环节的薄弱极易导致存在质量问题的网络小说文本传播海外。有些作品中存在的问题也的确引起了海外读者的不满。如外国网友“alphaGulp”在评价耳根的《一念永恒》时指出:“他的小说里会有很多兽奸的情节,这让我感觉很难受”。文本质量问题是中国网络小说海外输出需要关注的重点之一。

  翻译问题不是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特有危机,中国文化要想进入全球视野,语言转换是必须逾越的鸿沟。如何将言简意赅、蕴蓄深远的汉语翻译成明白晓畅、地道传神的其他语种,这不单单是两种语言之间的简单替代,更是中外两种文化语境之间语言习惯、价值观念等方面的碰撞与转化。中国网络小说想象天马行空,内容包罗万象,语言形式变幻无穷,对翻译者的知识储备、文化视野、语言转换能力等提出了更高要求。不少涉及历史元素的中国网络小说更是包含了两次文化语境的转换:从古典文化语境转换到现代文化语境,从中国文化语境转换到西方文化语境,双重转换既加大了难度,又难免在翻译过程中存在文化失真等问题。

  另外,中国网络小说动辄百万字,且产量惊人,翻译起来耗时耗力,而翻译网站的连载更新对翻译速度有着严苛的要求,速度与质量之间的矛盾是几乎所有网络文学翻译者需要面临的难题。忽略了速度的高质量翻译难以保障读者的阅读需求,而忽略了质量的高速度翻译又无异于自掘坟墓。“翻译组”的团队合作成为网络小说海外传播调和质量与速度矛盾的主要形式。然而,团队成员翻译能力参差不齐,对作品的理解也各有千秋,翻译成品难免出现风格差异,甚至内容脱缰。

  翻译质量问题最直接的受害者便是读者。海外网友“remy911”在评价《何为贤妻》时称,“这本书不错,但我时不时就得停下来,因为翻译者钟爱使用拼音来翻译某些词,整本书到处都是拼音。每次我在看新章节的时候我都得把那些拼音记下来,或者查词语表,这大大减少了阅读的乐趣。(说实话,我后来都直接跳过那些没有翻译的词)我是来看小说的,不是来学中文的。”网友“makenai89”在点评《微微一笑很倾城》时也强调“译者对原作的见解和表达方式都会改变读者对译本的印象”。读者“Hantosh”在看《放开那个女巫》时直接吐槽:“翻译质量下降得非常厉害,第一章翻译得很好,会让你想继续看这本书。但之后有几章都有明显的拼写错误,用词不当,词语顺序混乱等毛病。虽然还是可以看得懂,但真的让人有点不爽”。

  除了质量危机外,以个人翻译网站为平台的境外传播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外国读者缺失了网络小说阅读过程中即时性、互动性的独特体验。读者通过与作者的即时互动参与到文本的创作之中是网络文学的原生性特征,也是网络文学阅读的重要快感来源。网络小说以连载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实现国内读者的即时阅读。读者可以随时随地借助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媒介终端,通过文学网站留言、论坛开帖讨论、邮件交流、手机通讯、QQ类实时在线交流软件等,与作者进行交流互动。网络文学作者能够更为直接、及时地接收到读者的建议与需求,并根据读者的反馈对人物形象、故事脉络等作出调整。作者与读者在文本连载过程中实现无缝对接,一方面读者以意见反馈的形式参与到文本创作之中;另一方面,读者针对文本特点的智慧迸发集结成一场流行文化的盛宴,如“甄嬛体”等大众创作热潮。而借助境外翻译平台输出的中国网络小说,外国读者的阅读较创作过程明显具有滞后性,又加之语言的隔阂,使读者的反馈与智慧迸发难以触及作者创作,即时的交流与互动成为妄谈。海外读者接受更多的是阅读网络小说作品产生的美感,而缺失了即时互动带来的快感。

  文本与翻译质量难保障、即时互动交流很难实现是网络文学境外输出的 “拦路虎”。此外,翻译力量的薄弱、连载速度的有限、作品版权的纷争、编辑体系的缺失等也会在不同程度上对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产生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王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