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视点
从“小说家类”提要看四库馆臣的“严”与“宽”
2018年08月09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元伟 字号
关键词:四库全书;四库馆臣;小说;实录

内容摘要:《四库全书总目》是古代最重要的目录学著作,其中卷140至卷144为子部“小说家类”,共收书319种,每种都撰有相应的提要。细读“小说家类”提要可以发现,四库馆臣在考据、评价作品时,常常表现出两种鲜明的情感态度:“严”和“宽”。透过这两种批评态度,可以管窥四库馆臣对于历代学人、学术的深层认识。四库馆臣对个别朝代作品及学风批评尤其“严”,特别是在评价明人著述时,常常把个人批评上升至对明代学风的严厉指责,有时近乎鄙薄。《四库提要》是严谨的学术考辨的产物,它表现出来的严、宽态度,应该说与“小说”作品水平的良莠不齐有关。他们推崇考证精严的学风,而对学问空疏、空谈性理的现象大加批评,而明代学风之芜杂历来为人诟病,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明人学风经常被馆臣严加对待,驳斥得体无完肤了。

关键词:四库全书;四库馆臣;小说;实录

作者简介:

  《四库全书总目》是古代最重要的目录学著作,其中卷140至卷144为子部“小说家类”,共收书319种,每种都撰有相应的提要。细读“小说家类”提要可以发现,四库馆臣在考据、评价作品时,常常表现出两种鲜明的情感态度:“严”和“宽”。“严”的时候指瑕批谬,仿佛不容商榷;“宽”的时候则开明兼怀,显得通融宽和。透过这两种批评态度,可以管窥四库馆臣对于历代学人、学术的深层认识。

  秉持实录驳斥诬妄荒怪

  四库馆臣的“严”,表现为对具体作品乃至时代学风的尖锐批评。就子部“小说家类”而言,他们秉持“实录”和“著述有体”的评价原则,极力驳斥那些诬妄荒怪、充斥着舛误疏漏,徒能乱人耳目的作品。比如斥责《大唐新语》《桯史》《东南纪闻》《金华杂识》等作不但记录了大量神怪俳谐内容,编排上也猥琐芜杂,是“自秽其书”;批评《世说新语补》“岂识黑白者所为”(“黑白”意为白纸黑字,“识黑白者”指读书人);指斥《明词林人物考》是“小说家言,何关文苑”等。另外,也用了“黜而不载”“幻诞无稽”“附会”“不伦”等语词评价作品,从古人的角度来看,这种措辞、语气都是极其严厉的。

  四库馆臣对个别朝代作品及学风批评尤其“严”,特别是在评价明人著述时,常常把个人批评上升至对明代学风的严厉指责,有时近乎鄙薄。对明人的批评,以祝允明、陈继儒等人为多,如《志怪录》提要谓:“观所著《野记》诸书,记人事尚多不实,则说鬼者可知矣。”《野记》条云:“允明所撰志怪及此书,可信者百中无一。”紧接着对明代著述风气进行揭发式的批评,《前闻记》条云:“明人欲夸著述之富,每以所著一书,分为数种,往往似此,不足诘也。”陈继儒更是一个标靶式的人物。早在“杂家类存目”提要中,馆臣便开始对陈氏发难,如《珍珠船》提要云:“盖明人好剿袭前人之书而割裂之,以掩其面目。万历以后,往往皆然,继儒其尤著者也。”《销夏》提要:“纤仄琐碎,亦可谓徒费心力矣。”至“小说家类”则更甚,如《见闻录》条云:“叙次丛杂,先后无绪,仍不出其生平著述潦草成编之习也。”《太平清话》条:“征引舛错,不可枚举……乖舛显然。”就批评语气之严厉程度言,陈氏更在祝氏之上。

  此外还有几处,馆臣对明代不良学风作了不遗余力的批评,如《金华子》提要除指出胡应麟《九流绪论》之误外,还顺手写道:“明人诡薄,好为大言以售欺,不足信也。”《西峰淡话》条论及:“非明人挟持私见、曲相排抑者可比。”《续世说》提要述及该书名实不符时写道:“明代伪书,往往如是,所谓欲盖而弥彰也。”《香奁四友传》条云:“词意儇薄,了无可取。盖明初淳实之风至是已渐漓矣。”《小窗别纪》条云:“总明季纤诡之习也。”对比其他朝代如唐、宋等,四库馆臣对有明一代学人、学风批评之“严”,可见一斑。

  开明兼怀 避免以今律古

  与“严”相对,四库馆臣也时而褪去严峻的外表,显出“宽”的底色,这主要表现在开明兼怀的批评方式上。具体而言,开明兼怀就是“理解之同情”,指分析具体作品时,抛开门户之见,充分考虑作者身份及历史语境对创作的影响,从而避免以今律古的苛责。

  比如《侯鲭录》提要在指出该书“冶荡”“近诬”“妄传”等缺失后,仍旧认为“所记录多尚有典型,固不以人废言”,显出宽容气度;《铁围山丛谈》为蔡京之子蔡绦所撰,而四库馆臣认为蔡绦“虽盗权怙势,而知博风雅之名者”,“其人虽不足道,以其书论之,亦说部中之佳本矣”。父有过,不及子,这种不计出身、唯才是取的态度尤为可贵。既然可以不拘身份地去取作品,那么也可以设身处地地理解作家创作动机了。如《觚不觚录》提要云:“盖世贞弱冠入仕,晚成是书,阅历既深,见闻皆确,非他人之稗贩耳食者可比。”《古今谚》条:“此盖(杨慎)久居寓所,借编录以遣岁月,不足以言著书。”在秉持正统观念的馆臣那里,作为大文豪的王世贞、杨慎等人却去创作“不入流”的“小说”,本来是不足取的;但考虑到他们的身份和特定语境,馆臣还是表达了理解之同情。

  四库馆臣还常常从文体经验、学风和时代语境等角度审视具体作品的缺失,以理解代替苛责。比如馆臣认为野史小说一类文体,自古就虚实错出,不能以偶有舛错而废全书。《渑水燕谈录》提要说:“然野史传闻,不能尽确,非独此书为然。”《明皇杂录》提要指出“不尽实录”时也说:“然小说所记,真伪相参,自古已然,不独处诲。在博考而慎取之,固不能以一二事之失实,遂废此一书也。”其他如《前定录》提要云:“然小说多不免附会,亦不能独为此书责也。”《剧谈录》云:“然稗官所述,半出传闻。真伪互陈,其风自古。未可全以为据,亦未可全以为诬,在读者考证其得失耳。不以是废此一家也。”《睽车志》条:“然小说家言,自古如是,不能尽绳以史传,取其勉人为善之大旨可矣。”皆是如此参详、去取,显示出通融宽大的精神。

  结合学风、时代语境考察作品得失,也是“宽”之一面。比如论及《南窗记谈》重复收录他书这一缺失,馆臣认为这类现象“盖宋人说部之通例,固无庸深诘者”;《闻见后录》提要也说:“宋人说部,完美者稀,节取焉可矣。”其实在“杂家类”提要中,馆臣就表达过类似观点,如《北轩笔记》提要云:“体杂小说,未免为例不纯。是亦宋以来笔记之积习,不独此书为然,然不害其宏旨也。”既然宋代的学风和学术环境本就存有瑕疵,身处其中的文人沿袭之,也就情有可原了。

  宽严结合 重视学术考辨

  四库馆臣对具体作品的考察,通常也严、宽结合。如同样是批评神怪小说,对存实录、寓劝诫、资考证的作品有所肯定,而对纯乎荒怪不经、猥鄙芜杂的作品则深恶痛绝;“严”往往针对的是质量欠缺的作家作品,而“宽”则多指偶有瑕疵者;有时候“严”和“宽”也见于同一著作的评价中,谈到优点、益处时表现得“宽”明通融,论及诬妄、舛漏时就变得“严”词厉色了。

  《四库提要》是严谨的学术考辨的产物,它表现出来的严、宽态度,应该说与“小说”作品水平的良莠不齐有关。同时,也与《四库提要》成于众手、馆臣在掌握批评尺度方面存在些微差别有关。《四库提要》定稿早已成为历史,想要查明由何人如何分工撰成,理论上已不太可能。但这一合理推断则不宜轻易否定。

  此外,这种态度差异应与四库馆臣的学术背景有关。清代学术思潮以汉、宋学之争为主线,而在四库馆臣中,倡汉学者是主流,代表如纪昀、戴震、邵晋涵、周永年,这从《四库提要》的学术色彩也可看出。他们推崇考证精严的学风,而对学问空疏、空谈性理的现象大加批评,而明代学风之芜杂历来为人诟病,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明人学风经常被馆臣严加对待,驳斥得体无完肤了。值得注意的是,四库馆臣对宋人学风的评价就要比明代高出很多。上文曾经举例说明馆臣对宋人说部、笔记之缺失示之以“宽”,其中并未对宋人学风作严厉批评,原因就在于宋人学术虽以性理之学为著,但在历史文献学诸方面也是卓有成就的,且对清人汉学之复兴产生过积极影响。因此,尽管四库馆内外有汉、宋学之争,但在四库馆臣那里,宋人及其学风依旧是明人难以比拟的。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科研基金重大项目“‘子部小说’目录汇考与综合研究”(201803002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元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城市考古的方法、实践与思考-中国社会科学网

城市考古的方法、实践与思考 ——首届国家文物局城市考古研修班的设计思路与学术综述
2017年09月29日 08:48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董新林 汪盈 字号

内容摘要:考古遗迹涉及的门类繁多、等级悬殊、时空跨度它几乎囊括了考古学所有纵向的考古领域,如都城考古会涉及到陵墓区考古、手工业考古、宗教考古、民族考古、中外文化交流考古等等。建筑学、城市规划、历史地理、地质学、人类学、军事科学、环境考古、冶金考古、动植物考古、物理探测、铸造工艺等多学科工作思路和研究方法,为城市考古发掘和研究提供新的视角,同时也需要通过城市考古工作获得更全面更详细的一手资料进行各自学科的深入研究。考古资料汇编、长期考古工作计划制定、考古勘探测绘、考古发掘设计、考古工作实施、资料整理、遗址回填、遗址进行保护展示、公众考古与宣传利用、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申请世界遗产,所有环节中考古学者都应全程参与,这也是城市考古赋予我们的义务和责任。

关键词:遗址;考古发掘;学员;研究;国家文物局;城址;学科;遗迹;田野考古;实践

作者简介:

  学员研讨

  班主任董新林研究员和钱国祥研究员组织了学员研讨。一是围绕专家授课内容展开的讨论;二是针对每个学员就自己所从事、所负责的具体城市考古项目进行的个案分析。学员研讨过程中,既坦诚,又热烈。学员有针对性提出自己的困惑和想法,相互促进,相互启发,相互提高。在研修班所有课程结束之际,我们特意设计了具有针对性的学员问卷,开展了记名和不记名两项问卷调查,以期得到学员意见的真实反馈。问卷内容包括对专家授课的评分、对课程设置的意见、通过课程所取得的收获、对自己实际工作的帮助等等。学员们非常认真地回答每个问题,反映了本届学员非常重视研修班的学习,也非常肯定在本次研修班中获得的进步和收获。研修班最后,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闫亚林司长和考古处张凌副处长与研修班班主任董新林研究员一起,和全体学员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座谈。

  研修班学术综述

  在19场专题授课中,各位专家从不同角度、运用多处案例对城市考古思路方法与实践经验进行精彩的讲授,就以下两个方面对课程内容简要进行综述。

  1.城市考古工作的特点和基本方法

  城市考古是以古代城市及其相关遗存作为对象的考古工作。中国古代城市考古在中国考古学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中国古代城市的发展,大体可分为初期、先秦、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和宋元明清五个阶段。这五个阶段的古代城址,集中反映了社会历史的阶段性,同时明显体现了中国古代城市的三个特点:政治性、规划性和古今重叠性。基于这样的特点,城市考古的核心工作目标就是理清每座城址在每个时期的形制布局和功能分区,并了解一座城市在不同时期中的继承沿用和革新变化。据此考古现象所复原出相应的城市建设运动,才可作为我们讨论历史时期政治体制、商业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延续或变动的考古依据。

  城市考古作为中国考古学的一部分,无疑是以考古地层学和类型学作为工作的基本方法。同时,古代城市是考古学所研究的遗迹遗物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内涵最复杂、面临形势最严峻的遗址类型,其自身特点决定了城市考古需要富有特色的发掘手段和研究方法。

  城市考古的工作方法应该是将田野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有机结合起来,其发展趋势应该是建立起以考古学为基础的多学科合作的城市考古。中国城市考古工作的方法与特点是与中国古代城市发展阶段、时代特征密切相关的。根据历史时期城市的空间特点和性质,可将城市空间划分为:宫城、内城(皇城)、外郭城、公共系统空间。最显示古代城址规划特征的就是公共系统空间,主要包括城墙防卫、道路交通、给排水系统等。这些线性空间分割出来其他几个大的重要空间。因此,对于城市遗址公共系统空间的考古勘探、发掘是城市考古工作中需要关注的重点。运用考古地层学和类型学,通过对古代城市进行全面考古调查和勘探,和对古代城市关键节点的局部发掘和解剖,结合历史文献,来研究古代人类营建城市过程体现的社会历史,就是城市考古工作的基本方法。

  按照古代城市遗址的形制格局保存状况的不同,可将其分为“荒野型城址”和“古今重叠型城址”两大类。古今重叠型城址是当前国家建设背景下城市考古工作的重点和难点。在重读宿白、徐苹芳先生对城市研究的相关著述中,通过古今重叠型城址个案的综合研究,可以梳理总结“古今重叠型城市”考古方法,对实际工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以元大都考古工作为例。研究元大都的第一步考古工作,是结合对元大都北部(郊野)进行全面考古钻探,同时利用航空照片上所显示的元代街道痕迹,基本上弄清了元大都街道的布局,并证明被明清北京城所沿用的元大都城的中、南部分的街道布局,与元大都北部经考古勘测的街道布局完全相同。还要进一步严格依据元大都街道布局的规律,按照各类建置不同的等级所规定的不同面积,找出在街道布局中所遗留下来的各类建置的痕迹,结合文献记载,对各类城市建置的分布和职能加以论证复原。

  不同城址的考古现象千差万别,同一城址的各种遗迹千差万别,同一类遗迹不同时代特制不同,同一时代、同一类遗迹埋藏状况千差万别。城市考古在考古学研究中属于最大层级、最综合的工作之一,它的复杂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田野工作复杂。考古遗迹涉及的门类繁多、等级悬殊、时空跨度它几乎囊括了考古学所有纵向的考古领域,如都城考古会涉及到陵墓区考古、手工业考古、宗教考古、民族考古、中外文化交流考古等等。这些考古工作又与古代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生产科技等等很多领域的研究密切相关。另一方面是资料整理复杂。由于上述城市考古工作涉及门类的复杂性,决定了出土遗物庞杂。把这些资料系统整理到位,并刊布发表往往经过多人团队协作、甚至一两代人的积累。因此,城市考古工作的发展趋势是,以考古学为基础的多学科合作城市考古 。

  建筑考古视角:在城市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中,从城市规划、建筑群组布局、建筑单体形制和设计、建筑构造技术和建筑构件等多个方面,从田野发掘、记录到考古学研究的所有考古工作环节中,具有建筑考古视角的思考和观察,会为我们从实物中研究社会历史提供更丰富、更全息、更立体的线索信息和基础材料。

  规划设计视角:在中国历史城市的重叠性特点下,如何进行考古发掘、如何处理保留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