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公主与神灯
2018年07月06日 10:16 来源:文艺报 作者:沙 柳 字号
关键词:公主;神灯;榆树;草原;大自然

内容摘要:走进草原深处,绿意盎然的大自然呈现出一种俊朗的静态美。此行要去祭拜一位公主,她的灵魂游荡在一片千年古榆树的上空。

关键词:公主;神灯;榆树;草原;大自然

作者简介:

  走进草原深处,绿意盎然的大自然呈现出一种俊朗的静态美。此行要去祭拜一位公主,她的灵魂游荡在一片千年古榆树的上空。

  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庄,东望山峦起伏,树木的墨绿和花草的缤纷绵延在视野尽头。西面是查干沐沦河,流域内孕育蒙元文化和契丹文化,百十户村民日夜听着汤汤流水,日升日落。村头伫立仙人掌一样的石碑,油黑的石面上镌刻着金黄色的字“珠腊沁”。

  “珠腊沁”是蒙古语,汉译是神灯的意思。可是,在这空旷苍茫的乡野中,神灯在哪里?

  “喏,那就是。”

  顺着牧民手指的方向,1000多棵奇形怪状的古榆树扑入视野。古榆皲裂粗悍,枝干虬屈,蓊蓊苍苍,树干不是很高,但很粗壮,树形随意伸展,就像一个个手持龙杖的长寿老人,微笑着注视着世间百态。它们与西北大漠的胡杨一样,散发着令人震撼的视觉冲击力。这片饱含岁月沧桑的古榆便是牧民心目中的神灯,神灯光耀着一个古老的传奇姻缘。当年大清公主走出皇宫下嫁巴林,就有了神灯传说演绎,而牧民依树而居,这个村庄又有了另一个名字——树中村。

  静默的古榆清怡淡定,树中的缕缕炊烟胡须一样飘起,弥散在残阳的夕照中。

  清顺治五年,清太宗皇太极的女儿固伦淑慧公主就要出嫁了,她的夫君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巴林色布腾郡王。与文成公主远嫁西域、昭君出塞一样,公主与边关蒙古王公和亲,多半是为大清江山社稷。临行前与母后孝庄皇后话别,依依情深,母女泪迹潸潸。坐上装饰华贵的勒勒车,最后望一眼紫禁城,此次走进大漠,将攸关边陲稳固,胸中五内纠结,百感交集。与公主一起陪嫁的还有72个匠人和300户随扈仆从,浩浩荡荡的车队一路向北。离开京城穿过古北口,凛冽的漠北风迎面扑来,行进的脚步放缓了。行至西拉沐沦河边已是仲春,融冰的河水扭曲着身段,滔滔东流。对岸,就是广袤的巴林草原,色布腾王爷亲帅马队,迎候在河边。

  河水舒缓,残阳如血,晚霞余辉洒在河面上,宛如一条火龙在水中腾跃,西拉沐沦河变成赤水河。公主驻足河边,发誓要建座桥,把漠北边关与中原连在一起。走进巴林草原腹地,随行的工匠比照宫廷的模式建造王宫,草原人以民族的最高礼节欢迎这位仪态端庄的王后。牧民们说,自从公主到来,给淳朴厚俗的草原带来无限福祉,似清风扑面,母仪巴林。72个能工巧匠带来的是进步的思想和文化,沉静的巴林草原从此与大清王朝同频共振,悠扬的马头琴与浑厚的蒙古长调传向华夏。草原人热爱这位慈母一样的王后,为她三选墓地,让公主死后能在风水最好的地方安息,她在西拉沐沦河上建的石桥被命名为公主桥,人们还在珠腊沁村南面的山岗上建了公主庙。在民间,有关公主的故事脍炙人口,尤以“榆林”卫队最动听。传说固伦淑慧公主去世那天夜晚,黑魆魆的长夜无风,河水哀吟,长歌当哭,巴林草原沉浸在哀婉的氛围中。倏然,平地冒出1000双手托举神灯,公主长眠后这些神灯不灭,后来化作1000棵榆树,常年为公主守灵,珠腊沁的村名也由此延传至今。

作者简介

姓名:沙 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