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外国文艺
“东方”是他作品中永恒的主题
2015年11月17日 16:03 来源:文学报 作者:西里尔·韦尔兰格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法国当地时间11月3日,43岁的作家马蒂亚斯·埃纳尔凭借其小说《罗盘》成为新晋龚古尔文学奖得主,该作品已于今年8月由法国南方文献出版社(Actes Sud)出版。

  “拓荒者”的东方视角

  获奖小说《罗盘》是埃纳尔的第七部作品。在该部作品中,主人公Franz Ritter 是一位维也纳音乐家。在某个夜晚,因为思念一个女人而回忆起东方,万千思绪涌上心头,辗转反侧而彻夜难眠。令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如今在何方游历呢?是去了让人魂牵梦萦的“东方”吗?当年东方之旅的记忆,即便是多年过去也未曾褪色,反倒愈发熠熠生辉。

  东方———一个极具异域风情的词汇,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国度。这是主人公 Franz Ritter 难以忘怀的地方,亦是作者心中的执念之地。当年在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完成波斯语和阿拉伯语的学习之后,埃纳尔就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去东方的旅程,埃及、黎巴嫩、叙利亚、土耳其,尔后才定居巴塞罗那。有些地方,一眼便是万年。自此,无论是在2008年出版的作品 《区域》 中,还是在2010年出版的作品 《和我们说说战争、国王和大象》中,“东方”俨然成了埃纳尔作品中永恒的主题。

  不得不提的是十八、十九世纪的欧洲世界对东方的理解其实是一种偏见性的思维方式,他们以“西方”的政治制度、经济体制、文化知识等为标准,将“东方”假设并建构为异质的、分裂的和“他者化”的思维。20世纪,爱德华·萨义德明确提出了“东方主义”的概念,并对其进行了强烈的批判,后殖民主义应运而生,佳亚特里·斯皮瓦克、霍米·巴巴等人都是后殖民主义的代表人物。

  历史似乎总是陷入轮回的怪圈,却又在不停地向前奔跑。多年过后,埃纳尔又重新踏上这片仿佛已经在西方学术长河中荒废的土地。恢宏的东方世界,通过旅行者的叙述,缓缓重现于大众眼前。然而,我们不得不强调的是,这是一个基于现实却仍然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东方。在获奖作品 《罗盘》中,现实与虚构一直在不断跳跃转换,真真假假,亦真亦假。小说中主人公彻夜未眠所回忆的旅行,无疑是以作者本人当年在中东地区真实的旅行经历为原型,这使得呈现于大众的东方世界似乎是那样地真实客观,然而字里行间却又流露出浓厚的个人色彩以及强烈的主观臆想,“他者化”的思维模式痕迹依然很重,这使一切又显得扑朔迷离。但终究,作者内心深处的呐喊还是引起了诸多人的共鸣。埃纳尔在呼吁人们,要在东西方之间建起一座交流的桥梁,两个原本沿着各自轨道发展的孤立个体应该试图去对方的世界探索,在交流碰撞中绽放出绚烂的文明火花。

  交流碰撞,或许是采取和平方式,又或许是利用铁血手段。古今中外,许多帝王将相血液里都流淌着永无休止的欲望,扩大版图似乎是他们的终极奋斗目标,侵略与被侵略,征服与被征服,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这成了残酷的生存法则。对于弱者来说,似乎是对他们敲响了丧钟。然而,当我们回首历史时,以一个更加宏观的视角来审视,不得不承认,善意或非善意,其在文化交流与文明对话方面的现实意义还是值得肯定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