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视点
文学是个人对于时代命运的呼吸体验
2014年05月23日 22:51 来源:《文学报》 作者:张滢莹 字号

内容摘要:从创作、翻译到评论和理论研究,从传统文学到类型文学、网络文学,从“70后”,到“80后”、“90后”,在5月 16日举行的主题为“2014,在‘上海’写作”的第三届上海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上。奖项,也经常出现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读书会现场,与同龄读者、文学爱好者交流阅读和写作的经验、感受,是读者们熟悉的“亲密文友”。对上海的文学现场来说,他们曾是新生力量,如今则渐渐羽翼丰满、走向成熟,成为文学之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进行非虚构写作时,她与写作对象之间的沟通和冲突也或多或少影响了她的写作,但却并未动摇她的创作原动力:“文学不是医生手里的手术刀,是有灵魂的。

关键词:翻译;文学;写作;上海;创作;虚构;小说;黄昱宁;平衡;译者

作者简介:

  从创作、翻译到评论和理论研究,从传统文学到类型文学、网络文学,从“70后”,到“80后”、“90后”,在5月16日举行的主题为“2014,在‘上海’写作”的第三届上海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上,三十多位年轻的与会代表可称得上“阵列整齐”:薛舒、滕肖澜、姚鄂梅、路内、小白、走走、黄昱宁、甫跃辉、孙未、周嘉宁、徐敏霞、BTR、张怡微、蔡骏、黄平、金理、血红……他们中的许多人不仅屡屡斩获文学奖项,也经常出现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读书会现场,与同龄读者、文学爱好者交流阅读和写作的经验、感受,是读者们熟悉的“亲密文友”。对上海的文学现场来说,他们曾是新生力量,如今则渐渐羽翼丰满、走向成熟,成为文学之城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东,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白烨,《人民文学》 主编施战军等出席会议并发言。陈思和、杨扬、郜元宝、吴亮、孙甘露、程永新、罗岗等作家和评论家对青年作家的发言作点评。

  陈东在致辞时诗意地表达了对年轻作家的期望:“文学是有规律的,是个人对时代命运的呼吸和体验,我们给与阳光雨露,也希望个人的写作能够产生相互激荡,互相启迪,互相点燃,以今日的火花形成灿烂的明日焰火。”

  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汪澜介绍,2013年,上海作家获得各类国际国内、包括港澳台地区奖项达40多人次,其中年轻人占半数以上。“无论是写作者,还是评论者,上海文学的发展在青年一代已经呈现出‘70、80带90’的阶梯结构,这座城市特有的文学气质在他们身上延续。也看到这一代人所特有的文学才情、文学视野、文学表达,他们在各个方面的成长,正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

  “都市化的过程对写作而言在批判性、娱乐性角度上存在着双向撕扯”

  作家路内分享了一个关于写作的笑话:“一个县城只能养活一个作家,如果这个县城有两个高产小说家的话,县城的经验就会供养不起他们的写作。”笑谈的背后,是关于城市经验如何书写的思考。“写大都市,有时候会想到它的极限性,到底有多少经验的重叠,有多少人在自己位置上书写城市,是否可能会达到这样的极限?”路内发问,同时他也承认,在很多时候,书写上海时,所呈现的不是想象力的匮乏,而是经验的匮乏。“对于‘我城’的这个概念,与其说是一种熟悉感,不如说是一种在场的陌生感,我们总是不太关心平静走过的人的内心,而最好这条街都被烧掉,才存在文学的趣味性,呈现出我们想要的结果。”对他而言,都市化的过程对写作而言在批判性、娱乐性角度上存在着双向撕扯,并且都显得危险重重。“一个作家如果不想精神分裂,必须得无视一些问题,而专注于另一些问题。”他说。

  对上海而言,怎样的城市经验才是需要作家去传承和书写的?上海市作协副主席、评论家杨扬屡屡在一些场合听人“抱怨”上海作家喜欢日常性的书写,而对于社会支柱产业、优秀人才和财富创造者描绘并不多。“上海的文学有两个传统,一个歌舞升平的软传统,一个即所谓革命文学的传统。二者的继承和发扬,都需要作家的潜心创作。”对此,作家姚鄂梅以女性写作为例,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有人认为女性写作偏重儿女情长,视野狭窄,但是反过来看,正是因为女性天生有着大事化小,化复杂为简单的社会本能,往往可以一语中的,道尽生活的本质,而这正是文学的真正含义———反映社会生活,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女性写作对于城市文学来说具有无限可能的发展空间。”

  在作家王若虚的理解中,城市的写作重点应该是在城市当中的人:“上海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人和人的差异其实是非常大,包括个人的个别差异,阶层差异,群体差异。在不同群体阶层当中,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机会会产生微妙的一种关系。在这种微妙关系里面就可以感觉到城市当中的生活价值与生活意义。”“90后”作家三三则表示,描绘一座城市,有时就像“盲人摸象”———“城市由许多细小变化和进化组成,充满了超负荷信息,每个人选择自己认可的捷径,走自己的路。如果有共鸣,也是对孤独的共鸣。城市文化对我而言更像是一个寻找的过程,是我内心‘乡土情结’包容、接纳新生活的过程,二者没有优劣之分,我相信时代会塑造出最完美的结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