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外国文艺
路易斯·欧文斯:两栖于文学批评与创作
2015年08月10日 07:23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路易斯·欧文斯

  乔克托-切诺基-爱尔兰血统的路易斯·欧文斯(1948-2002)在当代美国本土裔文学发展中占有独特的重要地位,他不仅是一位小说作品丰富的作家,也是本土裔文学批评第一人。

  当然,欧文斯的文学影响主要在其小说创作上。从1991年起直到2002年,他先后发表了《狼歌》《最锐利的目光》《骨戏》《暗河》与《夜地》等五部长篇,在2001年出版的《我听见了火车:回忆、创作、反观》中,“创作”部分还收集了几个短篇小说。欧文斯的作品多以惊悚悬疑为框架,但意义远远超出了单纯的惊悚小说,而与美国本土裔历史、文化、传统及当代境遇相关。评论家认为他的作品风格类似“魔幻现实主义”,赞誉其为当代美国本土裔小说中“强有力的、独特的声音”。

  欧文斯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狼歌》,描述华盛顿州西北山区本土裔青年汤姆,从大学退学回家乡参加叔叔的葬礼,发现当地原先财源滚滚的林木业已经衰败,人们正计划开采铜矿保证经济利益,而他叔叔生前正是抵制铜矿、保护荒野生态的积极参与者。汤姆决心继承叔叔的遗志,投身于拯救生态的斗争。欧文斯在作品中生动体现了人与自然密不可分的纽带关系,也写出环境主义人士面对“环境恐怖主义”进行的艰苦抗争。值得指出的是,这部以环保为主题的作品(此类作品在当代美国本土裔文学中数量可观),似乎并未出现在当今欧美“生态文学”研究主流视野中,这不得不让人有“选择性忽视”的怀疑。

  《最锐利的目光》以惊悚小说为体裁,情节围绕加州阿马尔加小镇一桩离奇谋杀案展开。一个雨夜,警长莫拉雷斯偶然在河中发现越战战友麦克科顿的尸体,开始一系列追查。他发现,麦克科顿回国后,受到谋杀其白人女友的指控,随后被关进精神病院,为什么他的尸体漂在水上?一系列神秘事件构成一幅读者并不陌生的美国西部画卷:一个危机四伏的小镇,到处是犯罪和秘密,空气中弥漫着对本土裔居民的种族仇恨。在整个情节中,自然与超自然现象交织出现,人世与灵世竟有联系,鬼魂与乔克托人传说中的食魂者穿梭于情节之中,幽灵与大自然对活人产生着实实在在的影响。它们冷眼观察着活人,协助寻找失踪尸体,并最终救赎了镇上居民。欧文斯将乔克托印第安人的传统文化与当代美国西部社会融合在一起,将人世与灵世融合在一起,以带有魔幻现实主义特色的叙事,刻画了众多生动鲜活的本土裔人物,也间接展现了依然存在的对本土裔人的种族歧视现象。

  《骨戏》虽被认为是《最锐利的目光》的续篇,但书中的科尔·麦克科顿却是圣克鲁兹加州大学的印第安研究教授,因精神与意识长期受到困扰而无法专心于教学科研。他与妻子离异,女儿也随母亲而去;他经常酗酒,做噩梦,在梦中经历了19世纪西班牙人统治时期加州发生的神父被杀事件,经常遭遇一头正在站起身来准备攻击的灰熊,也常看见一个浑身涂成黑白两色的印第安人伸出手来,一把骨骸摊开在手心。与此同时,一位年轻女子的尸体碎块被冲上河岸。梦越做越紧张,凶杀也越来越频繁。为了与恶灵抗争,科尔得到了男穿女装的纳瓦霍朋友桑塔·克鲁兹的帮助,女儿也回到身边,随后,整个乔克托家庭成员都来帮助使他最终战胜了西班牙殖民者强加在印第安人头上的各种苦难和罪孽。

  评论者认为,欧文斯“能直击人类最富有戏剧性的事件核心”。这在长篇小说《暗河》中得到了很好体现。小说讲述了乔克托印第安青年肖巴从越南战场回到亚利桑那,在阿帕奇印第安部落当了护猎巡警。陌生的生活环境中充满着族裔之间、族裔内外以及人际的各种文化冲突,故事情节在一个接一个的冲突中展开。欧文斯在小说中刻画了各种人物:主人公、其离异的前妻、向游客推销“命运卡”的小贩、腐败的地方官、失意的好莱坞影星,甚至秘密的右翼民兵训练组织。富有幽默感和喜剧色彩是欧文斯人物刻画的特点之一。在小说的众多小人物中,有一个伪装成阿帕奇印第安人的人类学家,他扮相逼真,令人坚信他就是阿帕奇人的“酋长”。他的行为完全“偏离”了学术研究,转而以部落居民的立场,试图说服部落酋长及保留地居民,将保留地开辟为主题公园,以谋取利益。欧文斯呈现了越战对本土裔人精神与日常生活造成的影响,同时也继续着他对于当代本土裔美国人身份问题的探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