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视点
当下诗歌的“热病”
2016年07月18日 06:28 来源:文艺报 作者:霍俊明 字号

内容摘要:时下的诗歌不是一般的热闹,就如高速路上不分昼夜的轰鸣。众多“诗人”在各种热闹的场合狂欢,集体性地患上了这个时代特有的“热病”。甚至,诗歌界的闹剧不时上演。

关键词:诗歌;热病;诗人;写作;灰烬

作者简介:

  时下的诗歌不是一般的热闹,就如高速路上不分昼夜的轰鸣。几乎是一夜之间,各种私人微信、大大小小的微信群以及微信公众号都以令人瞠目的速度催生了大量的“分行写作者”(我没有使用“诗人”一词),这个数字是惊人的,而且每天都在刷新中。怪不得很多读者以及诗人、评论家都惊呼:现在居然有这么多的诗人!写诗的人多了也不是坏事。但是,很多人却忽略了“写诗的人”并不一定就是“诗人”这一道理。众多“诗人”在各种热闹的场合狂欢,集体性地患上了这个时代特有的“热病”。甚至,诗歌界的闹剧不时上演。

  在这一过程中,微信等新媒体的出现起着重要的作用。现在,难以计数的大大小小的微信群(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正在不分昼夜地讨论、热议、评骘,甚至有全职型的“选手”不遗余力、乐此不疲地对诗歌进行点赞、转发并且还组织起微信平台的“读诗会”、“评诗会”、“品评会”,时不时还发起红包打赏。这是新一轮的不折不扣的诗歌运动——每个人都可以瞬间圈地、占山为王,可以轻而易举地成为发起者、创办人甚至自封的领袖。

  微信给我们带来的除了“热闹”、“繁荣”,还有没有我们不敢正视的缺陷、问题?微信带来了诗人的狂热、内心膨胀和空前自恋——我这样说并不是否定微信平台的积极意义。自媒体更新了当下诗歌的生态——无论是写作、发表、阅读还是评价、传播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诗、评价别人的诗,可以利用微信平台提供的前所未有的交互法则讨论诗歌,这甚至可以看做是一种写作和传播的民主形态。但是,平台、媒介只是个客观中介物,并不代表在此语境下的诗歌的“进化论”,也并不意味着这样空间产生的诗就比以前的诗更好、更重要、更伟大。平台可以提供民主和自由,也可以制造独断论、霸权癖和自大狂。另外,更多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再关注文本自身,而恰恰是文本之外的身份、阶层、现实经验和大众的阅读驱动机制以及消费驱动、眼球经济、粉丝崇拜、搜奇猎怪、新闻效应、舆论法则等在时时发挥效力。

  在这种热闹之中,我们很难形成共识。这尤其体现在对诗歌评价标准的把握上。诗歌判断的标准总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如果你喜欢用大白话,人们会说你的诗过于粗鄙直接;如果你的诗讲究修辞策略,喜欢暗示、象征和隐喻,人们就说你的诗云里雾里、绕来绕去、磨磨唧唧;你写亲吻写身体,就有人骂你是下半身、臭流氓;你写宗教写高蹈,就有人说你不接地气、有精神病;如果你写宏大题材和主旋律,立刻就有人过来说你是假大空;如果你专注于个人情感世界和私人生活,又会有人指责你不关心现实、远离了时代。如此种种诘难就像在运动场上,你作为跳高运动员裁判却说你跳得不够远,你是马拉松运动员裁判却说你没有爆发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