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风中情
2021年03月22日 17:4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虔谦 字号
2021年03月22日 17:4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虔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出去兜风,一阵清风扑面,陡然带出了我脑海深处十分遥远的记忆——故乡的风。那记忆由远而近,慢慢地清晰了起来。

  那是我在世上的第一个住处——福建省晋江县安海镇海八路池塘边的第二间屋子。安海曾经有海港,古时为泉州港的辅港。海八路南北向,我们的老宅坐东朝西。老宅后头,一道木门出去,一个斜坡之外,便是大大小小的田亩。那风,便从田野上吹过来,吹过木门和门对面的海棠,给人带来内外澄澈的清爽。久而久之,那风似乎成了我的老熟人,没有客套,直入胸臆。

  我十岁时,家从海八路搬到了光荣巷。那是一栋典型的闽南“四房看厅”式平房,大厅里是个大天井,天井之上便是日月星辰。大门外有一株夜来香、一株番石榴(芭乐)和一株叫“色叶”的树。盛夏或是秋老虎发威的日子里,门外的绿和香似乎挡不住酷暑,但无论天气如何闷热,这房子总有一处是阴凉的,那便是接南风的走廊。我们的女房东穿着薄薄的宽松短衫,拿着一把芭蕉扇,坐在廊口的小凳子上和奶奶聊天,看样子挺自在。满头是汗的我正对着她那副轻松凉快的样子纳闷,奶奶喊我过去:“阿路,过来,这里很凉快!”我走过去,真的哎,哪来的一股这么强劲的凉风?

  不管是住海八路还是住光荣巷,我都经常会跑到小镇西南端的安平桥上去兜风玩耍。安平桥建于宋代,连接晋江县安海镇和南安县水头镇,全长五里,所以又称五里西桥。那时,站在桥上朝南望去,能看到远处闪闪发光的盐田,一直通往海滩,背后则是密密的甘蔗林。桥上的风,便是海风了,带着海的味道。被它吹了一阵子后,便湿了脸颊。北边的甘蔗林迎风摇曳,一副惬意十足的样子。

  故乡的风,最威猛的要数台风了。婶婆的土坯房就是在一次台风暴雨中坍塌的。在大人羽翼保护下的我,对强悍的台风并不感到特别的害怕,只觉得它就像夏季的电闪雷鸣和天井角端奔泻而下的雨柱一样,是和家乡浑然一体的。

  我在故乡的风里长大成人。故乡的风里不仅有电影《风中奇缘》主题曲所唱的那种色彩,甚至更有味道,有力道,即使漂泊万里,它们也一直在我体内,从未散去。

  此时的南加州,高空无际,清风万里。就这样,不经意间,风拨响了我心底的那一长串风铃。

作者简介

姓名:虔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