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图片新闻
从“乌托邦”到“异托邦”
2013年12月31日 10: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总第542期 作者:吕超 字号

内容摘要:托马斯·莫尔《乌托邦》插图近年来,“异托邦”一词频频见诸学界文章和媒体报道。实际上,二者虽词源互通,但含义差别巨大:乌托邦是超脱于时空之外的乌有之乡,异托邦则是现实中存在的异质空间。过去,文学研究界习惯用乌托邦理论来审视作品中的异域描写,严格来说,是不妥当的。随着思想史的演变,当今世人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对乌托邦寄予太多热情,论及者还往往持警醒态度。不在场的完美社会从词源来看, Utopia一词出自托马斯·莫尔的拉丁文长篇小说《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简称《乌托邦》, 1516年),是莫尔根据古希腊语虚构的,用来命名其虚构的岛国。

关键词:乌托邦;异托邦;托马斯·莫尔;异质空间;异域;学者;城市规划;建筑设计;词源;在场

作者简介:

  近年来,“异托邦”一词频频见诸学界文章和媒体报道。该词与“乌托邦”仅一字之差,二者易被混淆。实际上,二者虽词源互通,但含义差别巨大:乌托邦是超脱于时空之外的乌有之乡,异托邦则是现实中存在的异质空间。过去,文学研究界习惯用乌托邦理论来审视作品中的异域描写,严格来说,是不妥当的。随着思想史的演变,当今世人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对乌托邦寄予太多热情,论及者还往往持警醒态度。相对而言,当代人更愿意关注异托邦,热衷在现实世界营造颇具异域情调的空间。

  不在场的完美社会

  从词源来看,Utopia一词出自托马斯·莫尔的拉丁文长篇小说 《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简称 《乌托邦》,1516年),是莫尔根据古希腊语虚构的,用来命名其虚构的岛国。关于其含义,一般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它源于古希腊语“oν”(无)和“τοποs”(场所)的组合,“无场所”也即“不在场”,它既不存在于时间中的某一瞬,也不存在于空间中的某一点;另一种认为它包含希腊谐音“oν”(不)与“eν”(好)的双重含义,是由“没有的地方”和“好地方”合成的。严复在1898年翻译赫胥黎的《天演论》时首次用乌托邦对译Utopia,“乌”意为子虚乌有,“托”即寄托,“邦”乃国家。由此,该词可以理解为“理想国”或“乐园”,泛指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完美社会。

  从文化史层面来看,对美好社会的向往一直是人类想象的动力,从柏拉图、莫尔到空想社会主义者,都描绘过各种乌托邦的蓝图。按照莫尔的本意,其《乌托邦》在某些方面是柏拉图《理想国》的延伸,指向一个政治清明、社会平等、民众乐业、道德崇高的岛国社会。类似的作品此后不断出现,譬如康帕内拉的《太阳城》、培根的《新大西岛》、安德里亚的 《基督城》、詹姆斯·哈林顿的《大洋国》、莫理斯的《乌有乡消息》等。这些乌托邦要么和航海旅行、漫游探险有关,借助空间的发现把梦想带入现实;要么和人类发展进步有关,憧憬不断完善的人性可以在未来把乌托邦变成现实。

  乌托邦的根本特性在于其 “不在场”。然而,在现代社会之前,从精英到大众,人类一直致力于乌托邦的在场化。20世纪以来机器工业对人的异化、战争等因素使人最终意识到乌托邦的梦想遥不可及,甚至颇具反讽意味,如此便出现 “敌托邦”(Dystopia)一词。“Dys”意为“bad”。敌托邦完全成了乌托邦的反义词,其所指并非天堂乐园,而是恐怖和绝望的地狱。此类代表性作品有英国作家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以及乔治·奥威尔的《1984》,前者矛头指向科学至上论,后者则以极权主义为标靶。在敌托邦作品的嘲讽和驳斥下,关于乌托邦的新作变得寥寥无几,并越发显得不合时宜。当今学界关于乌托邦的探讨虽有不少优秀之作,譬如赫茨勒的《乌托邦思想史》,但其影响只限于哲学和美学领域,和广大民众的距离则越来越远。

  现实存在的异质空间

  就在人们对乌托邦的热情逐渐减弱时,“异托邦”开始走进大众视野。Heterotopia原为医学用语,“hetero”意为“其他的”、“不同的”,整个词指错位或冗余的器官,也可用作动词,意指器官移植。异托邦在人文学科中的使用肇始于米歇尔·福柯,他在《词与物》(1966年)中借用了这一术语,次年又发表了一篇题为 “他者空间”(Desespacesautres,又译“异质空间”)的演讲,详细阐释了异托邦概念。在福柯看来,Het-erotopia是根据Utopia创造出来的,后者是不在场的,而前者则是现实存在的,是一种不同于自我文化的“他者空间”,同时具有想象和真实的双重属性,如古代波斯的花园、迪斯尼主题公园、海盗船、度假村、汽车旅馆、妓院、殖民地等。

  要准确理解异托邦概念,需要熟悉其现代空间理论背景。20世纪中期以来,国际学术界经历了引人注目的“空间转向”,学者纷纷将以前对时间/历史的青睐转移到社会生活中的“空间性”。此类研究的代表作有:法国学者加斯东·巴什拉的《空间诗学》、亨利·列斐伏尔的《空间的生产》,美国学者爱德华·索亚的《第三空间》,英国学者迈克·克朗的《文化地理学》等。现代空间理论杂糅了人文学科的多个门类,其研究成果不仅在思想领域改变着人们对物理空间的情感认知,更影响着民众在建筑设计、城市规划、社会政治等领域的实际行动。

  令人颇感遗憾的是,福柯生前未来得及对异托邦做出更进一步的逻辑架构和理论探索,演讲手稿中概念界定的相对宽泛及其论证的随意性,也限制了这一理论的广泛应用。因此,后世学者有必要进一步修订和细化这一理论。笔者以为,广义而言,异托邦可被视为任何含有异域情调的地方,不同于日常生活所熟悉的空间。这种异托邦情结植根于人类的内心深处。在工作和生活的重压下,许多人希望能短暂逃离当下环境,去心仪的异托邦舒展身心。因此,在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领域,各种异质空间已星罗棋布地分散在我们周围。异托邦概念也已被广泛引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作者单位: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