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水口的重生
2020年07月24日 00:00 来源:文艺报 作者:沈 念 字号
关键词:瑶山;新镇;蒋健林;小镇;水口镇

内容摘要:江华瑶族自治县水口移民新镇新貌大瑶山,草木茂盛;涔天河,静水流深。年近八旬的长鼓舞“非遗”传承人赵明华,与我在弯弯山路上话别时说:“听说水口举办盘王节赵老想去的水口,是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的一个移民新镇,位于大瑶山腹地。去年初,我加入省里脱贫攻坚工作督查组

关键词:瑶山;新镇;蒋健林;小镇;水口镇

作者简介:

  大瑶山,草木茂盛;涔天河,静水流深。年近八旬的长鼓舞“非遗”传承人赵明华,与我在弯弯山路上话别时说:“听说水口举办盘王节,好想去看看,我还是好多年前去那里打过一次长鼓的。”我答应,努力帮他实现这个心愿。

  赵老想去的水口,是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的一个移民新镇,位于大瑶山腹地。去年初,我加入省里脱贫攻坚工作督查组,曾十余次前往大瑶山。大瑶山分岭东岭西,下乡往返时要经过水口镇。“水口巨变,凤凰涅槃!”同行的副组长老廖,是个老扶贫,在这里流过汗也流过泪,说起瑶山的变化总有些激动。每次路过,我都会忍不住打量这座崭新的小镇,街道宽阔干净,房屋飞檐翘角,充满新气象。

  6月底,终于有机会到水口镇住上几日。从县城出发,行驶在如山水画长廊般的涔天河旁的公路上,老廖口中的“巨变”在我心里波澜起伏。

  对江华县情稍熟悉的人都知道,1955年建县,老县城设在水口,经历30年变迁,1985年,因县域经济发展的需要,老县城搬走了。没有了城关镇的优势,加上交通的滞后,曾经热闹的水口渐渐萧条落寞。周边住在深山的群众更是因路远难行、资源匮乏,一直被贫穷缠困。省委宣传部下派的扶贫工作队员付昭成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进瑶山走访贫困群众的特殊经历:“一行7人坐着一台微型冲锋舟横穿水库,突然间船尾剧烈抖动,船身在原地快速打了两个圈。后来发现水下一栋建筑物若隐若现,冲锋船螺旋桨经过时直接撞到该建筑物顶部,万幸的是船没翻。”又一个三十年变迁,到了2016年,老水口彻底消失了,消失在涔天河的一库碧水之下。

  终结和催生两个水口的涔天河水库扩建工程,是江华“十二五”一号水利民生工程,其中配套的一个重点项目就是全省最大的移民集中安置点——一个新水口镇呼之欲出。除了水库移民,还有从深山搬出来的贫困户,让他们脱贫过上新生活,也成了水口建设的一个新承载。

  水口重建,有人离开,去了县内其他移民安置点,也有2568户12775人选择了留下。2018年9月,又有539户2117人易地扶贫搬迁户成了新水口人。一边是故土难离,让人泪涌,一边是豪情满怀,希冀在望,去与留的惜别场景让人刻骨铭心。3年前到此工作的镇党委副书记赵山涛说:“刚来时这里像一片工地,政府办公在民房,其间搬过4次,干部也租住在民房,边建设边工作,白加黑五加二。”

  寒来暑往,几度春秋,一座充满瑶族风情的新镇拔地而起。街巷纵横,楼栋耸立,四面青山环抱,格外安静美好。现在的水口已是全省新型城镇化试点镇,城镇化率达到70%以上,占地两千七百亩的安置小区,配套建有学校、医院、供电站、自来水厂、污水处理站、车站、农贸市场、市民广场,居民小区、家户门前均通有水泥路。

  老廖说:“再高的山也要上,再险的水也要蹚。瑶山人就是有这股子拧劲蛮劲。汗水的付出,换来的是一天变个样。”

  到达水口镇,我们选择了体验家庭客栈。老板是当地搬迁户,统一规划的三层小楼,一楼自住,楼上装修成了瑶寨客栈。“生意好吗?”我好奇地问。老板回答:“水口现在是中国爱情小镇,旅游旺季和节会活动时,镇上的客栈需要提前预订。”

  晚饭后,街市已经热闹起来,广场上跳舞的、唱歌的,喜乐融融。水街就藏在一栋栋移民新居中,穿镇而过,全长约1.5公里。水街入口,我看到灯光打在一尊巨大的雕塑上,那是成功申报吉尼斯纪录的一把瑶族铜梳。结发同心,以梳为礼,它成了镇街之宝。

  “水口搬迁建水街,一河两岸三生桥。爱情瑶都许愿塔,瑶家阿妹欢歌笑。”瑶山风景、瑶人风俗、瑶寨风情,让水口人想到了一条长远发展之道——做好特色旅游小镇的文章。当初在水街的规划中,为了突出瑶族先人的忠贞爱情,就打造了三生桥、桃花岛、爱情博物馆、“相遇·相知·相恋·相守”楼等一系列爱情主题景观。

  水街上门店琳琅满目,多是销售各种旅游用品和瑶家特色小吃,街上的150多个经营业主多是镇上的搬迁群众,也有从长沙来投资创业的。“瑶家钩织第一坊”的盘玉春是我认识的水街第一位店老板。

  “过去做梦都想搬出山里,变成城里人,有自己的事业,现在你看跟城里生活没差别了。”喜欢手工的盘玉春,从学艺中看到水街的商机,去年初借了免息贷款开店,由打工妹变成了创业者。店内围坐着几位瑶妹,双手灵巧地钩织着七彩毛线,展柜上摆满各具神态的“瑶族娃娃”。这些当地贫困家庭的妇女是盘玉春请来的店员,一起学习钩织,不再外出务工,挣钱的同时还能照顾家庭。

  “以前出门骑摩托,到镇上一趟往返要两个多小时,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好,一万元就住进了新房,家门口的基础设施齐全,像是住进了城里,小孩上学、老人看病也方便多了。”贫困户赵艳香搬到镇里,成了“瑶家钩织第一坊”的打工妹。

  街上好几家钩织店铺,既是竞争者,也是合作伙伴,大家平日互通信息,钩织品种日渐丰富。瑶族娃娃、瑶嘟嘟等手工艺品,常被游客抢购一空。开通网店后,可以接批量订单,提供定制款钩织娃娃,国外订单也飞进瑶山。盘玉春拿出厚厚的记账本,去年收入达到了20万元。

  当初,盘玉春和许多搬到镇上来的群众都心有担忧,“住得好,但就是没田种,也没事干,心里没有底气。”失了田地,环境陌生,新镇建设配套暂时没跟上等原因,不少搬迁户出现了懒散拖沓、坐等靠要的心理。既要让群众有“吾心安处即吾乡”的归宿感,又要扩大就业来帮扶贫困户增收脱贫,这可不是道简单的计算题。老廖说,镇上规划了一个3万平方米的小微企业孵化园,县里帮着招引企业,省市下来的扶贫干部也牵线搭桥。不到两年,17家电子、家具、服装、雨衣等生产企业的“扶贫工厂”落户,800多名群众再也不愁就业,工资待遇1500至4000元不等。下楼是工厂,出门就工作,连老人也可去做一些简单的手工制作,赚点零花钱。

  镇党委书记蒋健林此时赶来,他刚接待完一位投资客商。蒋健林自豪地告诉我们,因为这条成功创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的水街,水口去年就承接了国际自行车赛、神州瑶都·中国盘王节等重大活动,节会上还有千人长鼓的表演;首个“十一”黄金周接待游客12.5万人次。镇里还要开辟两千亩花海、三千亩茶叶基地,发展生态游、观光游、民宿游。

  我借机说出赵明华老人的心愿,蒋健林说:“求之不得,水口举办下一届盘王节,一定请赵老和更多的老艺人来露一手。”我赶紧拨通电话,开心地告诉赵明华这个好消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赵老爽朗的笑声。

  7月初,我们刚结束督查工作离开江华,蒋健林发来喜报:水口被评上了全省特色文旅小镇。我心想,这是件大好事,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号角响起,全面小康的幸福大幕开启,水口有水街,水街如一块“芯片”,带动瑶族风情文化旅游,将来还会发挥更大的致富奔小康效应。

作者简介

姓名:沈 念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