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外国文艺
维克多·罗德里格斯·努涅斯:我只是一个写诗的人
2015年11月17日 16:37 来源:文学报 作者:何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西班牙诗人玛卡多曾说,‘诗人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写诗的人而已’。我赞同他这句话,我不想成为一个诗人,只是想写诗而已。”近日,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诗歌来到美术馆”活动迎来了第二十七期的嘉宾:诗人维克多·罗德里格斯·努涅斯。维多克1955年生于古巴哈瓦那,后移居美国,目前在美国俄亥俄州肯庸学院教授西班牙语文学,他出版了13本诗集,大部分诗集都获得奖项。

  “以前生活在古巴的时候,对自然没有特别的感受,但从一个热带地区到了美国的中部和北部,我对自然的感受突然敏锐起来了。一切都变得与众不同,我可以感受到自然的环境。”维克多有一组关于自然的诗歌《解冻》,去国离乡后对自然的感受契合了当时的心境:“从家乡由北向南,我有了与以往不同的体验,这种体验里也包含着一种难免的思乡之情和身份危机,而这组诗是我为了直面自己的身份危机而写的。”

  诗人说,可以将这组诗看作一首一千行的长诗,分成一百个小节,每节十行。这样十行小节的形式,实际上是从西班牙诗歌传统借鉴过来的。“十九世纪的时候古巴有一系列的革命和独立战争,所以很多的古巴诗人用十行小节的形式来书写他们对独立诗歌的向往。”维克多用这种传统的诗歌形式,所要书写的是完全不同的一个国度。

  “我的诗歌理想,是想写一种对话型的诗歌。它不是诗人一个人的独白,而是一种潜在的诗人和读者之间的对话。”正因为此,维克多的诗歌中经常会出现第二人称代词,“你”。他不断地在招呼一个对象,这个对象可以是他自己也可以是他的读者,或者是另外一个人。“在诗歌中形成对话的一种形式,我不会直接明了地说一个意思,而是期待着读者能够帮助我来完成他的诗歌。”因而维克多的诗歌总是不完整的,必须要由读者来进行一些合作,邀请读者充分地参与到诗歌的过程当中来。在他看来,这是一次诗歌革命,把阐释的权利和创作的权利重新交给读者。

  维克多一直在自己的诗歌中践行一种理念———写没有边界的诗歌。所谓没有边界,就是诗歌的每一行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句子,它的一行一行是没有明确的分割的。“诗歌与它所表达的意思不断地在不同的诗行里面流淌。也就是说诗歌的每一行和句子的语义并不对应,语义溢出于每一行的边界之外。”他想用这样一种连续性的句式,不明确分割和断裂语句,来创造这种没有边界的诗歌。

  尽管可以算是一个世界公民,维克多却总是从古巴的视角来进行写作的。因为在古巴出生长大,所以他的诗歌完全脱离不了古巴的诗歌形式,比如十行体和经过改装的十四行诗。他认为西班牙语诗歌的重心还在拉丁美洲,拉丁美洲的许多诗人成为他写作上的引领者。然而他认为,早一辈的拉丁美洲诗人写诗比较散文化,他希望扭转这样一种趋势,他开始写作时就写格律和形式比较明显的诗歌。

  所谓格律,在诗人这里显示为对诗行结构的注重,每一个诗行都有固定数目的音节。他创造了七个音节、十一个音节和十四个音节的诗行,在诗歌中,他交替使用七个,十一个,或十四个音节的诗行。“这样使用能够给我的诗歌以一种比较明显的格律,同时也不失谈话的口吻,看上去是一种自由体诗。”摸索这样的诗歌形式,维克多做了很多年。在多年的尝试之后,这成为了他写诗歌的固定形式。于他而言,这种形式实际上并不是人为创造出来的,“人自然说话的声音,就是一种韵律,诗歌只不过是强化了这种韵律而已,我们所认为的比较高雅的诗歌特点,实际上都是取自于自然。”

  提及为什么只是想写诗,而不是想做一个诗人,维克多这样回答:“‘诗人’是一种刻板印象、一种概念,尤其是浪漫主义诗歌传统以来,人们总是把诗人想象得非常高大,似乎他是一种英雄、一种文化上的拯救者,能够抵挡工业革命的浪潮,能够拯救我们的灵魂。然而我只是一个写诗的人而已。”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