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外国文艺
回忆先锋文学时,不要忘了伊格尔顿
2016年02月24日 07:21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武 歆 字号

内容摘要:我永远不会忘记上世纪80年代先锋文学的澎湃, “我就是那个叫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至今还是令我记忆深刻,似乎已经成为中国先锋文学写作的代名词。

关键词:伊格尔;先锋文学;批评家;结构主义;文学

作者简介:

  我永远不会忘记上世纪80年代先锋文学的澎湃,“我就是那个叫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至今还是令我记忆深刻,似乎已经成为中国先锋文学写作的代名词。30年过去了,当我们在纪念逝去的先锋文学的辉煌时光时,回忆了那么多曾给我们带来激动的外国作家,卡夫卡、马尔克斯、乔伊斯、昆德拉……,却遗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伊格尔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伊格尔顿是令当年的中国学者特别感兴趣的一位西方文学理论家和文学批评家。可他在人们记忆的缝隙中被悄无声息地遗漏了。显然,这不公平。

  曾就读牛津大学,再任剑桥大学耶稣学院研究员,以后又分别任教牛津大学圣凯瑟琳学院、曼彻斯特大学英美研究系的英国批评家特里·伊格尔顿,1983年曾经出版了一本《文学理论导论》,1986年译成汉语并以《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之名在中国出版。这本在中国大陆初版只印了5千册的理论书籍,最初只是用作大学里当代文学专业的学生们学习。但后来不断扩散,一些校园外的青年批评家和青年作家也开始阅读。这本著作曾给当时渴望了解西方文学理论的中国作家、批评家带来莫大的兴奋,也带来了新鲜的文学信息。许多文学博士长长的阅读书单中,肯定会有伊格尔顿和这本《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

  8年前,我曾经粗略地读过该书,坦诚地讲,没有完全看下去。读得有些七零八落,经常不住地大口喘气。如今,它被悠长的先锋文学的话题驮载而来,我禁不住再次阅读,却感到异常亲切。这本书最大的好处在于,它将“复杂变简单”。那些挂在批评家嘴边上的各种概念、各种主义以及名目繁多的理论术语,被伊格尔顿潇洒地“去神化”了,他用自己独特的“理论手术刀”细致地梳理、分类,将其格式化,通过这本书的摆渡,纷繁芜杂的西方文学理论,似乎变得清晰可记了。

  伊格尔顿将20世纪西方文学的理论发展,变成了三条清晰的直线。一条是从形式主义、结构主义到后结构主义;另一条是从现象学、诠释学到接受美学;最后一条是精神分析理论。最为关键的是,伊格尔顿并没有在梳理线索、归纳总结之后扬长而去。这位1943年出生于英国萨尔福德的爱尔兰移民家庭的严谨青年,继续负责任地加以深入分析,对这些理论的产生和变化以及问题和局限,进行了一丝不苟的认真阐述。

  以第一条线索为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