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视点
2016年儿童文学:走向国际,走向文化与现实的生活真相
2017年01月11日 09:00 来源:文艺报 作者:赵霞 字号

内容摘要:2016年,中国儿童文学在本土与世界、虚构与现实、网络媒介与纸本媒介的对撞与融合中,叩问、探寻着通往未来的艺术之路。

关键词:儿童文学;生活;文化;图画书;真相

作者简介:

  2016年,中国儿童文学在本土与世界、虚构与现实、网络媒介与纸本媒介的对撞与融合中,叩问、探寻着通往未来的艺术之路。一个年度是一扇门扉,当它缓缓打开又慢慢阖上,满目风景留在了身后,而新的跋涉已悄然开始。

  走向国际化的中国儿童文学

  加强版权输出,促进艺术交流,固然是中国儿童文学国际化进程不可或缺的技术支撑,但从交流、输出到真正成为世界读者、评论者以及儿童大众眼中的优秀经典,还需要重要的跨越,它不再是文化技术可以完全解决的问题,而必须同时依赖艺术本体的支撑。

  如果说一个时代文学叙事的核心线索在某种程度上是由这个时代的若干重大文学事件来勾勒和建构的,那么对于2016年的中国儿童文学来说,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无疑具有特殊意义。我们一定还记得,多年来,每当国际安徒生奖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书展宣布获奖结果,关于“中国作家何时能获奖”的话题总会一再激起儿童文学界的期望与焦灼。尤其是在原创儿童文学“黄金十年”的发展背景下,在这一进程中得到迅速培育和积累的原创儿童文学的艺术自信,越来越渴望着一份来自世界的注目与认可。中国作家在2016年首次摘获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奖项,让这份渴望终于有了落实的寄托。

  曹文轩的获奖不是一个孤立的文学事件,它是这些年来稳步推进着的中国儿童文学国际化进程的一部分。而这一文学事件的发生,则让我们看到了上述国际化进程逐渐积淀下来的丰硕成果与坚实基础。这种积淀是全方位的,从艺术观念到文化场域,从语言翻译到作品传播;它所带来的进展同样也是多方面的,从交流意识到译介质量,从传播力度到文化影响。

  2016年,中国儿童文学国际化进程中的三大表征进一步得到凸显。

  一是原创作品的对外输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作品在进入域外出版人和读者的视野。同时,儿童文学作品的对外输出正呈现两个转变的趋势,这两个趋势对于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的征程而言,意义重大。首先在传播地理上,从同质度相对较高的东亚文化圈开始向着更具异质性的、儿童文学传统也更悠久发达的欧美文化圈传播。其次在输出方式上,从更多文化宣传和推介性质的作品外译开始向着更具商业性的版贸输出拓展。在2016年的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海国际童书节等场合,“童书版权贸易输出”成为了被频繁提到的关键词之一。

  二是原创艺术的对外交流。2016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童书插画艺术国际交流的突破。近年来,在占据世界儿童文学艺术半壁江山的插图艺术领域,中国插画家及其作品也开始引起国际同行的关注。近两届布拉迪斯拉法国际插画双年展上,中国插画家郁蓉、黑眯的插图作品先后获金苹果奖。2016年,朱成梁、于虹呈、王祖民三位插画家的作品经国际评委会评审,入围当年博洛尼亚书展插画展。对于长期以来缺席该插画展的大陆童书插画界来说,这是又一次重要的突破。这些带着中国风格的插画家及其作品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在笔者与德国慕尼黑国际青少年图书馆《白乌鸦世界童书选目》编撰专家的交流中,他们也表达了对于包括朱成梁在内的一批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作品的了解与激赏。

  三是原创出版的国际合作。这是国内儿童文学出版界尝试探索的一种童书创作的新模式,近年已有《羽毛》(曹文轩/文,罗杰·米罗/图)、《我要飞》(金波/文,哈维尔·萨巴拉/图)、《河对岸》(薜涛/文,安娜斯塔西亚·阿卡普瓦/图)等图画书作品问世。2016年,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曹文轩的《草房子》等三部作品的插图版,分别约请来自德国、西班牙与俄罗斯的当代插画家为作品新配插图。海燕出版社出版了刘嘉路撰文、俄罗斯插画家伊戈尔·欧尼可夫绘图的图画书《斗年兽》。同年11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克罗地亚插画家薛蓝·约纳科维奇携柳漾撰文、约纳科维奇本人绘图的新书“猜猜看”系列低幼图画书至浙江师范大学交流。通过中外作家、画家与出版社的合作,达到创作与出版的共赢,目前,这一合作创作模式还在初步的探索阶段,其典型特征是形式融合往往大于艺术融合。随着探索走向成熟,这种中外作家、画家间的合作,或将成为全球化语境下国内童书出版的一种常态。

  在当代语境下谈论中国儿童文学的国际化现实,既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一个艺术问题。它包含的核心技术问题是,如何使中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走进更广大世界读者的视野?它带来的核心艺术问题则是,如何使中国儿童文学的艺术更充分地抵达世界优秀儿童文学的水平?2016年,我们看到了中国儿童文学在这两个层面取得的突破进展,同时也应清醒地看到未来的方向与困难。加强版权输出,促进艺术交流,固然是中国儿童文学国际化进程不可或缺的技术支撑,但从交流、输出到真正成为世界读者、评论者以及儿童大众眼中的优秀经典,还需要重要的跨越,它不再是文化技术可以完全解决的问题,而必须同时依赖艺术本体的支撑。也就是说,在今天的童书国际化语境中,我们要做的不只是追寻或等待技术降临,还应充分利用这一契机,深入思考中国儿童文学走向深度国际化的艺术路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