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美与荒芜在场
2018年03月13日 10:3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李浩 字号
关键词:苗寨;绥宁;绥宁苗寨;孩子;旧物

内容摘要:路途迢迢,我们颇费辗转地来到了绥宁,而这迢迢也似乎让我们“走出了时间”,走进了古老和一种具有遗迹感的美中。尽管绥宁苗寨的美让我有种惊艳感,然而它没有一些旅游景点的车水马龙,甚至没有半点儿的熙攘。

关键词:苗寨;绥宁;绥宁苗寨;孩子;旧物

作者简介:

  路途迢迢,我们颇费辗转地来到了绥宁,而这迢迢也似乎让我们“走出了时间”,走进了古老和一种具有遗迹感的美中。

  荒芜与美同时在场,并且紧紧地、奇妙地合在一起——走进湖南绥宁的苗寨,我们仿若置身于另一个时间里,它似乎并不具有“当下感”,我们也仿若成为了可贵的“旧物”。在这里,流水都是古老的,空气都是古老的,树木上那些苔痕也都是古老的。更有古老色泽的,是苗寨的砖与瓦,是那些被时间所浸洗着、长过了个人生命的一栋栋木屋。据说,在大园村,一处最为古老的老屋已有八百岁,墙砖上所刻下的文字记录着旧光阴,只是,在岁月的不断击打和磨损之下有些字已经难以辨认。大园村村口的鼓楼原为明代建筑,上下三屋,楼阁式攒尖顶,气势雄伟;而“四知堂”则因杨氏远祖杨震而在绥宁一带声名遐迩。杨震,东汉时的官员,清廉有名,学生王密深夜送金被他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之“四知”的理由拒绝,这“四知”也曾深深地影响着大园古苗寨的杨氏后人。据说,在旧时,每到过年过节,大园村家家户户都会悬挂“四知堂”的灯笼……

  古老。一切都是。在绥宁的古苗寨中,时间可能是更为缓慢的,有着独特的凝滞。在这里,连风的吹拂都有些慢,包括雨滴的下落。在这里,我们似乎完成了不可能的“穿越”,进入到历史中——只是,我们遇不到任何属于历史的熙攘。

  在路上,在接近古苗寨的行程中我就生出了让人如同置身于画中的想法——让人如同置身于画中,我说的是传统的山水画,那房屋的感觉,树木和流水的感觉,就像是中国传统写意的描绘,它完全地“符合”于我们对传统的想象,完全地“符合”于我们对传统和古老的理解,我,似乎在古人的绘画中见过这山、这水,这房屋和这桥。如同置身于画中:其实,它也完全可以用油画或者水彩来描绘,油画更能体现时间之厚和苍老,而水彩,则可以画出它的洇蕴和灵动。对于学过美术并且一直深爱着绘画的我来说,每一处,每个角度,几乎都是写生的好题材,何况还有晨与昏、午与夜的不同。那些很有美感和特色的旧房子,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挨拥在坡地上,石阶斑驳,竟有些细细的小草从缝隙中探出,它成为生机的部分,却往往会被踩踏得已不成样子。

  和村寨相匹配的是茂林修竹,是延展着的、起起伏伏的绿,在大园古苗寨如此,在插柳村苗寨也是如此,而上堡,则有更大的一片葱郁的树木,它几乎是连绵,把上堡包围在里面。在每座苗寨的后山上,都有数量众多、粗壮巨大的古树,无论是河边的枫杨还是山上的樟树、枫香树与黄岭黄檀……它们多数有百年的树龄,最为粗大的古树已达上千年。遇见它们并不需要行路多远,只要几百步,只要顺着布满了落叶的石阶前行——它们也是古老和沧桑的见证之物,风过、雨过、霜过、雪过、枯过、荣过的痕迹都展现得淋漓,无可掩饰,在插柳村甚至有株千年之老的大树,树心开裂已经中空,通向山坡的台阶即从树心的位置穿过,一人可从容地经此上山甚至不需要怎样弯腰。然而这棵早已中空的树却依然长得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我想,它们能够得以距离村庄如此近地存在,应是源于古代苗人们的“保护意识”,他们懂得珍惜什么,保护住了什么才能有更好的未来。

  和树和竹一起生长的,还有间或的鸟鸣,还有静谧。每座苗寨都是静谧的,我们见不到惯常的人流与车流,也恰是因为如此它才会带给我们一份“走出了时间”的错觉。无论是古老村寨的美,还是层叠向上的树,还是这份想象不到的静谧,还是带有些水气和草木之香的空气,都显得有种古典的“奢侈”。

  或许,我应当说静谧,说古典,而不是荒芜这个词?

作者简介

姓名:李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