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视点
现实感即历史感
2014年06月04日 07:10 来源:《文艺报》2014年06月04日 作者:刘大先 字号

内容摘要:如果脱离了总体性,我们是否还有讨论“现实”的可能?这种写作自己也才会超出娱乐休闲的商品、意识形态宣教书、狭窄小圈子的癖好,而成为一种能动的现实力量。

关键词:杨庆祥;刘大先;现实感;历史感;写作;作家;总体性

作者简介:

  ■主持人的话

  如果脱离了总体性,我们是否还有讨论“现实”的可能?这个命题在西方的理论家那里已经得到了详尽的理论演绎,决断者如阿多诺,他拒绝卢卡奇的总体,说那是不可抵达的。但吊诡的是,如果缺乏这样一种“总体性”的背景和视野,“现实”似乎也就戏剧性地消失了。在这个意义上,当我们讨论“现实”——尤其是文学意义上的现实的时候——似乎必然包含了某种总体的诉求:历史、当下、经验、逻辑。当这一切被我们的作家有意无意地排斥或者“去政治化”时,写作的病灶就生成了。好吧,且看下面的文章。

  ——特约主持人 杨庆祥

现实感即历史感

□刘大先

  希腊神话中,坦塔洛斯烹杀了自己的儿子,然后邀请众神赴宴,以考验他们是否真的通晓一切。众神发觉后震怒,惩罚他站在没颈的水池里,当口渴想喝水时,水就退去;他的头上有果树,肚子饿想吃果子时,却摘不到果子,永远忍受饥渴的折磨。据说他头上还悬着一块巨石,随时可以落下来把他砸死,因此永远处在恐惧之中。

  这个故事常被解读为不能测试神,如果放到文学写作中,它同时也可以被视为一个关于“真实”的寓言:那些有着现实关怀的作品总是试图追求真实,或者事实层面,或者心理层面,或者逻辑层面,或者情感层面,然而这种尝试是一种僭越,是非全知全能的个体所能实现的,终归受制于经验的局限性和片面性,写作者最终会陷入到坦塔洛斯之罚的困境中,永远在接近的企图中功亏一篑。它比柏拉图的“洞穴”隐喻更体贴地显示了文学表述与真实之间的关系。我们在《搜神记》和《聊斋志异》中,也能读到当某个机缘巧合与神妖鬼怪发生关联的凡人,在追究后者的真相时,往往得到的只是后者杳如黄鹤后余下的怅然。

  绝对真实的不可得,令对真实的主观认知即现实感,成为文学表述的关键。当代中国小说与现实之间的关系一直绸缪纠葛,以再现、表现、象征、寓言、架空等方式腾挪辗转、锐意翻新,然而在近年表达现实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尴尬的情形:那些领受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和21世纪上半叶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遗产的作家面临经验的贫乏,或者将经历误作为经验,或者在体验中产生年代谬误而对当下缺乏敏感性,在写作中无谓地消耗自己在之前写作中积累起来的名望,生产出许多似是而非的“现实关怀”的作品。而另一些作家的问题可能在于,他们很大程度上无法摆脱前辈们设定的写作范式,尽管刻意尖新出奇,却易于进入到已经被文学批评和文学史所命名的模式之中。中国当下现实的错综复杂,已经远不是魔幻现实主义或者80年代的先锋实验所能刻绘的。更年轻一代的作家先天地在经历上缺乏优势,但这并不构成必然的写作劣势,因为他们的生活终归是现实一种,问题在于如何从既有的体验中进行富有现实感的提炼。

  当然,以上只是概括性的印象,任何一种代际写作中总有反例,下面我将结合晚近的作家作品对当下写作的现实感做一些分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