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楚雄的菌子
2020年09月24日 11:18 来源:文艺报 作者:虎 三 字号
2020年09月24日 11:18
来源:文艺报 作者:虎 三
关键词:松露;雨水;松茸;楚雄;彝山

内容摘要:在楚雄人的眼里,菌子是大自然赐予的原生态食品。每年春耕、春播、春种以后,云贵高原滇中楚雄,在时断时续几场雨水的滋润下,田地里的庄稼,山头上的万物,一片葱郁,生机勃勃。几次暴晒,几场雨润,千里彝山如雨后春笋,漫山遍野冒出一窝窝、一朵朵颜色各异、伞状不同,被彝家人称之为“菌子”的蘑菇。

关键词:松露;雨水;松茸;楚雄;彝山

作者简介:

  在楚雄人的眼里,菌子是大自然赐予的原生态食品。每年春耕、春播、春种以后,云贵高原滇中楚雄,在时断时续几场雨水的滋润下,田地里的庄稼,山头上的万物,一片葱郁,生机勃勃。

  转眼,进入夏至节令,原本温暖的太阳脾气更加暴躁,就像彝家汉子喝了烈性老白干,开始火一样爆辣起来。

  雨,一滴,一滴,也像彝家女人委曲的眼泪,隔三差五,说来就来,淅淅沥沥。

  几次暴晒,几场雨润,千里彝山如雨后春笋,漫山遍野冒出一窝窝、一朵朵颜色各异、伞状不同,被彝家人称之为“菌子”的蘑菇。

  楚雄的菌子,穿越古今。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早有记载:鸡土从出云南,生沙地间之蕈也。

  生长于这方土地的我,从小就认识很多菌子。那时我还是个孩子,生活在大山的皱纹里。每年春耕栽种完毕,菌子就会随着万物,如季节孕育的一茬茬孩子应运而生,像一波波登门的客人,络绎不绝拜访彝山。

  来得最早的除那些枯枝朽木上像树花一样生出的香菌、木耳外,要数那些和草芽一起拔绿,如小圆球似的“马皮泡”、“牛眼睛”,像蛋壳里迫不及待出生的小鸡、小鸟,又如一群雨季开始的小报幕员,拱破大地的肚皮,探出头来。把它们当孩子捡回家,便成了第一顿尝鲜的菌子美餐。

  紧接着,菌子被季节的序幕拉开,那些身价昂贵的鸡土从、干巴菌、牛肝菌、松茸、松露、羊肚菌就会陆续闪亮登场。那些低矮稀疏的灌木林树脚,茅草丛里的菌子,仿佛是喊着“一二一”口令出征的士兵,“黑过手”、“红过手”、黄香菌、白香菌,就会家族式的携老扶幼紧密地簇拥在草丛周围,排成不规则的队,像些讨人喜欢的婴儿,胖乎乎的,可爱极了。

  到了“火把节”前后,在几场猛雨、几阵炸雷的千呼万唤中,那些似小火把的鸡土从,先是举着箭头戳破泥土,然后羞涩地撑开小伞,东一窝、西一群,躲在田间地头的草丛里,招着小手,迎接着勤劳的山里人。赶早的人捡到,像自家饲养的家禽六畜,种植的瓜豆蔬菜红薯,成为卖钱换物的上等山货。

  随着雨季的到来,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能吃的、不能吃的各种野生菌,一茬又一茬,芸芸众生,如粮似菜装点着山里人的生活。

  捡菌子真是乐趣无穷。我们读书娃娃,捡到鸡土从、菌子,因到不了狗街、猫街小集镇上卖,常常拿到公路旁摆开,然后在公路上摆上一堆瓜大的石头,故意设置障碍,渴望那些过路的司机踩一脚刹车,三文两文地买走,弥补我们一点点笔墨纸钱,或是讨好司机,让我们乘坐一段路的汽车,过过车瘾,听听司机侃山外的世界。

  乡谚说:“要吃菌子满山跑,要食鸡土从找旧窝”,捡菌子却又是很辛苦的事,凡是鸡土从、菌子,都与雨水、气候的变化有关。若要捡到更多的鸡土从、菌子,不仅要把握菌子出生的时节,还要准确把握鸡土从、菌子出生的时间、地点和规律,谁能勤奋吃苦争先,满山遍野跑,谁就能捡到很多鸡土从、菌子。所以,每年雨季到了菌子出生时节,彝家人像赶街似得络绎不绝,你来我往,上山捡菌子。

  真是千人千份,万人万份,菌子不会亏待每一位彝家人,不管人再多,山上的菌子,田间地头的鸡土从,犹如河里捉不绝的鱼,山间采不完的野果,见者有份,从不会让上山的人空手而归。

  年复一年,一茬又一茬菌子是雨水发出的请柬,是彝山约定的客人,今年去,明年来,层出不穷养育着山里人。

  菌子有毒,不能随便吃,也常有些大胆的人家,冒险吃了那些不知名的菌子,被菌子闹得头晕、心慌、呕吐,若抢救不及时,便会致人死亡。因此,捡菌子还要仔细辨认,不熟悉,没吃过的不能要。炒吃时,还要放几瓣大蒜,撵撵毒,以免发生意外。

  我从小就熟悉很多菌子,且属年幼无知人胆大,捡到鸡土从、青头菌、“牛眼睛”、奶汁菌就敢生吃,或是生火烧吃。

  说菌子有毒也不全真,很多新鲜时有毒的菌子,捡回家晒干,像风干菜一样煮吃也能平安无事。

  我母亲是个善于驾驭野生菌的人,把那些捡回家的喇叭菌、石灰菌、刷把菌子用开水一涝,腌给全家人吃,也是一道可口的咸菜。

  菌子全身都是宝,捡回家,能卖的卖,不能卖的吃鲜,新鲜时不能吃的再晒干,或腌制,都可食之,成了山里人办红白喜事少不了的一道待客好菜。

  自从我离开家乡以后,那些一茬茬陪伴我走过童年的鸡土从、菌子和我有了疏远的距离。到了吃菌子的季节,只能到菜市场买,或是星期天开着车大老远上山去捡。

  时代在变,菌子好吃,不仅山里的人爱吃,城里的人也喜欢吃。到了菌子上市的季节,楚雄城里没有哪一个酒店、餐馆、小吃店不经营菌子的,都有菌子菜肴,菌子米线、菌子包子、菌子炖鸡、菌子煮鹅、菌子火锅,不论是炒的菌子,还是煮的菌子,或是凉拌松茸、松露,几乎都能吃到。

  吃的人多,就有了商机,有头有脑的人投资办起了保鲜厂,专门收购菌子,冷链加工,或是用油炸干,装罐入瓶,贴上商标,制成别具风味的食品。

  更稀奇的是那些带有药味的松茸、松露、羊肚菌、虎掌菌,卖到了几百元一公斤的价钱,专供出口,倍受青睐。楚雄菌子,不仅是楚雄的,也是云南的,亦是世界的。

  近几年,楚雄南华的野生菌美食文化节上,都潮水般涌来很多客商名流,既品尝宣传,又订货洽谈。每年都有很多菌子生意成交,很是热闹。

  彝山的菌子,天地恋爱之孕,是千百年来云贵高原阳光雨水相亲相爱的孩子。

  彝山的菌子,是人类与自然的契约,就像那些冲着楚雄菌子慕名而来的朋友,不见不散……

作者简介

姓名:虎 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