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让斤半的鱼游成八两
2020年08月10日 00:00 来源:文艺报 作者:朱华贤 字号
2020年08月10日 00:00
来源:文艺报 作者:朱华贤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朋友有好鱼,邀我去共享。走到一看,颇纳闷:鲫鱼?他说味道绝对不一样。每条七八两,三条三吃:清蒸,葱油,滚豆腐。举筷品尝,味道果不其然,入口鲜美异常,肉质细腻坚实,无腥,无泥土味。朋友说,这鱼放养时一斤半左右,十多个月后,就游成七八两。我愕然:越养越小?逆生长?朋友说,这才好吃!看我一脸茫然,朋友说,表弟承包了一个百亩水库,水全从山上渗下的。冬末春初,表弟向养鱼专业户买鲫鱼。那鱼都在一斤以上,价格却便宜,批量,七八块一斤。专业户的鱼塘一井一井,小,鱼的密度很大,鱼全吃精饲料,每天都喂得饱饱的,长得特快,个个肥硕厚重,可肉质不好,口感很差,木乎乎,像豆腐渣。表弟把它当鱼苗投在水库后,不喂饲料,要鱼自己去寻找食物。要存活,这些从来不用怎么游动的懒汉,只得拼命找吃,被迫进行“健身”。几个月下来,就成这。这鱼,浴缸里养十天半月,还活蹦乱跳。可卖到30多块一斤。你算算,30×0.8=24,是不是每条净赚12块?惊叹之余,我又生疑问,你表弟为何不买小鱼苗?朋友说,水库里有黑鱼、螺蛳青,要吃小鱼小虾的;大鲫鱼,它们不敢吃,也吞不下。

  有如此鲜美的鱼,我自然不客气,那清蒸的很快就剩下骨架,于是舀一瓢羹汤,一入口,竟放不下瓢羹了。喝着喝着,我想到了一个熟人的蜕变。他在一家房企做会计,四十六七光景。五六年前,我和他同爬北干山。他没爬二三十级台阶,就呼哧呼哧喘得像烧开的壶嘴;我在前面等他,要他再爬,大概又上了二十来级,脸涨得像鸡冠;我再鼓励,他却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向我摆摆手,连话都说不出了。其实也难怪,他自称两个“一路发”:一米六八身高,168斤体重。可最近看到,脱胎换骨似的,精、气、神旺旺的,个子仿佛高了。问他怎么啦,他说体重减了45斤。跑步,每天一小时;仰卧起坐,每天起码200个,风雨无阻。他还说,现在爬北干山,600多级台阶,一口气登顶,而且能倒立,还现场给我表演了。哈,体重减了,活力强了!

  由此我又想到当前的文学。我是语文教育工作者,可算资深的文学爱好者。光是《小说选刊》,从1980年创刊至今,整整40年,都自费订着。先前,特别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里面的小说几乎篇篇读。但是如今的小说,我却有点不敢读了。小说越来越长啊!短篇动辄上万字,没有一两个小时大概是不可能读完的。我现在常常是,每拿到什么新期刊,先看看哪几篇短,拣短的先读,如果有相当充裕的时间,再读稍长的。每期总的阅读,大概只有一半。

  在我记忆里,印象特别深刻的小说都不长,不论是中国现当代还是外国的。鲁迅的《狂人日记》是4500字左右,《孔乙己》更短,只2600字。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是4700字左右,张天翼的《华威先生》多少有名,只3900字。新中国成立后创作的短篇小说,能让人牢牢记着的篇幅也不长:茹志娟的《百合花》5800字,高晓声的《陈奂生上城》7300字,王蒙的《春之声》不到7500字。另外,像有口皆碑的《受戒》(汪曾祺)、《小镇上的将军》(陈世旭)、《乡场上》(何士光)、《哦,香雪》(铁凝)等都是短小精悍之作。一直烙印在头脑中的那几篇外国经典,也精短得很。契诃夫的《变色龙》不到2000字,莫泊桑的《项链》是5600字左右,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4500字不到,列夫·托尔斯泰的《穷人》不足3000字。自然,作品质量不能凭长短论,但相同内容或质量用更短的篇幅来表达,其性价比当然更高,因为节约了读者的阅读时间,是对读者的尊重。

  为什么会越写越长呢?也许是没有耐心将“可有可无”的文字毫不客气地删除,也许是因为稿酬是按字数计的,或者是认知有误,认为能写上万字的要比只能写千把字的更显得有才气。殊不知,这是一个急速奔腾的时代,人人事务繁忙。篇幅短,就抽点时间读读;篇幅长,时间排不上号,只得放弃。小说的价值在于让人读。望洋兴叹,没时间读,价值何在?

 让斤半的鱼游成八两,把上万的缩成几千,试试。为了读者,更为了作品的生命。

作者简介

姓名:朱华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