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故乡的月色
2018年09月21日 05:21 来源:文艺报 作者:赵炳鑫 字号
关键词:故乡;月色;嫦娥;奶奶;月亮

内容摘要:然而,这一切都抵不过我对故乡秋夜月色的怀念和向往。季羡林曾写过一篇《月是故乡明》的散文:“我只在故乡待了六年我的故乡在西海固大山的皱褶里,那也是一座小山村,在我儿时记忆里的村口大榆树顶上偷偷爬出来的那轮金黄月亮,早已成了我挥之不去的乡愁。

关键词:故乡;月色;嫦娥;奶奶;月亮

作者简介:

  当天空开始变得深邃高远,这就意味着,秋天来了。

  即便不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却也别有一番风味。比如乡下秋收后的原野,收割后的麦子、胡麻、荞麦、糜子……打成捆全码在了地里,如分娩后的母亲守护着怀里的婴儿,甜蜜、幸福、安详。乡下的秋雨滴滴答答,静静地落在即将枯萎的叶子上,错落有致,如琴弦上跳动的音符。有时,天是灰的,却不阴霾。即使觉得似乎暗沉沉的,却又令人神清气爽。头顶蓑衣的老翁,骑在牛背上的牧童,手挥红纱巾哼着山歌的姑娘……都是天地间最温暖和谐的画面。

  然而,这一切都抵不过我对故乡秋夜月色的怀念和向往。季羡林曾写过一篇《月是故乡明》的散文:“我只在故乡待了六年,以后就离乡背井漂泊天涯……在这期间,我曾到过世界上将近30个国家,我看过许许多多的月亮。在风光旖旎的瑞士莱芒湖上,在平沙无垠的非洲大沙漠中,在碧波万顷的大海中,在巍峨雄奇的高山上,我都看到过月亮。这些月亮应该说都是美妙绝伦的,我都异常喜欢。但是,看到他们,我立刻就想到我故乡中那个苇坑上面和水中的那个小月亮。对比之下,无论如何我也感到,这些广阔世界的大月亮,万万比不上我那心爱的小月亮。不管我离开我的故乡多少万里,我的心立刻就飞来了。我的小月亮,我永远忘不掉你!”这一轮明月,不知寄托了老先生对故乡的多少思恋和热爱,读之让人动容。

  我的故乡在西海固大山的皱褶里,那也是一座小山村,在我儿时记忆里的村口大榆树顶上偷偷爬出来的那轮金黄月亮,早已成了我挥之不去的乡愁。

  初月升起来的时候,我们或骑着毛驴,或爬在牛背上,数着天上亮晶晶的星子,赶着牲灵一路说笑逗趣,向家中走去。嘴里叫着:“狼来了,虎来了,喇嘛背着鼓来了,老婆子扛着杈来了,小媳妇别着花来了。”我们用这些童谣装点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洒满月光的小路上,留下了我们开心的笑声和永不磨灭的美好记忆。

  仲秋季节,那片湛蓝深邃的碧空中,嵌着一轮满月儿,似洗镜般明朗,又如掩纱般朦胧。白露暖空,素月流天,乡村沉浸在柔和的银光里,安宁而静谧,实实一幅写意画中的神品。

  “幺娃儿,回家吃饭喽——”不时有犬吠之声从远处传来,夹杂着娘喊娃儿回家吃饭的声音,也是在这柔柔的月光里拖着长长的尾音,有一种抑扬顿挫的韵味,让人回味。你可坐在门前的那段矮墙边,也可在河畔上,听小河里如潮的蛙鸣。在溶溶的月下,那声音显得优美而神秘,你会生出一种宁静平和的心境,去体味万物生长的那种灵性。

  记得多年前的一个中秋节,祖母在那个城堡似的大庄院里带着我们一起祭拜月亮。奶奶是一位精通面塑的民间艺人,她给我们几个孩子做月饼,同时要供奉天宫里的嫦娥。奶奶说,嫦娥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子。有一次,她偷吃了王母娘娘的两粒长生不老的仙药,就奔月而去,变成月精了。长居广寒宫的嫦娥,思夫心切,而她的丈夫后羿也非常想念她,期望能与她团聚。有一天,一位仙人路过后羿的家门,发现后羿闷闷不乐的样子,问他为什么不开心,后羿如实相告。于是这位仙人就给后羿指点方法,即在每年的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以面粉为料,团成圆月的形状,置于院子西北角,并向月亮呼唤嫦娥的名字,嫦娥就能在三更时分回家团聚了。

  奶奶一边在院子的小茶几上摆放月饼,一边给我们讲这美丽的神话故事。在溶溶的月光下,我们几个孩子听得津津有味。后来我长大了,知道这些神话仅仅是人们思接千载的想象,但嫦娥式的忧伤却挥之不去。特别是读了“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斟酌姮娥寡,天寒奈九秋”“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几十年后的这个夜晚,在塞上小城偏远的西郊,我披上外衣,借着皎洁的月光,独自来到校园西边的小院里散步。在校园的幽园曲径中,草虫低鸣,蛙声如潮,月色如水般倾泄下来,幽光斜照,一洗碧空。这里的塔松、桧柏、黄花榆、白桦、梧桐、香椿、兰花草也都披上了油画般的色彩。小院前的喷泉在弹奏着优美的旋律,宁谧的校园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如果脑中响起班得瑞的钢琴曲《那安静的角落》,你大抵可以听见,月光如音符般轻轻滑落下来,落满了你的头发、你的手臂、你的肩膀。如果你把手伸出去,就可以触碰到那音符,就可以接住它的浅吟低唱和诉说了。

  这让我仿佛回到我久违的故乡,想到了故乡的月色,此刻,这一轮满月应该与乡下的那个满月是一样的吧。然而,给我讲童话的奶奶早已远逝了,我只能在这溶溶的月下,仰望月色辉映中隐约可见的那张慈祥的脸,想起那一片在风中挥舞的蓝袖,我的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乡间的月色真好啊!可是,还能回去吗?唉,怕是回不去了。

作者简介

姓名:赵炳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