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福德湾清闲记
2020年09月24日 11:18 来源:文艺报 作者:乔 叶 字号
2020年09月24日 11:18
来源:文艺报 作者:乔 叶
关键词:矾山镇;水珠;福德;风化;明矾

内容摘要:1 福德湾是个小山村,地处温州苍南县的矾山镇。这些年,全国各地的村子我也去过不少,可是像福德湾这样的村子,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是一个矿山村。什么矿?地处矾山镇,矿自然是矾矿了。这次到了矾山镇,得知这里已探明的明矾石储量约占世界的60%、我国的80%,居世界首位,我便可以断定自己幼年用的白矾

关键词:矾山镇;水珠;福德;风化;明矾

作者简介:

  1 福德湾是个小山村,地处温州苍南县的矾山镇。这些年,全国各地的村子我也去过不少,可是像福德湾这样的村子,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一个矿山村。什么矿?地处矾山镇,矿自然是矾矿了。

  矾,于我最早的记忆,是幼时用指甲花染指甲,将花摘下放进木臼里捣成花泥之前,母亲一定会加入几小块冰糖一样的透明颗粒。

  “这是啥?”

  “白矾。”

  “有啥用?”

  “上色。”

  “从哪儿得的?”

  “供销社。”

  从童年到少年,这几乎是我们豫北女孩子听到的标准答案。那时候,我们豫北乡下还没有超市,只有供销社。乡村里所有不能自产的物品,最直接的来源都是供销社。这让幼年的我觉得,供销社是世界上最神奇的地方。

  这次到了矾山镇,得知这里已探明的明矾石储量约占世界的60%、我国的80%,居世界首位,我便可以断定自己幼年用的白矾,最大概率的可能性,就是来自这里。无意间,童年久远的疑问居然在此地听到了确凿的回声。不由得感慨,物比人走得远啊。

  物活得也比人长。

  据相关史料记载,明矾在这里的开采历史可追溯到宋朝末年,至今已有640多年。矾在此处又是怎么被发现的呢?最有名的传说之一是四川人秦福带着妻儿流徙至此,在鸡笼山一石洞暂居,做饭时就地取了几块石头堆灶,几天后发现灶石被雨水淋透后风化成了沙砾,夹杂着许多小小的透明珠子,因珠子味道酸涩,秦福就顺手扔到一浊水坑中,无意中看见珠子溶化后浊水居然变清了。再饮这清水,发现还有解毒消暑之功效。他便认定了这种妙物,取名“清水珠”。此事传开后,取用者众,“清水珠”逐渐成为此地的焦点,于是民众迁集,建窑炼矾,此地便也有了广传于世的新名:矾山。

  名副其实,这就是一个矾的世界,即使我们所看到的只是遗迹。这遗迹,便是“世界矾都”矿山公园。新闻资料上说,温州市决定在矾山镇建设这个庞大项目是在2005年,如今,十几年前的蓝图已经清晰地立体呈现。矾矿博物馆,矾都矿石馆、奇石馆,大大小小的采矿炼矾遗址等都佐证着这里曾经的盛景。当然,不是所有的盛景在未来都能修行成遗迹的,这是一种巨大的福气——昔日虽已逝去,却换了另一种方式活着。所谓的前生今世,就是如此吧。

  因在世界矿山体系中的惟一性和至今保留完好的半机械、半体力的采炼技术在明矾工艺史上具有活化石的意义,也因从早期沿溪采矿开始至今的实体资料的稀缺性,这些都大大超越了地域局限,使得这里成为中国工业文化遗产弥足珍贵的组成部分,也因此,在2019年10月18日国务院核定公布的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矾山矾矿遗址”成功上榜。

  福德湾村便是这遗址的一部分,且是最为活泼泼、鲜灵灵的一部分。

  2 本地的朋友告诉我们,福德湾这个村名还可倒着念。福德湾——湾德福,那不就是英语的wonderful吗?就是美妙的意思啊。

  这个小村早已扬名在外。2013年,国家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联合评选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福德湾位居其列,后又被评为第六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16年,它还荣获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荣誉奖”,这个国际奖,也很是wonderful。

  一路行来,确实美妙。走在老街上,随处四望,可见曲折巷道交错弯绕。岭脚街,石板街,南山坪,这些路名一看就是兄弟姐妹一家子。房子是典型的浙南山地民居,石头屋和围院鳞次栉比,每家的屋门都敞着,洗干净的衣服搭在晾衣架上,水盆里泡着翠生生的蔬菜,皆是可亲可爱的家常景象。水井,神庙,打铁铺,锻造炉,风化沉淀池……不期然间,就会在某个角落邂逅这些沉默的遗迹。和它们暗通款曲的是路边售卖矾塑工艺品的小摊,各种造型都有,色彩明丽,娇小可爱。妇人们守着小摊聊天,孩子们嬉笑打闹,烟火气十足,安静却不寂寥。还有清雅幽美的茶书院,琳琅满目的民俗馆,别具匠心的家庭微公园,已经免费供应了70年“爱心茶”的郑家茶摊,有口皆碑、殊荣累累的特色美食“为唐公肉燕”……都能令我们不时驻足下来,进行美妙的停顿。

  相较于刚刚看过的南洋312矿硐,这里俨然是另外一个世界。矿硐一词,也有写成矿洞的,我查了一下资料,确认矿硐更准确,矿留下的坑,方称为硐。

  矿硐里很冷。虽有灯光打着,依然幽暗。解说员反复强调要跟紧她,不然可能会迷路。略有进深后,果然更暗。光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映衬暗。声音略大一些,便有嗡嗡的共鸣回响。巷道斜井,崎岖蜿蜒,四通八达,回环往复,不知道有多长,似乎有无限长。也不知道有多深,似乎有无限深。

  忽然下到几阶台阶,到了一小平台。再下几阶台阶,到一大平台。豁然开朗。这是面积约300平方米的地下室,室内很平坦,设有讲台,下面布满石凳,容量很大,只是因为室顶很低,所以显得压抑。据说矾矿鼎盛时期,工人经常在这里开会学习,讲台左侧悬挂着一幅老照片,照片上人人手捧小册子正在认真阅读。

  很没出息的,在矿硐里,我最强烈的欲念就是:出去,赶快出去。

  出了矿硐,顿觉温暖。即使正飘着细细小雨,也觉得这雨是暖雨。而在福德湾村,缓缓地顺着鸡笼山的山势向上走着,其实是有些燥热的。可一想到矿硐里的阴寒,便觉得这热并不是热,而是暖了。

  3 渐渐的,满头大汗,便手执夹缬扇子扇啊扇。夹缬是苍南的国家级非遗,有点儿像是扎染。蓝白两色,极其清爽。这种古老的工艺源于秦汉,以蓝草萃取出的靛蓝为染料,把民间土纺棉布染出各种花式。扇子是其文创产品,图案清新雅致,国风之美,尽在其中。选用的“扇语”也很潮,我手中的是“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要是不奋斗呢?另一把就是“一边儿凉快去”。

  众人说笑着,感叹着万事不易,缓行至一高处,极目远望。眼前的景致,白云悠悠,山清水秀——不由得又想起了“清水珠”。清水珠,能使水清的宝珠,多么美妙的名字。这“山清水秀”的“清”和“清水珠”的“清”,明明是同一个字,可此“清”和彼“清”的获得,却是各有艰难。翻读《世界矾都》一书便可知道,曾几何时,想要得到矾,不止是要付出智慧和汗水,也需要付出“浊”的代价。“世界矾都”的丰厚资源固然带来了滚滚财富,可冶炼、焙烧、风化、结晶、提取等程序所产生的矾浆、矾烟、矾渣等也对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彼时的天空一度矾烟弥漫少见蓝色,甘宋溪的溪水一度成为乳白色的“牛奶河”,山体也一度伤痕累累,目不堪睹……

  治理从20年前就开始了。以壮士断腕的力度和勇气,100多座小型的矾厂和炼矾点被关闭,随后,系列方案分阶段严格执行:填埋结晶池,清理风化池,除净多年淤积的矾渣,建起了蓄水坝,年年飞播造林,持之以恒绿化……如今,矾山镇惟一的一家国有企业——温州矾矿对矾浆、矾渣、矾烟等污染物皆进行了全面处理,矾浆已经闭路循环使用,矾渣已变废为宝,被用做地面砖,并产生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想要得到“山清”的“清”,得需要多少思想和行动的“明矾”啊。

  告别福德湾时,同行的作家买了几袋明矾分赠朋友们,我也得了一小袋。这明矾自有用处:小区里种有指甲花,我打算回去就加上明矾,染指甲。这是我每年必做的闲事之一。

  忽然觉得清闲这个词跟福德湾搭着挺合适。闲是福,清是德,清闲和福德,难道不是很配吗?

作者简介

姓名:乔 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