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想起鲁院
2018年07月24日 09:39 来源:文艺报 作者:黄 璨 字号
关键词:花瓣;木棍;古丽;老师;玉兰花

内容摘要:组织我们去外地社会实践的那次,返回时等高铁,我和帕蒂古丽(维吾尔族作家)拿一截干枯的木棍商量着要做一个实验——随机抽查候车室几个旅客,问他们如果把这截干木棍栽在土里,木棍会不会发芽。我们找了几个貌样不凶的旅客问,一本正经,很认真的样子。我俩拖着长裙子,在候车室走过来走过去。竟然就有人说那木棍会发芽。哎呀,我在心里简直要笑傻。

关键词:花瓣;木棍;古丽;老师;玉兰花

作者简介:

  想起鲁院组织我们去外地社会实践的那次,返回时等高铁,我和帕蒂古丽(维吾尔族作家)拿一截干枯的木棍商量着要做一个实验——随机抽查候车室几个旅客,问他们如果把这截干木棍栽在土里,木棍会不会发芽。

  我们是捉狭,想要逗乐子。但心里仍不免好奇,不知会得到怎样一个回答。

  我们找了几个貌样不凶的旅客问,一本正经,很认真的样子。我俩拖着长裙子,在候车室走过来走过去。竟然就有人说那木棍会发芽。哎呀,我在心里简直要笑傻。

  最后,我们笑到班主任郭艳老师那里去问。老师也认真地回答了,大意是,枯木棍能否发芽,全在于一个人的心。

  此时我想起的愈加多了。想起一次我不想下楼吃饭,不一会儿我404室的门“砰砰砰”地响,古丽姐从餐厅借了餐盒自作主张带饭给我,非要看着我吃下去。她说,王东江同学跟她开玩笑,要是他也不想下楼吃饭了,她会不会带饭给他。

  我想,如果王东江同学提出这样的要求,古丽姐定也会给他带饭。古丽姐是个热心肠,同学有难她总会帮。但我心里偷偷幸福,即便我不提这个要求,古丽姐也会这样做。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别人都知道。我俩成天黏在一起。但别人不知道的是,有一阵儿我干脆写不出东西,古丽姐天天对我连骂带逼,逼得我有一次为了篇稿子,一晚上没合眼,被她狠狠地一次一次批,再一次一次地改。

  那是一篇学员散文研讨会的发言稿。每个组都要派一个代表发言。为着不发言,我和同组的雍措(藏族作家)争。雍措说她在公众场合一发言就犯怵,非要我发言。我俩争得面红耳赤,感觉都要翻脸。我比她年龄大,我让步了。

  后来,我把古丽姐逼我连夜赶出的那篇稿子也发给雍措看。雍措说,“鱼,我就知道你行的,真为你感到高兴。”

  “鱼”。这也是我和雍措之间的秘密。这个秘密别人不知道。是我极喜欢看的一个动画短片,名叫《僵小鱼》。第一次我在一楼大厅拿手机放给几个同学看。最后,只有雍措像我一样一气追完前面的二十几集,并迫不及待等下一集上线。

  我们就成为了彼此的鱼。

  其实我和雍措在4个月学习期间几乎很少交流。只在一次联谊会合作了一首诗朗诵,之后也是淡淡的。直到离院那天下午,我俩绕着鲁院的院子一圈一圈地转,很激动地说了很多想说的话。

作者简介

姓名:黄 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