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时空对话
当流行文学渗透大众生活,学界不该对其视而不见
2016年12月29日 10:11 来源:文汇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流行文学往往不被学界纳入重要研究的范畴。这些流行小说值不值得进行专业文学研究,如何研究?与经典文学研究的关系又该怎样处理?这种研究能发现更多材料,非经典作品进入文学研究的视野,也就顺理成章———这些改变并不等于说推翻了文学研究的传统范式,而只是对以前的一个拓展。对大众流行文化进行研究,并不等同于一味赞同记者:金庸武侠等小说都是在民间流行多年后,才成为学界普遍研究的对象,期间往往存在一个经典化的等待周期。记者:当流行文学的影响越来越大,如何看待它跟经典文学研究之间的关系?但是有一点值得注意,对大众流行文化进行研究,是研究它如何在当代社会中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并不等同于一味赞扬大众文化。

关键词:小说;流行文学;文学研究;影响;衡山;大众文化;陆建德;经典文学;哈利·波特;美国文学

作者简介:

  流行文学往往不被学界纳入重要研究的范畴。因为其通俗的特性,这也构成了一部分学者对它的固定成见。然而近年来,《哈利·波特》《达芬奇密码》《冰与火之歌》等小说以改编电影、电视、周边衍生品等多种形式渗透大众的文化生活。这些流行小说值不值得进行专业文学研究,如何研究?与经典文学研究的关系又该怎样处理? 这些都成为学者关注的话题。有学者认为,一部流行的文学作品是不是经得起检验,我们要有一定的耐心来等候时间的判断。———编者的话

  对话人

  嘉宾:陆建德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金衡山  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教授

  采访:钱好  

 

  《三国演义》《水浒》成为经典的时间并不长,我们应该看到,经典也是处于不断建构的过程中

  记者:在很多人看来,文学研究,研究的是很小一部分人读的作品,而不是大部分人在看的书。虽有偏颇,却也道出了流行文学研究在一定程度上的缺失。如何看待这种文学研究方向上的偏重?

  金衡山:无论中外,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文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经典作品。这种强调经典的研究趋势,至今在学术界也是主流。这其中当然有一个原因:文学研究是一个惯例,大学教什么内容,学生读什么东西,都是一种传统的延续,跟前人一脉相承,这点很难改变。 

  从技术方面来说,做研究、写论文都需要参考前人已有的文献资料,而关于当下最新流行文学的材料很少,这也会给研究带来限制。即便到了今天,一些学者对流行文学依然有很深的成见,这点我可以理解,但并不赞同。我认为什么都可以研究,但前提是要有理有据,要跟文学研究的传统挂钩。所以关键不是研究什么,而是如何研究。

  举例来说,对金庸小说的研究在今天已经比较普及了、成熟了,但最开始研究的人也遭到过指责。因为很多文学研究者有个成见,一定要把作家跟其他人作比较,他们认为值得研究的是文学史上的经典,金庸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换另一个角度来说,做金庸研究,也必须知道传统经典,能将通俗、流行的研究对象放在已有传统之中,才可以站得住脚。 

  陆建德:在学校里,老师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最好的作品介绍给学生,不能把阅读书单开得无限长。因此,教学时必须有所取舍,一般会尽量把更多具有代表性的、经典的作品教给学生,当代通俗作品的数量会稍少一些,比如教美国文学一般不会挑丹·布朗。不过学生在学校的学习范围之余,也可以多读闲书、杂书,要抛弃掉“highbrow”(高雅) 的观念———这个单词很形象,拆开来就是“高眉毛”,认为自己欣赏趣味很高。钱钟书就是什么书都读,《007》 他也很喜欢。当然,成熟的“杂食读者”需要形成自己独立的判断,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没有自己的选择和品位。

  现在国内一些流行文学研究依然不被重视,其中大概也牵涉到立项的问题。高校老师都需要申报项目,如果研究的著作、作者相对有名,评阅者会比较熟悉。如果报的内容非常专精,立项可能较大。相反的,研究当代流行作品,获得批准、资助的可能性或许就会小一点。

  记者:国内去年翻译出版了英国著名文学评论家特里·伊格尔顿的近作《文学阅读指南》,里面用很大的篇幅高度赞扬了 《哈利·波特》 系列作品。流行文学究竟有没有研究价值? 

  陆建德:不同年代、不同作者的流行作品有不同的研究价值。今人眼中中国古代的很多名著,在当时都是民间作品。比如 《诗经》 中许多作品就是在民间流传,带有民歌色彩,优美的篇章特别多。   晚清时林琴南翻译的外国小说,被许多人说成是“二三流”,不值得花时间去翻译。但恐怕他们的结论下得过早了。比如 《茶花女》 实际上在中国起到的社会作用特别巨大,它被翻成中文后,让大量中国读书青年喜欢上了“小说”这个门类。因为在中国的文学传统中,相比于诗、文,小说不是很受尊崇的文学类型,地位不高。但是林琴南用文言文翻的外国通俗小说,让小说的地位在中国人心目中大大提升。有些人就是在这些作品的影响下走上了文学的道路。 

  同时,这些作品在大家心目中培养了比较的意识,认识到在哪些方面值得改进,对于新文化运动也有着重要的影响。比如法国小说 《爱国二童子传》 讲述法国在普法战争战败后,百姓的一种普遍的爱国精神,大家对陌生人彼此信任。而在清末民初的时候,很多中国百姓的国家意识其实很淡漠,这部小说对于当时国人群体意识的形成、爱国精神的培养有着很好的引导作用。而且当时的中国人受科举制度的影响,往往只读“四书五经”,认为农、工、商不重要,那些方面的知识有所偏废。所谓“君子不器”,传统读书人认为不必通过具体的手段、技艺去做谋生,从事实业是有点俗气的。但 《爱国二童子传》 里涉及到农业知识等各种各样的学问,在商务印书馆出版时被归为“实业小说”,这非常有利于改变我们读书人的偏见。

  所以不应该把流行的通俗作品列入另类,对它要宽容一些。莎士比亚在他的时代是通俗的,他的戏剧受到各阶层观众的欢迎。《三国演义》《水浒》成为经典的时间并不长,可见经典也是流动的,处于不断建构的过程中。所以流行跟经典的概念不一定对立。要做外国文学研究的话,也要读《福尔摩斯》这样的流行作品。如果我们只待在一个经典文学的“蚕茧”里,其实是把自己与更开阔的世界隔绝开来。 

  其实,流行文学的研究要做好非常难,需要对社会总体的文化趋向、读者阅读习惯的形成等都有一个综合把握。现在国内做晚清和民国时期流行文学研究的人有一些,他们使用了大量史料,研究也做得很成熟。这些年兴起文化研究,从通俗、流行作品中看各种社会、文化潮流的形成,也成为一种普遍的研究方向。

  金衡山:我对伊格尔顿研究哈利·波特并不惊讶,因为他的研究视野本来就非常广阔,文学与社会的关系一直在他的重点研究范围内。他在2012年出版的 《文学这个事件》 中也专门讲了文学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很有辩证的头脑。 

  实际上,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流行文学已经进入了学界的研究,而且越来越明显。比如朱振武与张爱平两位教授不久前就用英文合作写了一部研究丹·布朗作品的专著,这也说明经典和流行之间的界线有时会融合。

  无论作品是经典还是流行,都可以从中看出文化的走向、社会的某些特征。这种研究能发现更多材料,非经典作品进入文学研究的视野,也就顺理成章———这些改变并不等于说推翻了文学研究的传统范式,而只是对以前的一个拓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