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外国文艺
布罗茨基的“本命”
2015年06月08日 16:26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那么从另一个角度看,用英语写散文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他孤独飘荡的后半生最能倚靠的生存方式,他需要向面前的全新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他们理解文学之于他至关重要,还好,这些文字在西方国家取得的巨大成功和关注让他重新开启了自己的生命,这应是不幸中之万幸吧。

关键词:文学;语言;散文;艺术;写作

作者简介:

  “人首先是一种美学的生物,其次才是伦理的生物。因此,艺术,其中包括文学,并非人类发展的副产品,恰恰相反,人类才是艺术的副产品。如果说有什么东西使我们有别于动物王国的其他代表,那便是语言,也就是文学。”

  这是布罗茨基在诺贝尔文学奖受奖演说辞《表情独特的脸庞》中所说的话,摘自其散文集《悲伤与理智》。只要是真心热爱文学的人,看到这段话多少都会激动。这几句文字也很能代表布罗茨基散文的整体风格。布罗茨基的语言,有一种经历了高度提纯后才具备的力量;而他的思想,又显示出长期深入本质、探寻真相后才积淀出的沉重,二者合一,形成了我对《悲伤与理智》里大部分文字的深刻印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印象主宰着我,正如他本人所说,我,一个读者,成了他文字的副产品。

  诚实地说,读布罗茨基是非常艰难的经历,你哪怕正襟危坐,谢绝所有干扰和欲望(如果能做到的话),进入他也需要动用大量的阅读经验、知识储备和几乎所有感受力。布罗茨基的散文集《小于一》的译者黄灿然曾说过,“哪怕是非常老练的读者,都未见得能在三两个月间把布罗茨基的一本书整个消化掉。”作为诗歌的衍生品和另一种表现形式(当然这是作者本人的认定),布罗茨基在这些散文上花的功夫并不见得就少,虽然他更尊崇诗,但他何尝不是在用诗歌精神写着散文?单就语言,我们几乎看不到作者有偏口语化的表达,也许因为英语非其母语,于是更显严谨整饬、张弛有度。典雅而流畅的文字连英语国家的读者都为之叹服,称其为“英语散文的典范”,其语言功力可见一斑。布罗茨基还将诗歌中的大量意象带入散文创作中,这多半是出于诗人的习惯和爱好,也完全能看出其用心程度。虽然布罗茨基一直是褒诗贬文的,但我认为至少从具体的行动上,他完全没有轻视自己的散文写作,甚至他是在借助这“另外一种途径”,说出了自己在诗歌创作中不能言说的部分。

  布罗茨基散文的最大价值,在于他借此强调了自己的文学观。这些文章,不论是带着抒情的笔调去回忆往事,还是对其他一些杰出诗人和作家的评论,或是就某种文化现象表达自己的看法,作者都从未将他源于文学的见解和认识带离字里行间。粗粗看去,好像他在说一些不相关的事,每篇文章似乎都有不同的主题和写作动机,但细细揣摩,很容易发现这些不同的主题和动机就如茂盛的枝叶,在蓬勃涌向天空的同时,也深深连结于同一条根脉,扎入同一片土地。当布罗茨基用文学的准则衡量一切时,他的思路总是特别清晰,文章脉络也并不难梳理。比如他说:“正是极端的主观性、偏见和真正的个人癖好才帮助艺术摆脱了陈词滥调。对陈词滥调的抵抗,就是可以用来区分艺术和生活的东西。”这里的极端主观性、偏见和真正的个人癖好如果独立地看,多半不会被认为是什么值得宣扬的好东西,可它们恰是构成艺术、文学最重要的内在品质。因为文学艺术的逻辑和价值迥别于世俗生活,从本质上讲,此二者处于平行的两个世界。对于需要表达的观点,布罗茨基从来都强势直接。关于他熟悉的文学,以及它内部的永恒法则,布罗茨基早已烂熟于心,沉着自信,所以他几乎不使用商榷的语气,在他的文字王国里,他是惟一的主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