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百合花儿开
2020年09月24日 11:21 来源:文艺报 作者:叶 灵 字号
2020年09月24日 11:21
来源:文艺报 作者:叶 灵
关键词:百合;花盆;女主人;同事;花儿

内容摘要:以前听同事讲过关于她家的故事。她老公赵有娃,去年初身体不舒服,到医院一检查已是肺癌晚期。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医院化疗。然而事实上,眼前的她却是一个温和从容、干净利落的女人,以至于她站在我面前时我还在想,这家的女主人呢?甚至怀疑

关键词:百合;花盆;女主人;同事;花儿

作者简介:

  以前听同事讲过关于她家的故事。她老公赵有娃,去年初身体不舒服,到医院一检查已是肺癌晚期。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医院化疗。一年下来,家里本来不多的积蓄早已花光,还借了好几万外债来支付医药费。如今,同许多家庭一样,原本幸福的生活,却因疾病一下子拽回了贫困线上。

  在我的想象中,一个被病魔拖累的女人,一个总是在医院与家庭间来回奔波的女人,一个整天被药罐消毒水熏染的女人,应该是憔悴、邋遢,脸上过早布满皱纹,精神上疲惫萎靡,不经意间会流露出对生活的抱怨与向命运的臣服。

  然而事实上,眼前的她却是一个温和从容、干净利落的女人,以至于她站在我面前时我还在想,这家的女主人呢?甚至怀疑,是不是同事误传了她家的那些情况?身边的她,穿着简简单单,但却明显不同于一般农村妇女——头发简单地从后面扎起来,一身缀着小碎花边的深蓝色雪纺套装,脚上是一双咖色的平跟凉鞋,穿着浅色丝袜。她说话轻声慢语,眉宇间流露出些许淡定。也许服饰往往最能体现一个女性对生活的理解,还没有开始聊天儿,我就喜欢上她了。

  上周末,乘同事的车,我们一起到豫西秦岭深山的透山村入户扶贫。车子在“之”字形的山路上来回盘旋,暑天的太阳不动声色地烘烤着大地上的每个角落。我们躲在浓密的树荫下,也能感觉一股股隐隐的热浪不时舔舐着裸露的腿脚。我们几个挨家挨户地走访——每到一户,都仔细询问近况,耐心解答有关政策,并带去一些生活用品等。等赶到赵有娃家时,不觉间已经是中午1点多了。这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站。

  他家的院子紧靠村子最西边的山脚。院门敞开着,透过用几根木头和砖瓦砌成的简易门楼,正对的是靠着山崖挖的一眼土窑,窑洞外搭了一个木棚——这是一个老院子了。北边,是三小间普通的瓦房。院当中,有一个用红砖水泥垒起来的水池。地面虽凸凹不平,却打扫得干干净净,还留有未干的水痕。我们正要进院子,忽然从大门一侧蹿出一条大黄狗,“汪汪——”地直叫。

  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这么热的天,你们还过来看,有啥电话里说说就行,这么远来一趟,真是太麻烦了。”她满脸歉意,赶紧把我们让进了屋子。

  屋子狭窄而局促,这是北方典型的一明两暗瓦房结构。中堂东西各有一小间。中堂里摆放着一些生活杂物,却杂而不乱。靠西边的角落是一台破旧的、上了岁数的“大肚”电视,被擦拭得干净而明亮。进了东边的屋子,空间上感觉更为逼仄——靠东墙的衣柜几乎占据了整面墙,一张稍大的简易木床和一张钢丝床交错放置,中间的空隙仅能容下一人走动。木床里面的墙壁,用一米宽的花布整齐地围了起来。床上的被褥虽然泛旧,却叠得整整齐齐,有棱有角。

  赵有娃起来坐在床边。他脸色蜡黄,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才说了不到几句,就明显感到他仿佛透支了太多精力,有点气喘吁吁了。同事一再招呼他赶紧躺下休息。他却执拗地用双手支撑着床栏,坚持坐着聊天。一旁,女主人进进出出,忙碌着给我们烧水倒茶。她说:“这会儿早已过了饭点,你们肯定还饿着肚子,我这就做饭去,你们吃过饭再走。”我赶紧挡住了她。同事详细了解了最近医疗费用报销的一些情况,又不停地安慰他们,最后嘱咐有啥事要及时电话联系。我们便准备起身告辞。女主人过来送我们,不停地重复着感谢的话语。

  “我们昨天才从医院回来,每次从医院回来,他状态都不太好。幸好有了你们热心帮忙,有了国家医疗报销,不然,十几万的医疗费,我可到哪里想办法啊。”“别着急,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我们一再安慰。

  “开这么多花啊,这是什么花?记得我上次来还没开这么多。”一出屋子,同事好奇地问。原来,在屋外的台阶上,整齐地摆放着四五行形状各异的花盆,大多是家里废弃的瓷盆瓦罐,大大小小差不多有五六十盆。栀子花、紫薇花、兰花、鸡蛋花、蜀葵、紫罗兰、百合花、三色堇等,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儿的花。靠门边有一盆半人多高的龙骨,应该是养了好些年头了。

  一提到花儿,女主人便展开眉头,微笑着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介绍起来。“这个金针花啊,前几天刚凋谢了,它是花也是菜,可我从来都把它当花养,它最耐实,好养,不像杜鹃等其他花,娇气,耐不得冷还不敢晒……”她滔滔不绝,如数家珍,令我这个自诩为喜欢养花的人都惭愧不已。

  她说:“我家这日子,好过也得过,难过也得过,不管怎样,总得面对吧。大女儿虽说出嫁了,但隔三差五会回来帮我干家务。儿子还小,最近他爸的病影响了孩子学习,学习落下一大截。幸亏你们和学校老师联系,帮着给孩子补课。现在我整天都出不了门,得伺候病人。时间久了,有时心也烦,没办法,便自己养点儿花,烦了的时候自己看看花儿,心情就会好许多。”

  我心头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捶了一下。

  这哪是几盆花啊?眼前,绿叶翻飞,红肥绿瘦,几株粉色百合迎风摇曳,饱满的黑色花籽在阳光下闪着点点亮光。看着这再朴素不过的院子,被女主人这么一装扮,不免多了些许温馨与诗意。

  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一股暖意涌上心头。生活像花儿一样该多好!

  “这百合花籽种在土里会发芽吗?”我喜欢百合,但从来没养过,便随口问了一句。“会呀,随便扔在土里,不到一月时间就会发芽,这段时间下种最好,赶到八九月就开花了。喜欢的话,我就帮你采些种子。“还没等我说话,她就仔细地把花籽一粒一粒扣在手心,然后装进塑料袋给我。我满心欢喜,双手接过,小心地装在背包最里层。

  走出院子转身道别时,才发现在南侧的空地上,有一块几十平米见方的小菜园——茄子、油麦、豆角、黄瓜、西红柿……叶绿果红,郁郁葱葱,各种蔬菜竞相生长。一小畦一小畦,规划得整整齐齐,就连搭黄瓜架的木棍也差不多是一样的高低粗细。在小城生活着的我们又忍不住啧啧称赞,满是羡慕。

  她欣慰地解释到,“这都是我利用空闲种的菜,纯绿色无污染,别小看这巴掌大的一块菜地,平时足够一家人吃了,还节省了不少生活开支。有时吃不了,也送给邻居一些。”说着,她就要给我们摘菜。我们赶忙阻止。

  要离开了,怀揣着几十粒百合种子,看看她一再带着些许愧疚的感谢,我突然想到山崖上一株柔嫩的连翘,多少次在山风暴雨中弯下腰,似乎就要折断,却能够慢慢地直起身,站起来,然后不断成长,把金灿灿的花儿缀满根根枝条。

  回家路上,我们商量着回头将她家的情况向单位领导汇报下,看能不能申请更多的资金援助,或者给她在附近找个临时工作干,平时既能照顾病人,又能有点收入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我专门去买了花盆。然后把那几粒黑色的百合种子均匀地放在盆中,再在上面撒了薄薄一层营养土,浇点水,心中也多一份期盼。这是我第一次养百合。网上说,百合种子要发芽需要20天左右,等到三四个月后才能开花。这对于一个喜欢养花的人来说,无疑是场漫长的等待。可这次,自己却没有半点焦急。有了种子,生命的希望就一定不会落空。

  睡觉前,我照例去看空空的花盆。窗外,月亮早已隐去,偌大的夜幕上,只散落着几颗星星,闪闪烁烁,却异常明亮。此刻,土里的种子或许一定正在努力吸取养分,鼓胀着身体,努力冒出幼嫩的胚芽,然后一点点积蓄生命的力量,最终破土而出。之后,长叶、抽枝、开花,一切都顺理成章。

作者简介

姓名:叶 灵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