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时空对话
“一条河要冲积出多大的平原,尽管由它去” ——访作家迟子建
2018年06月07日 09:54 来源:文艺报 作者:丛子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从《北极村童话》到《候鸟的勇敢》,迟子建已经走过了35年的创作旅程。《候鸟的勇敢》依然以东北黑土地为故事发生的环境,讲述了一个既温情又悲伤的故事。在金瓮河自然保护区和瓦城,生活着一群不断迁徙的人和生物,通过对他们的细腻描写,迟子建展开了一个丰富而意味深长的生命世界。

  记 者:在创作《候鸟的勇敢》的过程中,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哪些时候您会感到吃力或分外的满足?

  迟子建:最有趣的事情,应该就是我在后记中所谈到的那样,白天写作《候鸟的勇敢》,黄昏散步时与候鸟打交道。徜徉在哈尔滨群力外滩公园,能看到夕阳下形形色色的鸟儿,这时会感到仿佛生活与写作融为了一体。说真的,这部小说写得不吃力,因为其中涉及的自然以及一些人和事,都是我熟悉的,进入文本后,写得比较顺畅。写得最满足处,当然是结尾,不过这是艺术的“满足”,而不是心境的满足。因为我渴望着那对东方白鹳真的迁徙成功,也渴望那对世俗的恋人——张黑脸和德秀师父,能够找到人间灯火,可是生活的真相告诉我,我们所期待的,与我们所看到的,往往背道而驰。

  记 者:请您谈谈您心中的留守人和候鸟人之间的关系。

  迟子建:我不打算刻意强调候鸟人与留守人之间的关系,但我看见了他们之间出现的一道裂隙,像闪电一样闪烁。他们无疑是一体,可是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在分裂,根源在哪里——这是我这部作品所要探讨的内容之一。此作先在《收获》发表,然后才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因为有两个月的时间间隔,最早看到《收获》上文本的读者,有人在我微博留言,谈论自己的读后感。我发现读者因为经历不同,对小说的解读有多个声部,这令我欣慰,说明一部作品的主题应该是丰富的。有读者说我这部小说表达了主人公和候鸟对爱情的坚贞,也有人说我是在写爱情已死。我觉得读者的理解都值得尊重,这恰恰是我们现实世界中的人们的心灵世界的一个真实写照。

  记 者:《候鸟的勇敢》是您中篇小说里最长的一部。您觉得,跟其他作品相比,这一部有哪些尤为特别之处?

  迟子建:我用电脑写作比较晚,用笔写小说的时候,完全没有字数的概念。比如20年前我写作《伪满洲国》,用掉了6个笔记本(至今我还保存着手写原稿),结果最终誊写出来,字数已近70万字,是我到目前为止写得最长的作品。这也是我个人比较钟爱的一部长篇小说,译林出版社即将再版它。而写作《候鸟的勇敢》,我已能在电脑上写了,在写作过程中,有时会习惯地看一眼字数,从一万、三万到五万,直到最终写完,发现它是这个字数时,很想在修改时压缩一下,但没能做到。我的体会是,但凡写作时写得投入的,修改余地会很小很小。如果说特别之处,那就是这部小说让我明白,写作时最好不要受文体的限制,让它自由发展,一条河要冲积出多大的平原,尽管由它去。

  记 者:从篇幅上看,这部小说已经接近长篇小说的标准。您认为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有什么界限呢?

  迟子建:从我准备这部小说到下笔,直觉它是一部中篇小说。可能因为它容量大,字数接近10万,大家觉得它像长篇。其实长篇和中篇的界限,不仅仅在字数,也在气象,如果一部中篇作品,让人觉得它像长篇,对写作者来说,也是一种鼓励,因为至少说明,这个作家还没有贫血,可以在有限的篇幅里尽力尝试丰沛的表达。

作者简介

姓名:丛子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