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时空对话
《收获》60周年纪念座谈会现场实录(一) 和《收获》的心灵契约,永远需要保守的秘密
2018年01月02日 10:20 来源:收获 作者:微信君 字号

内容摘要:所以有“坏人”,有好人,才构成了一个世界,有坏人,有好人,才构成了一个刊物丰富的文学世界,我们小说里面写的也有好人坏人,如果我们小说里面写的都是好人,《收获》没有必要存在,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坏人,所以我们个别坏人也要写写坏人。王小鹰:文学的信心王小鹰:我今天特别感动,坐在我对面就是谌容老师,好久好久没有看到,但是我觉得在八十年代,谌容老师就是我们文学的领路人,那时候我们很年轻,不知道文学到底应该怎么写。赵丽宏:《收获》是一个有风骨、有灵魂的文学刊物赵丽宏:祝贺《收获》60周年,我觉得《收获》是一个有风骨、有灵魂的文学刊物,这个灵魂自它开办以来一直是保持着它的真诚、正直,《收获》是一个讲真话的刊物,巴金先生创办了《收获》,创办了《上海文学》。

关键词:王安忆;程永新;收获;谌容;莫言;贾平凹;马原;阿来;叶辛;彭新琪;赵丽宏;王尧;小说

作者简介:

开幕

  程永新(《收获》主编)致辞:

  各位作家朋友,各位领导:

  今年是《收获》创刊六十周年,按照中国的老话说是甲子年。六十年前,巴金先生和靳以先生创办了新中国第一本大型文学刊物,从此风雨兼程,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走到了今天。老巴金给《收获》制定的办刊方针是“出人出作品”。巴老的话都是这样的简洁和朴素,比如“讲真话”,比如“把心交给读者”,年轻时不懂事并不过心,随着年龄增长,才渐悟这些话语中所蕴含的厚重分量。如果把《收获》比做一棵大树,赋予它灵魂的无疑就是巴金先生。今天,当我们在为《收获》庆生的时候,我们格外怀念巴金先生、靳以先生、萧岱先生、吴强先生等一批前辈知识分子,他们身上所展示的接续五四时期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理想、良知、情怀和人格力量,犹如阳光和乳汁,不断增强和补充我们这些后辈身上的钙质,我们只有坚守家园,勤奋工作,砥砺奋进,才对得起这些前辈,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广大读者!

  窗外是寒冬的萧瑟,可我们的心里是暖洋洋的,这么多优秀作家可以说是几代人,不辞辛劳,远道而来,在文学的名义下相聚,让这座拥有悠久历史的大楼熠熠生辉。巴老曾说“作品是刊物的生命”,是作家们总是把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托付给《收获》,才能使这本杂志长盛不衰,活力永在。所以,作家们就是《收获》最好的朋友,是像亲人一样的朋友。此刻,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欢迎回家!

  写作,就是回家。

  文学,就是家园。

  李小林老师说我们请大家来就像家人团聚,请大家聊聊美好的过往,展望一下文学的新时代,给我们多提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使我们在未来的岁月里思绪更加凝聚,意志更加坚定,脚步更加沉稳,努力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

  在今天这个喜庆吉祥的日子里,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要感谢作家朋友们长久以来对《收获》的不离不弃,要感谢各级领导对《收获》的厚爱和支持,上海市委宣传部两次给我们提高稿费补贴,使我们增加了竞争力,可以让更多优秀的原创文学作品诞生在上海。我们还要感谢读者,《收获》微信公众号里的粉丝也都是在座各位作家朋友的粉丝,他们对作品的简短点评留言,认真中肯真诚,水平丝毫不亚于专业读者。最后我想应该感谢时代感谢生活,正是时代的一点点进步,正是生活翻天覆地的巨变,作家朋友们的才华和智慧才有机会得到全面而充分的展现,《收获》才能历经风雨走到今天!

  谢谢大家!

 

  王安忆(上海作协主席):

  大家下午好,今天又汇聚一堂,我觉得这个场面挺熟悉的,因为我们似乎每过五年十年就会在这里举行一次《收获》的庆典,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世界变化那么大,经过那么多年六十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又在这儿,我就觉得似乎《收获》有一种隐喻形成一种暗示性,暗示着生活当中再怎么变化,都有一些不变的东西。我们作家就是在寻找永远不变的东西。谢谢大家来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