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视点
历史化、古典传统与方法论的返归 ——观察2016年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一个视角
2017年03月20日 09:33 来源:文艺报 作者:杨辉 字号

内容摘要:以打通中国古典文学与现当代文学的学科界限,在古今贯通的文学史视域下深度观照当代文学现象及作家作品,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当代文学对古典文脉的接续与转化问题,是2016年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重要特征,亦有丰硕成果行世。“重建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古典文学之间的历史关联,在学理上逐步完成相对完整的叙述,使当代文学不仅是一个可批评的对象,同时也是一门历史脉络和看得清楚的学问”,是当前及以后较长时间段内当代文学研究者需要认真面对的重要论题。基于此,李遇春在《中国文学传统的创造性转化——重建现代中国文学研究的古今维度》一文中认为,新时期以来,林毓生、李泽厚、陈平原等学人倡导之中国文学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应成为重建中国文学研究中的古今维度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当代文学;古典文学;年谱;文学史;文学研究;批评;视域;中国文学;重建;柯庆明

作者简介:

  “重建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古典文学之间的历史关联,在学理上逐步完成相对完整的叙述,使当代文学不仅是一个可批评的对象,同时也是一门历史脉络和看得清楚的学问”,是当前及以后较长时间段内当代文学研究者需要认真面对的重要论题。

  以打通中国古典文学与现当代文学的学科界限,在古今贯通的文学史视域下深度观照当代文学现象及作家作品,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当代文学对古典文脉的接续与转化问题,是2016年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重要特征,亦有丰硕成果行世。前有《文学评论》第三期所开设之“中华美学精神”专题,后有中国现代文学馆与《文艺报》联合主办之“中国当代文学与中华美学精神”座谈会。二者侧重虽有不同,但均为当代文学研究提供了更为开阔的视域。当代文学“历史化”,亦因之得以深化。对此一问题及其与当代文学的历史化和经典化之深度关联,程光炜有极为明确的理论说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之所以自1980年代迄今逐渐成为一个相对成熟和高水平的学科方向,“根本的原因来自于它的‘古典文学化’”。也就是说,“不单把现代文学看作是一种活动的历史,同时也把它看成是一个可以稳定下来的历史现象,按照研究古典文学的方式,对之进行长时期的资料收集和积累,进行大量和丰富的作家作品研究,然后在此基础上,把现代文学变成一种有历史来路、前后传承和看得清楚的文学史现象”。当代文学史的研究,也应在初步的问题、边界和方法的探讨之后,向“现代文学化”的目标前行。历史地看,当代文学“也许只是现代文学、古典文学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它是无尽止的中国文学历史道路的一个小小的驿站”。“重建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古典文学之间的历史关联,在学理上逐步完成相对完整的叙述,使当代文学不仅是一个可批评的对象,同时也是一门历史脉络和看得清楚的学问”,是当前及以后较长时间段内当代文学研究者需要认真面对的重要论题。

  循此思路,则重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中的“古今维度”,克服晚清以降所形成的文化的“古今中西之争”的思想窠臼,在更为宽泛的语境下重新观照当代文学,便十分重要。基于此,李遇春在《中国文学传统的创造性转化——重建现代中国文学研究的古今维度》一文中认为,新时期以来,林毓生、李泽厚、陈平原等学人倡导之中国文学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应成为重建中国文学研究中的古今维度的必由之路。重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中的古今维度,需要克服五四以降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观的局限,非此,则不能走出既定的文学史研究范式,所谓的古今打通,也难于落到实处。以贾平凹研究史为个案,拙文《批评视域的转换与中华美学精神的传承》认为,重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中的古今维度的前提,是克服既有文学史观念及评价视域的局限,具体方式有二:其一、建构一种融通中国文学“大传统”(中国古代文学)与“小传统”(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大文学史观”,即不把五四以降之“小传统”视为是在“大传统”之外别开一路,而是将其视为古代文学在20世纪流变之一种;其二、在“大文学史观”的基础上重启“中国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问题,以中国古代文论为基础,吸纳西方文论的有益经验,建构文论的中国话语,以从根本上克服离开西方文论便“不能思乃至无思的无能境地”。是为克服文学评价视域的局限的必要前提,如仍在以西方文论的概念、范畴、术语为核心的文论话语中观照中国古典文学,势必造成对中国古典文学真正价值的遮蔽。不独西方文论的概念、范畴、术语会构成对中国文学价值的遮蔽,由此建构之思想观念的褊狭,尤需深入反思。孙郁《重审文明等级论》藉刘禾主编之《世界文明与秩序等级》一书反思百年间借西方文明自我选择的得与失,认为,需要在“开放的视野里重塑我们古老文明中有价值的遗产,一方面不断反省我们自身的局限,一方面吸收域外文明有价值的东西”。以“取今复古,别立新宗”,在此期间,不独需要重新阐释中华文明,亦需要对域外文明的过程作进一步的阐释。既要考虑世界秩序的背景,也要警惕“民族主义和大中华主义演变为‘政治无意识’”。要言之,“中华文化的包容性和开放性,才是它的价值所在”。具体到当代文学研究,“回归”古典的研究方法,便是重要选择之一。因为,“给我们带来刺激的研究常常是范式的转换,但也有旧的思想的回归”。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