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时空对话
单小曦:倡导媒介文艺学建设
2018年05月02日 08:34 来源:符号与传媒 作者:单小曦 王小英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受访嘉宾:单小曦,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采访者:王小英,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访谈时间:2016年11月

    

  一

  王小英:单老师,您是一名在学术界颇有影响力的青年学者,非常荣幸能够采访到您。您早年从事美学研究,提出了很多犀利的见解,后又开始关注现代传媒语境中的文学及文艺,提出了“世界、作者、媒介、作品和读者”的五要素文学活动范式,倡导建立“媒介文艺学”,极大地推动了当下的文艺研究,请问是什么样的契机和考虑促使您的学术研究朝这个方面转向的?

  单小曦:也谢谢您的采访。初涉学术之路,我从事的的确是中国当代美学研究,发表的论文涉及实践美学、后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认知美学等流派的论争和中国当代美学的建设问题。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关注文艺基础理论问题,比如我是较早对中国当代文论研究中的“审美意识形态论”问题进行反思的学人。今天看来,讨论美学和文艺基础理论问题为后来的媒介文艺学研究是具有铺垫意义的。 

  2003年,我去四川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这是我学术研究的转折点和新起点。四川大学是国内最早设立“文艺与传媒”研究方向的博士授予单位,也是开传播学和文艺学跨学科研究先河的高校。受这种学术氛围的影响,特别是在导师冯宪光教授的点拨指导下,我走进了媒介文艺学的研究领地,尽管当时还没有这样明确的理论意识。从那时起,我逐渐形成了一种观念,中国当代文艺学需要走建设发展之路,不过这种建设,需要顺应历史发展潮流,紧密结合当代文艺现象和理论现实,能够直面新问题,不断突破既定学科界限,吸纳各门学科知识,建构时代发展需要的理论形态。倡导媒介文艺学建设就是这样一种尝试。

  王小英:您所倡导的媒介文艺学的方法和研究对象是什么?如果说这是一个学科的话,如何定位?

  单小曦:媒介文艺学毕竟还属于文艺学范畴,文艺学的传统研究方法同样都适用它。不过,与传统文艺学研究相比,它的特征之一是跨学科性,采用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也应该是其突出特点。当然,就传统文艺学而言,早就采用了跨哲学、美学、人类学、艺术学、心理学、语言学、符号学等多种学科或多种学科综合的研究方法。媒介文艺学除了跨上述学科外,还需要指出的是,它特别需要从信息学、传播学、媒介学等学科中获取研究资源、研究视角、研究方法。就是要将跨学科的幅度从上述传统学科进一步跨越到信息学、传播学、媒介学等领域。在我本人的研究中,还具体的涉及到了现象学、技术哲学、信息哲学、媒介环境学、文化研究、赛博理论、超文本美学等已经是交叉学科的各种新理论和新研究方法。

  媒介文艺学的研究对象和学科定位可以放在一起说。总体上,媒介文艺学的研究对象仍然是文艺现象。需要强调的是,它更关注媒介影响下的文艺现象,特别是数字新媒介时代的已经不同于印刷文化时代的文艺现象。这似乎是不值一提的,而且也了无新意,传统文艺学不也是一直把当前的文艺现象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吗?问题是,新的文艺现象是一回事,研究者对新文艺现象的认知是另一回事。当前文艺学学科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学科框架、理论体系、研究模式,研究者也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方式、文学观念、认知方式,而这些都是印刷文化时代的产物,或者说是印刷文化的建构物。这样的“前理解”、“认知图式”、“理论预设”左右着研究者对文艺现象的实现认知。

  比如,直到今天,中国一些专业理论家、批评家仍使用着印刷文化的旧范式、旧标准来丈量新的文艺范式,武断地得出网络文学是垃圾、不是文学、不值得进行专业化研究的结论。这样一来,新媒介时代的一些新生文艺现象难入他们的法眼,在他们面前,这些新现象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或者干脆等于不存在。如此说来,在传统文艺学视野中,新的文艺现象一定程度上是被印刷文艺理论的滤镜过滤后的现象。媒介文艺学要打破这个滤镜,主张进行文化范式、文艺范式、文艺学研究范式从印刷文化到数字新媒介文化的转换。当然,不要把这种转换简单地看成对立和替代,而是叠加或者覆盖,即后一种文化范式叠加着前一种范式,后一种范式是对前一种范式的覆盖。这样,就可能对当前的文艺现象有个新的发现,形成新的认知。

  媒介文艺学的研究对象就是新媒介文化范式形成的对文艺现象的新认知。它看到了并重视媒介特别是新媒介对文艺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它给传统的印刷文学带来了冲击;二是催生出了不同于印刷文学新的新媒介文学形态。其实,文学艺术从来都是一定历史文化语境中的具体存在。

  在书写印刷时代之前,人类有着漫长的“原生口语文学”活动,它和文字书写时代的文学完全不一样。它的生产、传播、接受是在同一时空中以一体化方式进行的。此时,创作者就是表演者,文学生产和传播具有同一性。在符号使用方面,不仅有口头语言符号,还有动作、表情、姿态、音乐等多种符号,是多种符号的复合运作。此时的接受者即是观众,他们的接受行为也和生产、传播在同一具体的时空内完成。期间,生产者和接受者之间进行着丰富的现场交流。到了印刷时代,文学创作走向个体化,创作、接受变成个体化的行为,接受者面对书本,可以充分发挥想象,调动情感。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文字书写的文学已经形成了独立的文学观念、创作特点、接受方式和独特的本文形态。后来的印刷技术进一步加强了这样的文学活动方式,也有人认为进一步形成了文学自主性、审美性和叙事模式。

  然而,到了当代,印刷文学时代建构起来的文学观念(如文学是生命的独特感悟、文学的价值在于终极关怀等)、文学文本形态、文学阅读接受、文学审美经验,等等,都遭遇了空前挑战。以期刊为载体、追求文学自律性、曾经作为文学代言人的精英文学或纯文学的读者群逐渐缩小,不断退守边缘。我曾经写论文分析过西方19世纪到20世纪中叶、中国1980年代的统一文学场如何在电子媒介冲击下裂变的现象,提出过裂变后的文学场形成了三个文学次场——印刷精英文学、印刷大众文学和网络文学的观点。这三个文学次场间此消彼长,相互竞争,是一个历史时期的突出现象。

  新媒介不仅强烈冲击了传统印刷文学,而且催生出了新的文学形态——新媒介文学,新媒介文学在西方具体表现为数字文学,在中国则是目前的声势浩大的网络文学。这种新媒介文学是数字网络新媒介的产物,在历史上不会出现。还有一点值得重视,新媒介文学还是沿用了传统“语言艺术”的概念。其实,今天的数字化新媒介已经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和艺术的划分。在一定程度上说,被人们称为新媒介文学的现象,既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文学、艺术中任何一种,也不是文学和各种其它艺术形式的简单相加,而属于它们的“间性”艺类,是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和艺术在赛博空间中的交合,形成的是文、艺、技渗透交融的新形态。

  媒介文艺学研究的就是这些文艺新现象和以此为事实依据的文艺理论和文艺批评、文艺发展史等问题。韦勒克(René Wellek)和沃伦(Austin Warren)在《文学理论》中关于文学研究的三分法同样适用于媒介文艺学。可以按这样的划分来理解媒介文艺学的研究对象:将关于新媒介文艺文本的研究看成媒介文艺批评;将关于网络文艺、数字文艺的发展史研究看成媒介文艺史研究;将这一领域更为一般性的问题,如媒介影响下的文艺活动、文艺生产、文艺接受、文艺本文等问题看成媒介文艺理论研究。从这里也可以看到,媒介文艺学走的是广义文艺学的路子。这是对媒介文艺学在横向学科结构定位上的理解。

  除了这种横向的学科结构性定位外,媒介文艺学还涉及纵向的理论史定位问题。在这个方面,我曾撰文说明:媒介文艺学在语言论文论之后切入中西文论学术史,并吸收了语言论文论的重要成果,同时把关注重心从文艺的语言符号转移、扩展、深化到整体性媒介系统与媒介化活动,并以此为出发点开展文艺基本问题研究、文艺现象批评。在这个意义上,可以把媒介文艺学视为一种“后语言论”的文艺理论。就是说,在纵向的理论发展方面,媒介文艺学可以看成一种“后语言论”文艺学。

作者简介

姓名:单小曦 王小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