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报刊文选
“人民艺术家”王蒙,85岁了
2019年10月15日 14:37 来源:政事儿 作者:政事儿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今天(10月15日)是著名作家、原文化部部长王蒙85岁生日。

  就在半个月前的9月29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授予了王蒙“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王蒙由此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唯一一位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授予“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的作家。

  王蒙一生经历坎坷。他著作等身,作品《青春万岁》《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活动变人形》《这边风景》等,都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代表作。著作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各国出版。此外,他还发掘培养了一大批优秀青年作家,为中国当代文学繁荣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1934年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王蒙出生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悄然从瑞金出发,开始了长征。也正是这个月的15日,王蒙出生在北京沙滩。当时他的父亲在北京大学读书,母亲也在北京上学。

  王蒙的老家,是河北南皮,因此,王蒙跟晚清名臣、洋务派的领袖人物张之洞同乡。

  11岁时,王蒙跳级考入私立北平平民中学。关于这次跳级,王蒙是受到丰子恺一幅漫画的启发:三四个孩子腿绑在一起走路,走得快的孩子无法前行,走得慢的孩子也被拖得狼狈不堪。他认为他就是那个走得快的孩子。考入中学后,依然差不多次次考第一。

  14岁时,地下党领导提出来希望他入党,王蒙立刻就做出了决定,加入地下党组织。后来王蒙回忆说,“我有一个特殊的感觉,我这一辈子小事犹豫、掂量,爱推敲,甚至会自相矛盾,但是恰恰大的事情,我是凭直觉,敢于做出决定。”

 

  18岁时,王蒙遇到了第一任妻子崔瑞芳,一见钟情。当年他和瑞芳漫步在北京街头时,“幸福得如同王子”。

  1953年,共和国成立之后的第四年,建设刚刚起步。王蒙开始第一次创作,一口气儿写下了长篇小说《青春万岁》。王蒙的文学才华,就此展现出来,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已经有66年的写作生涯。

  在新疆一待就是16年

  据报道,写作给王蒙带来了快乐和享受。1956年,王蒙又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这篇小说从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林震的角度,较早反映了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人民内部矛盾、揭露官僚主义。小说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很大争议,有批判的,有赞成的。

  这篇小说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毛泽东至少谈了5次王蒙。毛泽东曾说,“我看到文艺批评方面围剿王蒙,所以我要开这个宣传工作会议。从批评王蒙这件事情看来,写文章的人也不去调查研究王蒙这个人有多高多大,他就住在北京,要写批评文章,也不跟他商量一下,你批评他,还是为着帮助他嘛!”

  1958年5月,王蒙被划为右派,并被开除了党籍。

  1963年,王蒙卖掉北京的家具,带着一个三岁一个五岁的孩子,远赴新疆。他先在乌鲁木齐任杂志社编辑,后在伊犁巴彦岱红旗人民公社第二大队任副大队长。他在新疆一待就是16年,正式调回北京时,已经是风雨动荡后的1979年。 

  据报道,在新疆的十六年中,王蒙与维吾尔族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王蒙说,自己在新疆时期最为得意的一件事是很快就学会了维吾尔语。对于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习惯、不同的生活方式,王蒙非常有兴趣,“跟你各个方面习惯一样的可以引为朋友,但是跟你不一样的,你可以对他非常感兴趣。”

  王蒙在新疆写了一部反映维吾尔族生活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1978年,经过近三个月时间的修改,《这边风景》已经基本成稿。2013年,这部小说出版。2015年,《这边风景》获得茅盾文学奖。显然,王蒙没有这十六年的新疆经历,也就不会写出这部风格独特的作品。

  担任文化部长,开放舞厅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改革开放”这个词就此进入中国人的视野,个人命运和国家形势发展紧密相联。

  1979年,王蒙“右派”问题获得彻底改正,恢复了党籍。他开始大量发表作品。仅仅在1980年,就发表了短篇小说《蝴蝶》《海之梦》《风筝飘带》《说客盈门》《春之声》。《春之声》还获得该年度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1981年,王蒙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1982年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1983年,他任《人民文学》主编,10月出席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1985年,当选为作协常务副主席、党组副书记;9月当选为中央委员。1986年6月到1989年9月,任原文化部部长。

  在得知自己被确认为部长候选人后,王蒙曾找了胡乔木、胡启立,通过张光年给乔石(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带了话,请不要考虑他。最后,习仲勋找王蒙谈话说,你可以写作,不需要你抓得过分具体,你可以多依靠旁的副部长嘛,反过来,你担任部长也有有利于你写作的条件嘛。谈话的结果是王蒙只干三年,三年中请中央物色更合适的人选。

  在任部长期间,他做了一件现在看来很不起眼的事情——开放舞厅,当时改革开放初期,每一步改革都需要推倒重重束缚。在王蒙到文化部上任的前几个月,党报上还有告示,严禁举办营业性舞会舞厅等。一位年轻作家曾向王蒙描绘他在大学舞会里的情景:工人宣传队队员在舞会四处巡逻,一面看着翩翩起舞的年轻人,一面严肃喊话:“注意舞姿!注意舞姿!”“保持距离!保持距离!”那时候反对开舞厅的人有疑虑,说去舞厅跳舞的没有好人。王蒙回答“那正好可以一网打尽!”

作者简介

姓名:政事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