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时空对话
从文字出发,抵达文化中国 纵论文学文本与影视阐释
2017年05月12日 09:0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编者核心阅读●影视改编是一种艺术创造,必须把小说特有的文学结构打散,按照影像叙事的思维进行拆解和重组,确保观众能够通过影像来理解人物、进入故事●对于名著的改编,哆哆嗦嗦地“跪着改”是出不来好作品的,只会束缚创造力。对于这类由优秀文学作品改编制作的电视剧,观众常常拿是否忠于原著来评价其优劣,但有时一些中规中矩的改编又会引发观众不满,观众仿佛在看原著的插图版,寻找不到光影的独特魅力。改编与原创都要从心出发主持人:相比于诞生不过100多年的影视,文学的历史更为悠久,故事的积累更为丰富,文化的积淀更为丰厚,因此对文学进行改编成了影视剧本创作的重要部分:从中国古典名著到现当代小说经典,再到今天数量庞大的网络文学。

关键词:改编;观众;原著;文学;创作;电视剧;人物;艺术;小说;故事

作者简介:

  主持人:董 阳 张珊珊(本报编辑)

  对话人:汪守德(文艺评论家)

  王丽萍(编剧)

  孔 笙(导演)

  申 捷(编剧)

  一部部文学经典通过影视改编,服务于千千万万的大众,实践证明,这种跨文本的二度创作是经典传播的有效方式。从传统文学到网络小说,各类文学作品的影视阐释是文化传承的关键环节,也是建设文化强国不可或缺的重要途径。在此,我们邀请评论家与活跃在一线的影视编创者一同探讨,分享他们的经验与思考。

  ——编 者

  核心阅读

  ●影视改编是一种艺术创造,必须把小说特有的文学结构打散,按照影像叙事的思维进行拆解和重组,确保观众能够通过影像来理解人物、进入故事

  ●对于名著的改编,哆哆嗦嗦地“跪着改”是出不来好作品的,只会束缚创造力;另一方面,改编要忠于原著的精神和思想,而不是借改编之名歪曲、解构甚至糟踏原著

  ●改编和原创都必须要从创作者的身体里生长出来。改编时,要与书中的人物同喜同悲;原创时,同样也要把一个外在的题材转化为牵动自己心灵的故事

  ●情感的真实能够让观众有所感动、有所共鸣,观众就是创作者的老师,创作者的真诚和努力,观众是看得到的

  在今天谈论文化中国,不能忽视影像的力量。影像以其直观特性、丰富形态和多元渠道,点燃了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蕴藏了深厚的人类文化积淀。近60年中国电视剧发展史上,改编自文学文本的作品层出不穷。1958年,中国电视剧的开山之作、改编自同名小说的《一口菜饼子》播出,开启了以文学作品为母本的做法,为日后电视剧创作开辟了一条重要途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四大名著改编的电视剧更是成为几代人难以磨灭的记忆。近几年,《红高粱》《平凡的世界》等由当代小说改编而成的电视剧相继亮相,依然是电视荧屏的重磅大戏。从四大名著到当代经典再到网络小说,文学作品的影视阐释对文化传承乃至文化强国建设至关重要,其道理也常谈常新。

  改编是另一种燃情的创造

  主持人:最近几年,中国影视市场迅速扩容,优质内容在行业中的核心作用更为凸显。资本高价囤积IP(知识财产),尤其是热门网络小说,就是这一趋势的重要表征。但很多所谓“大IP”电视剧改编败走麦城,并未取得和原作量级相称的收视和口碑。再次印证了这样一条规律:文学改编是一种创造性活动,热门文学跟优秀剧作之间似乎有着一条不能忽视的、需要跨越的鸿沟。你怎样认识改编剧作与原作之间的这条鸿沟?

  申捷(代表作《重案六组》《鸡毛飞上天》):确实存在这样一条鸿沟。文学作品尤其是名著难以改编成大众喜爱的电视连续剧,其原因在于小说特有的文学属性和内在结构。影视改编,必须把这些文学结构打散,按照影像叙事的思维进行拆解和重组,确保观众能够通过影像来理解人物、进入故事。

  写人性,写人物,离不开宏大的历史背景,怎能抛却那片土地、那个时代去写干巴巴的人?每个人物的生命都是从厚重的历史中结结实实地生长出来的,这样人物才能立得住。创作者只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和功课,才能身临故事的情境,才会觉着头脑充盈起来,手中的笔不再哆嗦。

  孔笙(代表作《北平无战事》《琅琊榜》《欢乐颂》):从小说到剧本再到影像,是一个累加的创作过程。导演的关键工作是影像化,用影像来讲故事。当然,音乐、表演、服化、造型肯定都很重要,但最终是要靠画面,这是电视剧区别于小说、话剧和广播剧的地方。如果关掉画面,只靠听就能理解整个故事,受到同样程度的感动,那影像就失去它的意义了。

  电视剧是用画面讲故事的,画面本身就是有内容的,涵盖了许多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氛围和意义。通过什么来传达这些无法言传的氛围和意义呢?除了表演以外,在道具选择和场景营造上也应该做到细节真实。如果细节不真实,画面就会失去支撑而缺乏说服力。除了要经营细节,还要有一个正能量的故事,要传达情怀,讲故事的方法还要讲究……总之,既不能和观众有太大的距离,又要能够提升观众审美,这是一个不断平衡的过程。

  汪守德:从本质上讲,影视与文学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甚至可以说,两者的差异性是相当大的。对于名著的改编不能完全拘泥于照搬原著,将原著的故事、情节和人物简单地、机械地加以影像化和画面化,仅仅成为原著的绘本。这种缺乏想象力、捆住了手脚的改编,必然不会取得成功,也不会得到观众的真正认可。

  改编实质上是适合于影视特点与规律的另一种燃情的艺术创造,要求改编者必须对原著进行富于高度智慧和艺术匠心的提取,甚至将其掰开揉碎,经历和完成极其艰辛的重新镕铸的过程。原著的内容不可能统统纳入影视之中,同时改编又可能会遇到情节和人物“不够”的问题,因而因影视构剧需要而时常出现增减人物与情节的情形,都是理所应当的。至于影视与原著在某些情节与场景上存在着的不同,甚至是作出幅度较大的改变与处理,常常是改编者以影视手段在更高层面把原著的面貌展现出来,使之更符合当下观众口味所进行的努力。

  已改编为影视的文学名著数量之多,使人们每每将视线对准那些早已有口皆碑、深入人心的经典作品。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原创力暂显不足的情况下,改编成为一条值得肯定的艺术之路。名著本身的丰富、厚重与成熟,为影视改编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而改编,可以使过去各个不同时代里产生的原著,借助新的艺术样式焕发新的生命力,产生更为久远的影响,因此改编这种一举两得的做法,必定会在今后持续进行下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